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袁电话也打给文哥,“文哥,念在我们哥俩认识这么长时间的情分上,一定帮我照顾照顾这人,我和他私交不错,他对我挺尊重,他跟徐刚俩一般,他跟我关系特别好,一定帮我照顾照顾,这人是人才,文哥。“”“好,我一定帮你照顾照顾他!”电话一撂,文哥哈哈一笑,俏丽娃,老袁,你真是拿我当孩子了,你还特别诚恳地跟我说这话。管家的电话来了,文哥拿起来一接,“说。”“文哥,要不就......”“说,直接说。”管家说:“项目暂停了。这是我来了,避免了你的损失。文哥,我说实话,我来的时候就抱着怀疑的态度,因为在文哥的培养之下,我觉得我的头脑还是异于常人的,要高于很多人。我一来,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出了不对劲,这人长得像个猴子似的。”“什么意思?”我一眼就看出端倪,当即我一摆手了,你先别动。”“然后呢?”“他就没动了。”“你往下说。”“我就开始问他,你还不知道我吗,文哥?我这人心多细,我一个字一个字抠,甚至一句话,我反复问他好几遍,到最后让我给诈出来了。”“怎么回事?”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现在经过我的分析,还有和小童这边一论证,这人就是过来骗钱来了,他交了一亿五千万定金,差五亿五千万启动的项目,这五亿五千万他说让你拿。”“让我拿五亿五千万?能挣多钱呢?”“说挣七个亿啊,他要占百分之二三十股份。”文哥一听,“我说怎么又是加代,又是徐刚,又是老袁的给我打电话,劝我说这人好,留下吧。加代也告诉我,这人行。行,送大学去吧,他要是出来了,我就找你啊。”“你放心吧。”电话一撂,文哥管家哈哈大笑,小童一看,“大哥,怎么样?”“哎呀,文哥对我刮目相看,这些年我可算给文哥办个大事了,就这种货色在我面前,半个回合也走不上啊。”“大哥,还是你聪明!大哥威武!”门一推开,文哥的管家说:“那这项目就不启动了“”老项一听,“我用钱呢....”“别用钱了,我给你换个地方,我听说你还收集到加代和徐刚的不少事儿,资料呢?”“资料在我办公室,没让我拿出来。”“说了半天,项目也没成,你收集的资料也没带过来,等同于你鸡毛也没干,你告诉文哥,你对文哥有大用,是这意思吗?”“大哥,现在你要从表面上看,其实是这么回事,但其实我是真挺有用的,我只要能回去进我办公室,这些资料我马上给你拿出来。”“关键是你还能回得去吗?”“回不去了。”“没事儿,什么话别说了,休息吧,明天再研究。”“大哥,你要相信我。”“我必须相信你,睡觉。”文哥管家转头出来,一招手,身边两个保镖过来了,“大哥。”“给他弄点吃完就睡觉的那个,让他睡觉。”“睡完之后呢?”“给他送回广州。”“送回去啊?”“送回去。”“行,好嘞。”当天晚上,老项吃了药睡着了,文哥的管家把老项装到车上,往广州送去了。小童说:“大哥这招真绝了,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没毛病。”第二天中午,老项被送到了自家别墅门口,往地上一扔。老项睡得跟死了一样。邻居打电话给他送医院去了。还没等老项醒过来,就有人打电话给徐刚了,“刚哥,跟你说个事,那人回来了。”“谁啊?”“老项。老项回来了,在医院洗胃,被人灌一肚子药。”“我马上去。”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等刚哥进到医院,病房门一推开,老项还迷迷糊糊的,眼睛还完全睁开,往门口一看,吓一哆嗦。徐刚呵呵一笑,“挺意外吧?”老项懵B了。徐刚说:“这是广州,我是徐刚。”“我怎么回来的?”“怎么回来的,慢慢想,慢慢地去琢磨。”徐刚一个电话拨了过去,“陈哥。”“哎。”“你们进来吧,我看着这张脸,我就觉得没什么话可说,你们来吧。”挂了电话,徐刚说:“老项,我一直就有个想法,一直也没落实,今天我高低落实一下,你也别怨我。老陈一会儿就要把你带走了。说实话,他把你带走,我也就办不了这事了,所以说你千万别挑。你这张逼脸,一年前我就想打你,一直没办成,今天可抓着机会了。”说完,徐刚骑老项身上,对着脸上打了二三十拳,当时打得满脸西瓜汁。老陈进来把徐刚拉下来,“别打别打,差不多了,带走吧。”老陈把老项带回去了。两件事,第一,卷跑了康哥的钱,一亿五千万,定个诈骗。第二,运作的多个项目,是不合规的,挪用公款,而且数额特别巨大。这两个事,定了老项无期。徐刚说:“不能让他死。如果让他鲜红,反而让他解脱了。”被老项收集把柄的这帮大哥们,也是逮着机会了。老陈背个手,看着在里边戴着手镯和脚链的老项,“项管家。”“哎,陈经理。”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老陈哈哈一笑,“还知道我是陈经理,资料呢?”“我......”“没事,有账不怕算。慢慢算,反正你也回不去了,我会让你知道怎么回事的。”不光老陈一个折磨磨他,多少个大哥天天折磨磨他。老项被整懵B了,直感叹,生不如死啊。老项就社么被拔了。后来,康哥也听说这事了,把徐刚和加代叫到跟前,说:“你俩真行,谁让你俩盯上都没好下场,真的。”但是康哥没有因为这个事怪罪徐刚,也没怪罪加代。

老袁电话也打给文哥,“文哥,念在我们哥俩认识这么长时间的情分上,一定帮我照顾照顾这人,我和他私交不错,他对我挺尊重,他跟徐刚俩一般,他跟我关系特别好,一定帮我照顾照顾,这人是人才,文哥。“”

“好,我一定帮你照顾照顾他!”电话一撂,文哥哈哈一笑,俏丽娃,老袁,你真是拿我当孩子了,你还特别诚恳地跟我说这话。

管家的电话来了,文哥拿起来一接,“说。”

“文哥,要不就......”

