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青鸟”活动跟“蓝鸟”活动开始,就是国民党的“蓝鸟”跟民进党的“蓝鸟”正式对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15”的时候已经进行对决了,“615”的对决可以说是国民党以内容取胜,民进党是以人数取胜。毕竟民进党是执政党,他掌握了相关的动员能量,国民党下乡只是论述文,他论述讲得比民进党要好得多,然后还特别提出国民党监督的模式,讲得非常清楚,同时也针对民进党的反罢免提出了一套说法。

6月21日“青鸟”行动要包围议事堂,国民党要进行反制,也要进行动员,然后他们认为一个是在议事堂的正面,一个是在议事堂的后面,他们要相继办演讲会,也可以说是两军对阵。两军对阵必须找几个重要的大咖到现场作证,避免发生冲突,但是国民党说这个冲突要民进党负责,但是未必,驱逐群众或者划定双方交战的范围区,就是集会游行区属于地方“政府”的事。

这个事涉及蒋万安,他是不希望在这个地方发生非常惨烈的流血冲突,所以蒋万安事先会布置好,会命令相关的警察单位要部署好。其次又涉及了议事堂的安全,韩国瑜可以出动保警总队来护卫议事堂的安全。这两者之间有一个重要的区别,表面上民进党可以指挥一切,但是实际上这些权责是在地方跟韩国瑜的手上,真要发生冲突的话,受益者是民进党,反观受害者是蒋万安跟韩国瑜,他们两个就要负全责。

事实上这应该是在野党发动的群众运动来向执政党抗议,怎么会执政党向在野党抗议,民进党已经估算过,他们只要这么做,不管怎么样都是受益者。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才是赖清德的政治谋算,他的谋算就是要摧毁在野党派的正当性,所以赖清德当然狠,但是赖清德永远只有战术的运用,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战略,这才是未来台湾地区最麻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