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icon父女共解“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贾平凹在女儿贾浅浅icon“要做公开的诗人”,发布第一本诗集”前给女儿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图片1~4)叙述了自己对女儿写诗从“不鼓励”到对女儿的诗才“惊讶“与羡慕的心路历程。最后鼓励贾浅浅:“既然一棵苗子长出来了,就迎风而长,能长多高就多高,不要太急于结穗,麦子只有半尺高结穗,那穗就成了蝇头。”“作家诗人是一生的事,长跑才开始,这时候两侧人说好说坏都不必太在心,要不断向前,无限向前。”
贾浅浅在父亲面前读了这封信,并写了《读父亲的信有感》(图5)。她形容读到写封信的感受:“说不上来是感动还是悲伤,心头就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喘不过气来,我忽然哭出了声,眼泪汩汩地流着,像要接满桌前放着的那块凹石。”
文中记叙了父女俩“没大没小”的感情,感动父亲对女儿的期待。最后她感叹道:
“长跑才开始,这时候两侧人说好说坏都不必太在心,要不断向前,无限向前。”这让我想起了他的创作,不就是这样吗。我划了根火柴,燃起一根烟夹在他的食指间,笑着说我想起了一句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他搔搔头说“好”。
本人第一次知道李白的这两句诗还可以当作高级骂!这父女俩真厉害!怪不得民众对贾浅浅诗的非议“甚嚣尘上”,而父女俩一言不发。原来他们已经把这些声音当作啼哭的“猿声”,不管不顾“不断向前,无限向前”。说话间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直达作协门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