今天是9.18,想问莫言先生,面对这张照片,你还能把他们都当人写吗?
这张照片是好久以前从网友的文章里截屏的。这是一对抗联英雄夫妇,画面外还有他们四岁的儿子,在被杀害前还安抚母亲不要害怕。但凶残的鬼子连一个四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他们的后面有三个日本兵,丑陋,麻木,看不出有任何表情。
莫言说,他要把好人当坏人写,把坏人当好人写,即使是日本的侵华日军,也要考虑到他们人性的某些方面。后面三张图,是莫言在《红高粱家族》中,描写六个日本兵奸杀二奶奶、刀挑小姑姑的场景。其中用很多笔墨表现了日本兵的“人性”:他的神情是可怜巴巴的,在他们凶狠的表情下“翻滚着绿油油的柔软的流质”,“他的眼睛里那层蓝色的烟雾凝滞起来……”“那个年轻的漂亮士兵”用刺刀挑起小姑姑…“眼里流着青蓝色的眼泪”。
够了!真是受不了!
今天是9.18,请问莫言先生,看到这样的文字不感到耻辱吗?你敢正视烈士的眼神吗?你看到日本兵的眼里有蓝色的烟雾,青蓝色的眼泪了吗?你为赵一曼、赵尚志烈士写碑文时候,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