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9日晚间,中广天择(600590.SH)详细地回复了上交所下发的2023年年报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

老业务增收不增利,新业务尚未能回本,一手大减值,一手穷追账……中广天择的2023年度问询回复勾勒出的正是这样一幅惨淡世相:长沙广电旗下昔日耀眼的视频内容制作商,受“触网”成效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正步入亏损泥潭。

与不乐观的业绩相比,去年年底与今年年初,公司股价因“短剧”和“sora”概念数度起飞,至今也能维持尚可的价位,这也许就是这家“黄昏型”内容商目前为数不多的亮点。

老业务增收不增利,新业务尚未能回本

中广天择主营业务涵盖电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等视频内容的制作、发行和营销,以及电视剧播映权运营、影视剧投资、MCN运营、电商销售等多元化业务。

2023年,公司营收2.32亿元,同比增长9.31%,归母净利润-0.09亿元,由盈转亏,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47亿元,亏损同比扩大,规模不算大,业绩却开始恶化。究其2023年财报的特点,就是老业务增收不增利,新业务尚未能回本,一手大减值,一手穷追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2022年开始,中广天择逐渐拓展新业务,如数字版权保护及服务业务以及文旅运营业务,2022年-2023年度数字版权保护及服务业务收入分别为834.38万元、1240.80万元,成本分别为788.52万元、1167.72万元;文旅运营业务前期投入金额共计2605.65万元,2023年文旅运营业务实现收入897.65万元,成本为708.62万元,毛利额为189.03万元。这两大业务的要么目前尚不能覆盖人员成本及办公成本等全部业务运营成本,要么还未回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外,2023年计提大额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的金额分别为1717.04万元、1327.78万元,合计确认减值损失3044.82万元。对于如此财务现象,交易所亦质疑公司存货减值是否合理以及是否充分。面对交易所质疑,公司则表示,2023年及2022年存货跌价准备减值金额计提金额准确、依据充分,并且公司在回函中重点披露了存货减值的详细情况,其中2023年公司存货减值所涉及节目主要是公司自制的节目制作及销售-4K视频类存货。

另外,截至2023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1.68亿元,同比增长24.76%,而公司2023年营业收入为2.32亿元,同比上涨9.31%,应收账款余额增长明显高于营业收入增速,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上的占比约为37%。

细究应收账款账龄在1年以上的客户主要分布于各大电视台以及文娱公司等,其中针对某电视台的客户,中广天择称“如果公司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如律师函、起诉等),款项基本能够回收,极少出现坏账,如历史上金额较大账龄较长的云南电视台、郑州电视台、广西电视台等应收款项均取得回款,考虑到电视台类客户在行业内的口碑及后期可能的合作,公司暂未采取强硬措施。”

而针对非电视台类客户,公司催收后对方一直未还款,特别是公司对好样文化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海宁奇迹创造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雅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已采取诉讼措施追偿相关款项,其中目前好样文化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已被冻结房产6套,以及公司正在通过律师寻找浙江海宁奇迹创造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雅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进一步财产线索,而深圳市刺猬传媒有限公司更是被列为重点催收客户。

股价数度起飞

与不乐观的业绩相比,近年来公司股价在二级市场上表现却颇为亮眼。2023年年底,“短剧”概念横空出世,让与之相关的传媒上市公司股价迎来高光。其中,中广天择股价表现最为抢眼,2个月(即2023年10月24日-12月20日)股价累计涨幅超1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蹊跷的是,公司前五大股东却在股价起涨前“精准”增持。2023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五大股东中2家证券投资基金合计增持超460万股,1家私募基金增持55万股,粤港澳大湾区联合控股有限公司增持59.95万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年初,随着“sora”概念迎来爆炒,“短剧”行情又迎来爆炒。又是两个月(即2024年2月-4月),公司股价再度累计最高涨幅超100%。

自《完蛋!美女》爆火后,中广天择立马制作一部名为《完蛋!我被帅哥包围了!》的短剧,从此挂上了“短剧”概念,并且公司还宣称将打造了一款短剧业务“快燃”APP,用于发力短剧产业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股价大涨的期间,中广天择也连吃多份关于股票交易波动的问询函,公司明确回复,“不存在影响股票交易波动的事项以及不存在未披露事项”。特别要说明的是,中广天择在公告中表示,截至3月21日,公司最新静态市盈率为319.84倍,而同行业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为40.95倍。(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翟智超 编辑 刘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