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儿不大,但人情味儿特浓。家家户户都认识,谁家有点啥事儿,全村都跟着忙活。我家住村东头,隔壁就是李大娘家。

李大娘的儿子李浩,从小就跟我一起玩泥巴、捉知了,我俩感情好得像亲兄弟。

这天一大早,我就被鞭炮声和锣鼓声吵醒了。

我揉了揉眼睛,推开窗户一看,哎呀,李大娘家门前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今天是李浩结婚的大日子。我赶忙穿上衣服,准备去给李浩道喜。

我爷爷正坐在堂屋里抽着旱烟,见我要出门,他笑眯眯地说:“小子,这么早就去凑热闹啊?”

我点点头,说:“爷爷,我去给李浩哥道喜。”

爷爷摆摆手,说:“去吧,记得带点喜糖回来。”

我刚走到李大娘家门口,就被一群人拦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李大娘家的亲戚,他们正忙着招呼客人,见我来了,都热情地招呼我进去。

我挤过人群,看到李浩正穿着大红西装,胸前戴着红花,一脸喜气地站在门口迎客。

“李浩哥!”我大声喊道。

李浩转过头来,看到我,笑着说:“哟,周愢来了,快进来坐。”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恭喜你啊,李浩哥,今天你可真帅!”

李浩笑了笑,说:“谢谢,你也快找个媳妇,到时候我也给你道喜。”

我们正说着,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转过头去,看到我父亲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他脸色苍白,一脸焦急的样子。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爸,你咋了?”我问道。

父亲没有回答我,他一把拉住我,说:“周愢,快回家,家里出事了!”

我一听这话,心里猛地一紧,赶紧跟着父亲往家跑。

回到家门口,我看到母亲正在屋里忙碌着。

我推开门,只见爷爷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一下子傻眼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

“爸,爷爷他……”我哽咽着说。

父亲没有看我,他沉着脸,对屋里的人说:“都别说话,把门关好。”

我愣住了,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着他严肃的神情,我知道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我默默地走到爷爷床边,看着他安详的面容,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想起小时候爷爷背着我上山放羊的情景,想起他教我认字、给我讲故事的温馨时刻……现在他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这时,外面传来李浩家热闹的鞭炮声和锣鼓声。那声音像针一样刺进我的心里,让我更加难受。我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那热闹的景象,心里五味杂陈。

“周愢,你过来。”父亲在叫我。我走过去,看到父亲脸色沉重,他低声对我说:“周愢,你爷爷走了,但我们不能让外人知道。今天是李浩结婚的大日子,我们不能让他们家因为我们家的事儿扫兴,也不能因为这是把两家关系搞僵了。你去找几个亲戚,让他们帮忙把爷爷送到镇上去。”

我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这时,母亲走过来拉住我,她眼眶通红地说:“周愢,你要小心啊。外面人多嘴杂,别让人知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家门。

我走在路上,心里乱糟糟的,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边是我多年的好友李浩的大喜之日,一边是我爷爷的离世,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我感到无比痛苦和矛盾。

这时,我看到几个亲戚从远处走来,我赶紧迎上去,跟他们说明了情况。

他们听了之后,都表示理解,并愿意帮忙。

我们悄悄地回到家里,把爷爷的身体抬到了一辆板车上。

我拉着板车,几个亲戚在后面推着,我们小心翼翼地往镇上走。一路上,我们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生怕被人发现。

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在我们经过村口的时候,还是被几个村民看到了。

他们惊讶地问我们这是要干嘛去,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叔叔走过来,他沉着脸说:“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要到镇上去。”说完,他瞪了那些村民一眼,他们见状也就不敢再问了。

我们终于来到了镇上,把爷爷送到了镇上的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们,确认爷爷已经去世了。我们心中虽然早有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医生安慰我们说,爷爷走得很安详,没有受什么苦。他还建议我们尽快办理爷爷的丧事,让爷爷入土为安。我们感激地点点头,开始商量起后续的安排。

回到村里后,我们把爷爷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父亲沉默了很久,然后说:“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就只能好好安排了。但无论如何,我们今天都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件事。今天是李浩结婚的日子,我们不能让他们家因为我们家的事情而受到影响。你今天也就别去他们家了!”

我听了父亲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知道父亲是在为大局考虑。

父亲见我犹豫不决,便说:“周愢,你现在去找李浩也没用。他们家里正在办喜事,你去只会让他们更加尴尬。我们还是先处理好爷爷的后事吧。”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像翻江倒海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浩和他的家人,更不知道这个秘密能隐藏多久。但我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辜负父亲的期望和嘱托。

然而,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默。

我一看屏幕,是李刚打来的电话。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他这时候打电话来是什么事。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接通了电话。

“喂,小明啊,你在哪里呢?快来我家喝酒啊,今天可是我结婚的大日子!”李刚的声音听起来兴奋而欢快。我心中一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李刚哥……我……”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李刚察觉到我的异样,关切地问道。

“没……没事……”我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我爷爷他……他身体不舒服,我现在在医院呢。”

“啊?你爷爷怎么了?要不要紧啊?”李刚焦急地问道。

“你别担心我这,可能你的婚礼我去不了了,份子钱我下次补给你!”我哽咽着说出了这句话。

“小明,你别担心吧。你爷爷会好起来的。你现在就好好处理那边的事吧,等忙完了再过来找我。”李刚的声音里充满了理解。

我挂断电话,心中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我知道李刚今天结婚,我本应该陪在他身边祝福他,但现在我却因为爷爷的事情而缺席了。但我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李刚新婚快乐、幸福美满。

回到村里后,我们按照父亲的吩咐,悄悄地办理了爷爷的丧事。

没有张扬、没有喧哗、只有我们家人和几个亲戚默默地送走了爷爷最后一程。虽然过程有些艰辛和悲伤,但我们都尽力让爷爷走得安详。

在办理丧事的过程中,我深刻感受到了家族的团结和凝聚力。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很悲伤、很难过,但我们都强忍着泪水、咬牙坚持着。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为了家族和村子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