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冰如鉴,今年46岁,来自古都西安。

我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学习不曾让父母操心过。

高考前夕,我婉拒了西北工业大学的保送名额,以全区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天津大学,之后又读了研究生。

毕业后,进入知名通讯公司,四年后,又跳槽进入汽车行业,在多个全球知名企业及世界五百强企业中任职。

我有着多年高管工作经历,事业顺风顺水。没想到,在45岁时,却遭遇了事业滑铁卢,失业了。

人生还长,我该何去何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5岁从零开始,你也可以)

1978年,我出生于古都西安,家中就两姐妹,姐姐比我大四岁。

如今我安家在上海,有一个十岁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五年级。

从小父母对我的教育张弛有度,生活中宠爱有加。在自由快乐的环境氛围中长大,我知道该如何规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也懂得付出才有回报。

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广东梅州客家人,从小对我的教育,渗透着客家人特有的勤奋、节俭、先苦后甜的理念,对我影响很深。

父亲是六十年代初的大学生,尤其爱阅读。在经济不宽裕的八十年代,家中就有很多藏书,包括各类古今中外的名著。

不仅如此,父亲时常带我去单位的图书馆借书,并订阅《读者》、《青年文摘》、《少年文艺》《漫画与幽默》等报刊杂志。

受其影响,年幼的我特别喜欢看书,寒暑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阅读中度过的。中学时代,没少看三毛、金庸、梁羽生、琼瑶等作家的著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在土耳其博斯布鲁斯海峡)

法国作家安妮·埃尔诺说过:“我的少年时期,就是一段持续的对阅读的向往。”我也如此。

大量阅读为我打开了认识世界、探索世界的大门,阅读于我而言,是世界的投射,是生活的缩影,是力量的加持。

我从不敢妄言,书让我吸收了多少,成长了多少。但不可否认的是,阅读丰盈了我的思想,将我投射到不熟悉的故事和世界中去。

记忆中,从读书开始,父母就没怎么在我们的学习上花精力。我也不觉得学习费劲,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高三,我获得了保送西北工业大学的名额,因为全家都在航空领域,我想尝试不一样的方向,所以放弃了保送名额。

最终我以区状元的成绩,拿到了天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1996年,我背着简单的行囊,带着父母的思恋,进入天津大学电子与信息技术专业就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6年在印度泰姬陵)

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众多优秀同学,我以往的学习成绩优势不再,这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短板和差距。

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大学时代,在学习上付出的努力,远甚于高中时期,一直在奋力追赶别人的脚步。

本科毕业后,我有幸拿到一家大名鼎鼎的企业管培生名额,拿到了重金难求的北京户口名额,同时也考上了研究生。

像高考填报志愿时一样,我又来到人生的十字路口,又一次需要做出重要抉择。我在就业和继续深造之中做选择,也在难得的北京户口和不明朗的未来之间,进行利益衡量。

最后,我选择了去读研究生。

研究生期间,我拿到了Cisco的CCNA(思科认证网络助理工程师)和CCNP(思科认证网络专业人员)证书,这两个证书是思科认证里面非常有名的,在就业市场很有分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6年在希腊雅典神庙)

当时拥有这些证书的不多,而我国正好迎来计算机普及的第三次高潮,IT行业飞速发展,很多企业有这方面的需求。

所以有相关教育机构聘请我去授课。还记得我当时授课一周,就拿到了2500元的报酬。

这让我明白了知识红利和认知红利的价值,是我实现自我价值、实现人生目标的重要工具。

所以,我决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通过思考、理解和创新,对知识和信息进行深度处理,进而转化为对自己能力的深度挖掘和提升。

2002年,研究生毕业的我,拿到当时知名通讯公司的offer。

前往上海就职的前夕,我决定回西安陪伴父母度过一个不长的假期。

当年离开西安时,母亲的泪眼婆娑和父亲的内敛沉默,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短暂的团聚过后,我踏上了前往上海的征程,开启了我踏入社会的新征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6年在墨西哥玛雅金字塔)

2003年,我担任了公司国内市场部的网络售前技术工程师。

这一年,公司有两件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一是将CDMA推向了国际,在东南亚等地区建设移动通信网络,业务收入占据当年总收入的16%;二是小灵通手机为公司贡献了70多亿的销售额,占了主营业务收入的三分之一。

我很庆幸,在全球经济危机和科技泡沫破碎的情况下,自己能够有机会进入这样的企业和行业,与企业和团队共同经历风雨,共同迎接挑战,共同进步。

大家挑灯夜战、加班加点的往事,到现在都历历在目。为了准时交出高质量标书,一个团队可以连轴转,熬夜赶标书。

我们售前部门大部分人一个月只回上海2-3天,其余时间都是在全国各地飞,四处支援。

也许是职业敏感性,也许是自己天生喜欢挑战的倔性,两年后,我不顾部门领导挽留,转到国际市场部,成为了IPTV产品策划经理,开启了崭新的国际市场职业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9年在芝加哥)

那段时间,我时常奔波在不同国家,足迹踏遍亚洲、欧洲、南美、北非等10多个国家。

出差奔波并不会让我觉得辛苦,相反能够在工作之余领略异域文化,让我感觉新鲜有趣。

比如漫步在印度街头的牛,在深夜的墨西哥街头,搭上一辆语言不通的出租车,在土耳其渡轮上与陌生人共饮咖啡,半夜躺在撒哈拉沙漠上数漫天繁星,或者在阿根廷街头,驻足观赏一段Tango……

那种一直在路上,却不知疲惫的激情岁月,至今难忘且感慨万千。

但忙碌又不规律的工作和生活节奏,终究还是让我的身体出了问题。2005年,27岁的我查出甲状腺恶性肿瘤。

天生乐观的我,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一时有些懵。无法想象,我年纪轻轻,竟会得恶性肿瘤。

随即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复盘了得病的缘由,然后听从医生建议,做了外科手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参加汽车论坛演讲)

手术结束,我萌生了换工作的想法。此时,我更需要一份稳定且不需要出差的工作。

2007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进入一家行业知名的中美合资公司,做导航电子地图,由此进入了陌生的汽车行业。

在此期间,我结婚生子,还攻读了香港-复旦大学的国际MBA项目。在那里,认识了很多优秀人才,也让我看到了自身能力维度的单一。

为了让个人能力足够专业和多维,2015年,我进入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担任汽车事业部中国区高级产品市场经理,两年后晋升为市场总监。

从此,我拥有了一间能够看到风景的独立办公室。

我也以为,自己会像螺丝钉一样,在偌大的公司里稳稳地奋斗到退休。

然而,2022年初,朋友邀请我加入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心底的不安分又躁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