“说,直接说。”

管家说:“项目暂停了。这是我来了,避免了你的损失。文哥,我说实话,我来的时候就抱着怀疑的态度,因为在文哥的培养之下,我觉得我的头脑还是异于常人的,要高于很多人。我一来,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出了不对劲,这人长得像个猴子似的。”

“什么意思?”

我一眼就看出端倪,当即我一摆手了,你先别动。”

“然后呢?”

“他就没动了。”

“你往下说。”

“我就开始问他,你还不知道我吗,文哥?我这人心多细,我一个字一个字抠,甚至一句话,我反复问他好几遍,到最后让我给诈出来了。”

“怎么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经过我的分析,还有和小童这边一论证,这人就是过来骗钱来了,他交了一亿五千万定金,差五亿五千万启动的项目,这五亿五千万他说让你拿。”

“让我拿五亿五千万?能挣多钱呢?”

“说挣七个亿啊,他要占百分之二三十股份。”

文哥一听,“我说怎么又是加代,又是徐刚,又是老袁的给我打电话,劝我说这人好,留下吧。加代也告诉我,这人行。行,送大学去吧,他要是出来了,我就找你啊。”

“你放心吧。”

电话一撂,文哥管家哈哈大笑,小童一看,“大哥,怎么样?”

“哎呀,文哥对我刮目相看,这些年我可算给文哥办个大事了,就这种货色在我面前,半个回合也走不上啊。”

“大哥,还是你聪明!大哥威武!”

门一推开,文哥的管家说:“那这项目就不启动了“”

老项一听,“我用钱呢....”

“别用钱了,我给你换个地方,我听说你还收集到加代和徐刚的不少事儿,资料呢?”

“资料在我办公室,没让我拿出来。”

“说了半天,项目也没成,你收集的资料也没带过来,等同于你鸡毛也没干,你告诉文哥,你对文哥有大用,是这意思吗?”

“大哥,现在你要从表面上看,其实是这么回事,但其实我是真挺有用的,我只要能回去进我办公室,这些资料我马上给你拿出来。”

“关键是你还能回得去吗?”

“回不去了。”

“没事儿,什么话别说了,休息吧,明天再研究。”

“大哥,你要相信我。”

“我必须相信你,睡觉。”

文哥管家转头出来,一招手,身边两个保镖过来了,“大哥。”

“给他弄点吃完就睡觉的那个,让他睡觉。”

“睡完之后呢?”

“给他送回广州。”

“送回去啊?”

“送回去。”

“行,好嘞。”

当天晚上,老项吃了药睡着了,文哥的管家把老项装到车上,往广州送去了。小童说:“大哥这招真绝了,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没毛病。”

第二天中午,老项被送到了自家别墅门口,往地上一扔。老项睡得跟死了一样。邻居打电话给他送医院去了。

还没等老项醒过来,就有人打电话给徐刚了,“刚哥,跟你说个事,那人回来了。”

“谁啊?”

“老项。老项回来了,在医院洗胃,被人灌一肚子药。”

“我马上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等刚哥进到医院,病房门一推开,老项还迷迷糊糊的,眼睛还完全睁开,往门口一看,吓一哆嗦。徐刚呵呵一笑,“挺意外吧?”

老项懵B了。徐刚说:“这是广州,我是徐刚。”

“我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慢慢想,慢慢地去琢磨。”

徐刚一个电话拨了过去,“陈哥。”

“哎。”

“你们进来吧,我看着这张脸,我就觉得没什么话可说,你们来吧。”

挂了电话,徐刚说:“老项,我一直就有个想法,一直也没落实,今天我高低落实一下,你也别怨我。老陈一会儿就要把你带走了。说实话,他把你带走,我也就办不了这事了,所以说你千万别挑。你这张逼脸,一年前我就想打你,一直没办成,今天可抓着机会了。”说完,徐刚骑老项身上,对着脸上打了二三十拳,当时打得满脸西瓜汁。老陈进来把徐刚拉下来,“别打别打,差不多了,带走吧。”

老陈把老项带回去了。两件事,第一,卷跑了康哥的钱,一亿五千万,定个诈骗。第二,运作的多个项目,是不合规的,挪用公款,而且数额特别巨大。这两个事,定了老项无期。

徐刚说:“不能让他死。如果让他鲜红,反而让他解脱了。”

被老项收集把柄的这帮大哥们,也是逮着机会了。老陈背个手,看着在里边戴着手镯和脚链的老项,“项管家。”

“哎,陈经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陈哈哈一笑,“还知道我是陈经理,资料呢?”

“我......”

“没事,有账不怕算。慢慢算,反正你也回不去了,我会让你知道怎么回事的。”

不光老陈一个折磨磨他,多少个大哥天天折磨磨他。老项被整懵B了,直感叹,生不如死啊。

老项就社么被拔了。后来,康哥也听说这事了,把徐刚和加代叫到跟前,说:“你俩真行,谁让你俩盯上都没好下场,真的。”

但是康哥没有因为这个事怪罪徐刚,也没怪罪加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