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湖南高三女孩被确诊为淋巴癌晚期,弥留之际捐献遗体,在高考之日母亲发文:“苦读了十一年却没能如愿参加高考……儿来一程,母念一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女孩名叫陈微微,2019年8月9日,这一天她记得十分清楚,那一段时间身体一直不舒服,陈微微一直以为是刚刚升入高三,压力大的原因,可是一直没有好转。

那一天,江华二中刚刚进行了一场学考,实在无法忍受的陈微微在母亲的带领下,来到当地的医院检查身体,母女二人都没有想太多,毕竟孩子还那么小,会得什么大病呢?

但是没有想到医生在看到检查结果的时候一脸凝重,他也没有办法告知陈微微她究竟得了什么病,只能建议她们到更大的医院去做一个仔细的检查。

其实在医生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母亲就有些慌了,如果是小问题,应该是能够检查出来了,母亲忐忑的带着陈微微来到当地的人民医院检查。

几天以后,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可是这个结果却让母亲彻底愣住,母亲被医生告知,陈微微患上了淋巴癌晚期,这是一种恶性肿瘤,是我国常见的十大恶性肿瘤之一。

母亲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还这么小,就患上了癌症,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可是得到的只是医生一遍一遍肯定的答案。

看着眼前呆愣住的女人,医生也是于心不忍,但是这就是事实,即使医院比较重视“人文关怀”,但是这个残酷的事实依旧需要家人自己去消化。

母亲看着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女儿,不知道该怎样告知她这样一个残酷的消息,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能够瞒住,最终陈微微还是知道自己的病情。

这种病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是“伯基特淋巴瘤”,这种肿瘤会不断的侵蚀人体正常的器官,在医学上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这种病治愈率极低,只能通过高昂的治疗费用延缓生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陈薇薇家中并不富裕,还有一个正在上幼儿园的妹妹,全家就依靠父亲一个人外出打工挣钱,在得知女儿患病以后,父亲买了最快的一班车回家,筹钱为女儿治病。

父母亲在这件事情上心照不宣,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不会主动放弃女儿的生命,而为了治病,陈微微也不得不离开学校,开始艰难的化疗。

因为化疗原因,陈微微将头发剃掉,看着镜子里面变成光头的自己,陈微微红了眼眶,她想问妈妈,自己的头发还能不能长出来,但是又不敢。

原本应该将汗水挥洒在校园的操场上的陈微微,只能将汗水流淌在病床之上,每一次化疗以后,汗水混着泪水浸湿病床上薄薄的床单,即使已经难受到极点,但是陈微微依旧笑着,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看着女儿勉强的笑容,陈父陈母忍不住走出病房抹眼泪。

看着父母头顶渐多的白发,陈微微想要放弃治疗,母亲抱着女儿嚎啕大哭,这是母亲在得知陈微微病情以后第一次在女儿面前如此激动,老师同学知道以后,纷纷来医院探病,告诉她同学们都在等着她回来,一起并肩作战。

在家长老师同学的陪伴下,陈微微渐渐恢复了信心,积极配合治疗,根据医生介绍,想要治疗陈微微,需要进行“CAI-T手术”,但是这种手术价格昂贵,有“百万一针”的说法,关键是还有可能治不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父母怎么会放过一丝希望,之后父母又开始为陈微微的治疗筹钱,在费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将钱筹够,但是在全国能够成功做这项手术的人寥寥无几,即使是广州中山医院的一名金牌教授也是束手无策。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微微来到武汉同济医院接受治疗,2020年1月3日,陈微微躺在手术台上,手术以后,陈微微的身体好转,在得到医生准许以后出院。

而陈微微的对父母则是在同济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方便照顾陈微微,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陈微微会康复的时候,陈微微病情突然恶化,多日高烧不退。

此时的武汉已经封城,陈微微一家被困在城中,根本没有办法外出求医,陈微微和家人多次在网上发文,寻求帮助,但是始终没有一点回音,直到3个月以后,陈微微一家人才坐上解封后的第一趟高铁。

在经过多次的治疗与尝试以后,陈微微的病情依旧没有任何好转,陈微微的家人心中都明白,她的病已经治不好了。

在父母面前,陈微微依旧洋溢着一张笑脸,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这笑容有多么难以维持,每每被疼痛折磨醒,感叹自己还活着的同时,也会抱怨命运的不公,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可是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已经知道没有希望的陈微微向父母说出捐献遗体的想法,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来进行医学研究,说不定能够找到治疗这种病的方法,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父母含泪同意。

2020年5月14日,在距离高考仅剩两个月(2020年比较特殊,高考推迟一个月)的时候,陈微微永远闭上了双眼,她还是没有与同学们并肩作战,共战高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高考当天,陈父陈母就像陪考的家长一般,一起来到高考考点,看着一个个奔赴考场的考生,宛如看见自己的女儿一般,等回过神来时,泪水已经布满脸庞,在这一天母亲发文:苦读了十一年却没能如愿参加高考……儿来一程,母念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