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打假博主“狂飙兄弟”“翻车”了。

近日,在连云港“鬼秤”事件中成名的“狂飙兄弟”发布视频称“玩车研习社”出售的二手车辆疑为重大事故车。后经第三方鉴定,该车辆非重大事故车,于是有网友质疑其刻意打假。随后,相关消息登上热搜。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baoliaosy@163.com)记者注意到,近年来,“职业打假”从线下延伸至线上,不少打假博主凭借相关的视频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以及流量,然而对他们的质疑也同线下职业打假人一样从未停止。打假博主与传统的线下职业打假人有何异同?他们有着怎样的“生意经”?网络打假维权的“边界”又在哪里?上游新闻记者进行了了解。

“狂飙兄弟”二手车维权事件反转

据媒体报道,7月3日,知名打假博主“狂飙兄弟”带着“三个男孩”车检机构的相关人员来到了山东济南一家二手车行“玩车研习社”。此行,是接受了一位粉丝的委托。该粉丝觉得自己买的一辆二手车是重大事故车,想让“狂飙兄弟”为自己维权。

然而一进门,“狂飙兄弟”就气势汹汹地质问老板:“认识我不?今天你就认识了。”

据蓝鲸新闻报道,后经第三方鉴定,认定该车辆非重大事故车,网友质疑其刻意打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狂飙兄弟”与车行老板交涉。网络图

7月7日在直播中,“狂飙兄弟”向“玩车研习社”道歉,但“玩车研习社”表示暂不接受道歉。7月8日,“狂飙兄弟”账号合伙人灿龙再发视频,请网友帮他维权。灿龙还透露了“狂飙兄弟”账号的一条广告收入就高达15万元。

“狂飙兄弟”一面替网友“维权”一面收广告费,这让不少网友对其行为的公平性产生了怀疑,然而据上游新闻记者了解,靠流量变现接广告、带货已成当下打假博主的常规操作。

职业打假人靠索赔变现

近年来兴起的打假博主本质上仍是职业打假人,然而他们与职业打假人在变现手段上则有着不同。

今年4月28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与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基金会联合举办了第二期“提振消费维护权益”大讲堂。“职业索赔现象对消费信心与营商环境的影响”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

据披露,上海去年职业索赔投诉量高达24.6万件,近8000人年投诉量超过10件。更奇葩的是,有人在一年内以“无证拍黄瓜”为由向1372家餐饮店提出高额索赔。

其实,之前“拍黄瓜”的争议不断:有火锅店因为卖“拍黄瓜”被重罚1万元;之前“凉皮放黄瓜丝被罚”还上过热搜;湖南株洲一对父子曾举报当地饭馆“拍黄瓜”竟然49次,相对于这个举报1372家餐饮店“拍黄瓜”的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职业索赔现象对消费信心与营商环境的影响”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东方网

此外,据媒体此前报道,有茶商卖出10万块的收藏版金骏眉后,顾客将他告上法庭,原因是“茶叶过了保质期”,要求赔偿100万元;卖9.9元自制酸菜的贵州老人,也被职业打假人起诉卖三无产品……可以看到,“索赔”是线下职业打假人的惯用手段。

而与线下职业打假人不同,打假博主们则有着不同的变现思路。

打假博主靠流量、广告变现

知名打假博主“B太”之前是一位美食博主。2022年年底,他在一次购买榴莲时遭遇缺斤少两后,开始走上用短视频曝光市场乱象的打假之路。随后,他因多次曝光“鬼秤”引发广泛关注。

对于“B太”这样的打假博主,大多数网友给出了正面的评价。不少网友认为其打假曝光了黑心商家,能让更多人避免上当。

不过也有一部分网友质疑博主视频是否有剧本,为什么一定要行为言语激烈,非得让商家关门才肯罢休。此外,有一个客观事实不得不提,这些打假博主很快就转而变现,开始直播带货。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B太”从去年“618”开始尝试直播带货,销售的商品包括山东油桃、精选虾皮等。数据显示,“B太”首场直播,单场观看人次就超110.9万,累计销售额75万元至100万元。

另一位知名打假博主“铁头”此前也开启了首次直播带货,据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工具“新抖”显示,铁头在去年8月14日的这场直播持续了2个小时,观看人次超过18万,累计只卖出5万-7.5万元的货。与此同时,铁头曾在多条视频评论区求打赏,其简介还提到:“惩恶小金库:29469元,扬善已使用:540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铁头”此前打假视频。网络图

