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在美国只有600多万,占美国人口比例只有1.7%,这点人口数量想凭借选票来控制美国不太现实,因此他们换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借助以色列的力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色列是犹太人的母国,因为犹太人大多从事金融行业,往往财力很雄厚,虽然可以通过竞选基金来左右选举,但这也比较难于操作,毕竟一旦违规了也很容易被别人揪出来,因此他们想了个办法。

那就是利用以色列的存在,成立了一个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这就是著名的AIPAC,这个委员会人数相当庞大,而且拥有大量的活动资金,他们采用了最原始的一对一服务,或者说是保姆式服务。

那就是对每一个众议员、参议员包括政府部门的核心领导,全部安排人进行一对一服务,甚至是几对一服务,哪怕是新当选的,他们也马上接洽,安排专人服务,用政治捐款或者其他方式进行利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游说集团往往被称为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一些事关犹太人或者以色列的关键议题上,这些众议员、参议员自己不能做决定,都要事先跟他们的合作伙伴沟通,取得一致之后才行动。

由于犹太人不但掌控了金融业务,还包括全球的主流媒体,因此他们的能量非常大,再加上这样的一个游说服务团队,于是就逐渐掌控了这些众议员和参议员,其实这就足以控制美国了。

能影响选举就影响选举,不能影响的话,反正选出来之后游说集团就安排人攻破,实在拿不下来的,就想办法让他身败名裂,或者让他知难而退,这套体系屡试不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至于其他的商界、科技界、娱乐界等的名流,就利用萝莉岛这样的手段来控制对方,等握有把柄了不怕你不屈服,这都是台面上的手段,至于台面下的什么暗杀这类的就更多了。

最近米尔斯海默教授非常活跃,四处接受采访,他之前就因为写了《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一书,处处遭受打压,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因为巴以冲突导致美国内部严重分裂,游说集团对其他社会精英的控制力没那么强了。

不过还是牢牢地控制着众议员和参议员,所以想通过什么法案就通过什么法案,比如最近的“反犹主义意识法案”、“非法法院反制法案”等,根本没有丝毫地顾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起来这些所谓的美国精英非常看重美国的利益,像米尔斯海默这种,处处都是维护美国的利益,感觉好像当美国跟以色列利益相悖的时候,会抛弃以色列,实际上根本不可能。

如果解决不掉以色列游说集团,那美国永远翻不了身,毕竟美国这套选举人制度,看起来貌似很民主,只是没想到顶层被人家一锅端了,这就没招了。

所以以色列为什么如此嚣张?因为他们在美国身上予取予求,根本不可能失手的。不管谁上台也没用,至少在对待以色列和犹太人上他们肯定是跟游说集团的目标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