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度职业化、市场化的网球运动,正在创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文|林苑

一个多月后,奥运会将在网球运动发源地法国开幕,地处巴黎黄金地段的罗兰加洛斯负责承办网球及拳击赛事。

这是巴塞罗那奥运会后奥运网球赛事首次安排在红土球场举行,也是自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奥运网球项目时隔12年再次回到“四大满贯”场地举办。

从大满贯到奥运会,高度职业化、市场化的网球运动,正在创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01

转播费翻五倍,网球大满贯迈入“超级周期”

据“四大满贯”法网官方公布,2024年赛事总奖金额度再创历史新高,达到了5350万欧元,相较上届增长超过7.8%,单打比赛总奖金增加了7%。这也是网球大满贯赛事商业价值攀升的结果。

职业赛事的市场化运营与发展,创造顶级球星参赛、新兴市场关注度提升等丰厚利益回报。

本届法网,多位中国球员进账百万人民币。张之臻男单闯入第三轮、男双打进八强,收获奖金约155万元,单站奖金排名中国选手第一。郑钦文、王欣瑜双双入围女子单打第三轮、晋级32强,各自拿到141万和124万元奖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法网成功吸引了多达67.5万名的现场观众,欧洲地区收视率也创造了八年来“新高”,让转播商看到了光明“钱”景。

男单方面,“纳达尔接班人”阿尔卡拉斯对阵奥运冠军兹维列夫的决赛流媒体收视数达到了“八位数”,比2023年决赛高出69%。女单决赛,斯瓦泰克VS保利尼的电视端收视数也同比激增了21%。

赛后,转播公司WBD与法网签订了10年6.5亿美元(约合47亿人民币)的天价合同,涵盖美国地区电视及数字端全场次比赛,合同价值相较上一周期涨幅逾五倍,但对比温网、美网仍有较大上浮空间。

在美国市场,迪士尼/ESPN每年为温网的电视转播权支付约8300万美元,为美网支付7000万美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具有百年历史的红土赛事,法网赛场诞生了无数网坛巨星,在中国积累了雄厚的球迷基础,其微博粉丝量也是“四大满贯”中最多的。不过在2024年,对于郑钦文的不公判罚,以及球迷赛场暴力等行为,也引得中国球迷不满,法网赛事组织有待进一步完善。

而对于转播商而言,“四大满贯”赛事仍是收视的有力保证。早前2022年法网在央视共吸引了超1亿人观看,为全球之最。

转播商的算盘打得响。随着每年数百万美国人取消有线电视服务,越来越多的欧美传媒集团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流媒体产品。高管开始将盈利能力作为衡量赛事转播成功的最重要指标,而不是订阅用户的增长。奈飞公司甚至早前宣布,将停止公布会员数据,“聚焦以营收作为首要的财务指标”。

WBD CEO扎斯拉夫或许将网球视作NBA“平替”。他的说法是“我们宁愿只拥有1亿或1.5亿订阅用户,并真正盈利,也不愿盲目扩大规模,最终赔钱。”

02

奥运助推网球运动百年进化之路

法网收官也意味着百年罗兰加洛斯开始进入“奥运时间”,场馆进入一个多月的改造工程。

温布尔登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承办了奥运网球比赛,穆雷在家乡球迷面前为英国赢得奥运金牌。巴黎奥组委主席托尼-埃斯坦盖相信,人们将在罗兰加洛斯经历类似的情感体验。

罗兰加洛斯作为奥运会场馆的表现还有待观察,不过重返红土赛场的确会给一些顶级选手带来优势。

纳达尔在巴塞罗那奥运会时只有6岁,如今终于迎来了职业生涯首届在红土球场举办的奥运网球比赛(在过去的八届奥运会中,有七届都在硬地球场举行),奥运会的赛制可能会助他走得更远。“红土之王”和法网新王阿尔卡拉斯均确认出战巴黎奥运单打项目的比赛,还将搭档出战男子双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纳达尔接班人”阿尔卡拉斯将首次参加奥运会。为西班牙赢得一枚奥运奖牌,也是他个人职业生涯的最高目标之一。

法网夺冠后,阿尔卡拉斯表示,相比温网卫冕,他更希望在巴黎奥运会摘金。

中国球员也不仅寄望于在“四大满贯”取得突破,还极其重视巴黎奥运会。

截止到6月6日0时,中国队已经在25个大项、37个分项、200个小项上获得272个巴黎奥运席位,运动员人数约为322人。

其中郑钦文和张之臻是凭借杭州亚运会单打金牌获得直通资格。王欣瑜、袁悦也已锁定女子单打席位。

在奥运会的女子网球赛场上,雅典奥运会女双金牌和伦敦奥运会女双铜牌都归属于中国。李娜还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斩获女单第四。

从张德培到李娜,罗兰加洛斯见证了黄种人的网球传奇,正在继续见证新生代中国球员在职业网坛书写的全新篇章。展望巴黎,中国网球运动员有望创造新的历史。

03

新生代球员将职业化进行到底

助燃千亿级蓝海市场爆发

职业网坛正逢新老交替的关键时刻,费纳德“三巨头”闪耀赛场二十年,重任正逐渐传递到年轻球员手上。

全球网球职业化已有数十年历史。网球作为资源高度集中,国际化、职业化、商业化程度最高的项目之一,也必然带来激烈的竞争,进而带动赛事观赏性及运动员个人IP价值提升。

一直以来,职业网坛的游戏规则决定了运动员职业生涯的高投入、高回报属性。如若一位网球单打运动员跻身前100乃至前50,其单站参赛奖金能够覆盖住宿、机票、教练、陪练、体能、奖金扣税等支出,并留有余裕。

奖金收入之外,网球运动员一直以来都是体育营销的宠儿,受到各行各业头部品牌的青睐。长期征战职业赛场的他们,能够帮助品牌触达全球观众。当年李娜以1.38亿元年收入登顶福布斯中国体育财富榜榜首,令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望尘莫及。

中国网球在2024赛季实现了新突破,男女单打、男女双打、混双五个项目在各大赛场取得佳绩,呈现均衡发展态势。

职业化是中国网球在最近几个赛季集体爆发的重要因素之一。

2009年,部分高水平中国网球运动员开始走上职业化道路。

彼时,中国网球“职业选手”还必须按照规定上缴8%的比赛奖金外加12%的商业受益。

2012年改革后,体育总局网管中心取消了相关规定,明确职业运动员可以掌握100%奖金和广告收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00后”球员拿起网球拍,就基本上走上职业化国际轨道,不仅职业生涯与世界接轨,出成绩也要更早。郑钦文在16岁前参加过法网、温网、美网青少年组比赛,均打进过16强。今年打进澳网决赛时也只有21岁。

不过,中国新生代球员还得有追。Queen Wen的同龄人阿尔卡拉斯已解锁硬地、草地和红土三种场地类型的大满贯,距离全满贯仅有一步之遥。

十五年间,中国网球职业化之路越走越宽,新生代球员持续刷新世界排名纪录。

职业化的球员,也迎来更加职业化的观众群体。

国际网球联合会ITF数据显示,中国网球人口已来到世界第二。中国网球热不仅体现在网球场“难订”和网球人口的增长层面,从高净值消费者的持续高走中也能一窥端倪。

网球消费者中女性、年轻人群占比提升,也让各界对中国网球消费市场的期待水涨船高。

法网、温网接连预热,注定令巴黎奥运会网球项目超越东京,成为近年来关注度与收视率最高的奥运网球赛事。从竞技成绩以及发展潜力来看,今夏中国网球的商业价值有望达到新的高度。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Osports全体育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