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世道艰难,人心不古,奇案要案自然频频乍现。

今天这个骇人听闻的大案就发生在太原城周边的杨家堡。

得益于明清时期晋商崛起,也依赖于民风之变,山西银饰以“晋工”巧卓在民间备受追捧。

可金银之物既可用作修饰、货币,也易引来杀身之难。

民国九年,杨家堡富户杨宏立的儿子儿媳就因为招惹了这软银之祸而触发了连环凶案。

探长看着眼前毫无关联的尸体咂舌犯难,又在人性的冥冥因果中苦心勾连,一道道深伏的暗线被抽丝剥茧,真相大白时,才发现万般皆是一个“利”字刁难。

01 毁面男尸

民国九年正月里,杨宏立为儿子杨思越说了一门好婚事,老两口就等着抱孙子颐养天年,却不知在同年五月初,杨思越夫妻二人如同撞鬼一般,发生了诸多蹊跷,还不出半月,就大祸临头。

杨宏立本是一个皮货商人,年轻时带着家中积蓄来到太原城做买卖,皮货紧俏,杨宏立借此便是稳赚不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这生意一旦明眼赚定会有人像无头苍蝇般盯上来,杨宏立思忖之后果断改行。

当时正是银饰制作翻新买卖大好之时,杨宏立便跟着一个老师傅学了手艺。

日日化银制银,这个中道道也是门清,可凡是经杨宏立过手翻新的银器就没有不提出十分一二据为己有,老师傅看穿了杨宏立的手段,一番婉言便辞退了这个精明徒弟。

此时的杨宏立早就是暗中盆满钵满,索性回到杨家堡娶妻生子乐得快活。

日子流水过,杨宏立转眼半百,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杨思越子承父业,成了杨家堡闻名的小银匠。

这杨思越不仅继承了父亲的好手艺,更是一脉连心消化了父亲的生意经。

奈何手艺精湛做出来的银饰精巧,便无人怀疑他谋私利,起初是一星半点,可这人心不足蛇吞象,杨思越反倒是日益胆大,过手的银器填锡后便贪利近半。

杨宏立为人老到只觉不可,夫人劝杨宏立赶紧为儿子寻一门婚事,也便有人吹吹枕边风提点,若是哪一日失手惹来名声麻烦,一家老小的脸面到底不好看。

杨家一放话,那说亲的媒婆连门槛都要踩烂,可杨思越却一个都没瞧中,这下可让杨宏立老两口犯了难,只好旁敲侧击询问儿子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却原来这杨思越不爱庸脂俗粉,也不羡天仙,偏偏要一个心中精明会打算盘的贤内助。

杨宏立自是明白儿子的意图,但为了抱孙子,也只好同意了儿子的想法,毕竟经商之家,有个帮衬的人是好事。

千寻万找还真被有心的媒婆物色了一个合适的姑娘,前村有个林算盘,曾在天津当过账房,因为主家刁难被打断了腿这才回村养老,他的二女儿是个精明的女娃,家中的细账过目不忘。

杨思越一听那林二梅的天赋,心下欢愉,连面都没见就应下了这桩婚事,好在那林二梅样貌周正,没给杨家跌份。

可婚后小两口第一桩算计就是要同老两口分家,杨宏立听着分家不离心的话,没个办法只好花了大价钱买下了家旁边的一处闲置院子,自此倒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只是那杨夫人放心不下宝贝儿子,一味娇惯,为此还养成了听墙根的毛病。

五月初的时候,杨夫人听到小两口在院子里发生了口角,心下听来该是林二梅拿了家里的银钱贴补娘家,可那林二梅死活不认,杨宏立劝老太婆莫要多嘴,自古精明媳妇多盘算,只要能生出来孙子,就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出三天,两人又大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