同时,“铁头”还被网友扒出,杭州铁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董光明(“铁头”本名)相关联,疑似为后续直播铺路。对此,“铁头”解释,这家公司是他姐姐的,和他本人没有关联。

而在更早前,另一知名打假博主辛吉飞也开始推荐各种选品。

网红博主和其自媒体账号走向变现似乎是当前互联网生态下的一条“铁律”,即使是打假博主,亦不能免俗。

据悉,目前这类博主常用的变现方式有三种,橱窗带货、切片广告和视频评论区置顶商品链接。对于粉丝对打假视频里接广告的质疑,另一位知名打假博主“猛哥”认为,只有可以变现的账号才能做到良性循环,“账号能盈利,打假博主才不会为了点蝇头小利屈服于商家,我们制作的视频才能更加客观”。

同样是靠流量而生的打假博主,口碑也各不相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B太”在筹措物资并参与搬运。网络图

7月5日下午,湖南省岳阳市华容县团洲乡团北村团洲垸洞庭湖一线堤防发生决口,造成垸区被淹。7月7日“B太”发布视频称,联系了多家爱心企业,从南京组织了一批救灾物资运往华容县,“我们听到灾区非常需要饮用水,所以紧急联系了24000瓶饮用水;湖南官方说还缺少方便面,我们紧急联系了两卡车方便面,搬了一下午……”而“铁头”此前却在直播间自曝涉黄经历后被封禁;辛吉飞作为曾经的打假博主则因为代言的可可驼纯骆驼奶粉含有违禁成分被王海举报……

网络打假维权“边界”在哪?

而对于打假博主的“维权”手段,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网络打假维权必须建立在真实、准确的事实基础上,打假者应当有充分的证据来支持其指控,避免捏造事实。在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时,打假者可以通过合理的质疑和求证过程来揭露真相,尊重法律与程序,维护公共利益。

对于网友关心的如何区分打假维权和敲诈勒索,付建认为,打假维权是为了揭露和纠正市场中的不法行为,保护消费者权益;而敲诈勒索则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威胁、要挟等手段强行索取他人财物。

区分正常的打假维权与敲诈勒索,首先需要看打假人的主观目的是为了维护权益还是获取金钱利益;其次,分辨其行为手段是否包括威胁或者要挟,例如本案(“狂飙兄弟”二手车维权“翻车”)中捏造事实的行为,就涉嫌威胁、要挟;最后,是否存在商家被迫给予对方财物的结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一十条规定:“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和荣誉权。”《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也规定:“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构成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

此次二手车风波,如果涉事商家认为对自己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狂飙兄弟”应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责任:因捏造事实、恶意攻击等行为造成商家名誉权受损的,商家有权要求打假者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及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如果打假行为构成扰乱市场秩序等违法行为,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可以依法对打假者进行行政处罚。刑事责任:在极端情况下,如果打假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等犯罪行为,打假者可能面临刑事追究。

靠打假博主维持市场秩序治标不治本

不可否认,打假博主的存在对市场环境的改善是有帮助的。相比普通消费者的无力,掌握流量密码且懂得制造“节目效果”的打假博主显然更具威慑力。

但如果切换回市场环境的视角来看,如果凡事都要依靠打假博主也并不现实,治标不治本。相反,站在监管者的角度来说,用更严格更规范的管理来压缩打假博主的“节目效果”,才是市场监管工作落到了实处的体现。央视网就曾经评价,网红打假在一定程度上,“打”的不只是市场乱象,更是监管缺位;检验的也不仅仅是经营者的素质,更是市场管理水平。

也就是说,打假博主的存在固然有其作用,但具体对一个地方的市场环境优化作用有多大,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更何况,很多打假博主在商业化之后本身就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他们和媒体并不一样,也很难真正意义上承担起严肃的社会监督角色。如果试图依靠打假博主来维持消费市场的秩序,显然是本末倒置。

在商业化、流量、监管的三重困境里,如果非要说打假博主这条路未来还有什么可能性的话,像王海这样的职业打假人路径不失为一个参考。打假本质上并不是一门好的生意,它对公心的需要甚至远大于对盈利的渴求。而对于监管者来说,打假人未来的日渐职业化同样是一件好事,不仅能进一步倒逼监管的专业水平提升,也能最大程度降低监管成本,更有效地维护市场正常交易秩序。

上游新闻记者 金鑫 部分资料综合自 中国商报、新京报、大河报、红星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