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的西安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儿,一所高档住宅小区的保姆打电话报警称家中的女主人没了呼吸,希望警察赶紧过来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迅速带人赶到案发现场后,大队长冯长生先巡视了一圈屋内的环境,发现家中到处凌乱不堪,像是有人入室抢劫。

但是室内门窗紧锁,唯一开着的窗户还有铁丝网的保护,不可能是从外面翻过来的。

那女主人究竟是因何而死?凶手又是如何进入死者的家里的?

盘根错节,熟人作案

警方随后对房间进行了仔细的侦查,房间是三室两厅,客厅中的电视被推倒,柜子里有翻找过的痕迹,还有卧室当中,衣服都被扔在了地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迹象都表明,这起案子源于入室盗窃。

但警方并没有立即下结论,因为如果是入室盗窃,嫌疑人作案时必定会很着急。翻找过的衣物,不说有多么的凌乱,但最起码不会像是卧室地上的衣服那样还叠在一起。

更奇葩的是,死者家中的电视被推倒了,但是25寸的大彩电却没有丝毫损伤。按照道理来说,被推到的电视损伤面积就算不大,也不至于干干净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冯长生对这起案件的起因有所怀疑的时候,一名警察突然过来说:“找到了一个带锁的公文包。”

冯长生听后,立刻找人将公文包打开,结果发现其中竟然有一万元左右的现金和多个存折。现在的劫匪入室盗窃都不拿钱的吗?钱都不要,也不知道翻箱倒柜的在找什么?

冯长生不由得看了一眼报警的保姆金萍,作为发现案发现场的第一人,她也是有犯案嫌疑的。

于是,警方问金萍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为什么今天早上才回来。金萍称,自己昨天晚上在梁洁的父母家帮忙,忙完后时间有点晚,所以就在二老家住下了,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梁洁的父母能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倒也是能把她排除。

随后,金萍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因为今天早上堵车,所以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

按照金萍的说法,她回雇主家晚了,当她开门进来之后,就发现了梁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随后她立即上前查看,却发现梁洁身体僵硬,早已没了呼吸。

金萍继续说:“当时我实在是吓坏了,所以赶紧出门求助。”

对面住了一对老夫妻,其中有一位是教授,姓张。因为是邻居,所以经常来往。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敲张教授家的门。

那时候老教授两口刚从外面散步回来,听到金萍的呼救声,赶紧开门询问情况,这才得知梁洁已经死亡的消息。

张教授先是震惊,而后冷静的对金萍说:“不要慌,现在赶紧打电话报警,在警方没到之前,一定要保护好现场。”

警方找到张教授夫妻了解情况,事实也确实像金萍说的那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法医进行尸检后,认定死者梁洁脖子处的勒痕就是死亡原因。

由于她身上没有反抗伤,警方认为是凶手在梁洁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从后面一把勒住,导致梁洁窒息而死。但更深入的尸检结果,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锁定嫌疑人,着手调查

就在这时,梁洁的丈夫蔺宇飞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一回来就奔向梁洁的尸体,眼睛里涌出了泪水,痛苦的喊着:“小洁,是谁杀了你,你死了我可怎么活呀。”

警方看到他如此,便劝他节哀顺变。但冯长生听到蔺宇飞的话后,却是眉头一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长生想了一会儿后,直接问金萍,是不是她告诉蔺宇飞,梁洁出事的消息。金萍点了点头说:“我直接给先生发了传呼,说夫人得了急病,让他速回。”

冯长生敏锐的抓住了这一点,金萍说自己发的是梁洁得了急病,而蔺宇飞还没有仔细看尸体,上来就说出梁洁是被他人杀害,这一点非常的可疑。

随后,冯长生又问了金萍一遍,是不是只说了梁洁得了急病,金萍认真的点了点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冯长生又去问了现场所有的警察,是否有人告诉同蔺宇飞,他的妻子是被人杀害的。

所有人在听到后,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因为蔺宇飞直接就冲进了家里,其他民警根本没有机会与他有过多的交流。

这时,法医的鉴定结果也被拿了过来。根据结果显示,死者身体僵硬程度不深,应该是早上6-8点间遇害的,还有就是法医发现梁洁的膀胱中有很多尿液,应该是早上刚起床,还没来得及上卫生间。

这下,保姆金萍的嫌疑就彻底洗清了,反倒是蔺宇飞的嫌疑越来越大。

案件开始逐渐有了清晰地走向,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还是像什么也不清楚一样,询问起蔺宇飞早上的行程。

冯长生率先发问:“早上6点的时候你在家吗?你的妻子梁洁当时又在干什么?”

蔺宇飞应对自如的回答着:“早上我起床后,她也起床了,我俩就一起洗漱,顺便还吃了早餐,随后我就先出门了。”

“那当时梁洁有没有上卫生间。”

“那肯定啊,谁起床不上卫生间啊。”他说着还提了提裤子,一不小心露出了腿上的划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众刑警面面相觑,清楚线索在哪儿了。随后,冯长生眼神示意了一下,一个刑警便走了出去,准备让法医仔细地再检查一下死者的尸体。

之后,冯长生又问:“你这两天都做什么了?”

蔺宇飞仿佛料到警方会这么问一样,应答如流。他说9号那天,有朋友过来旅游,他就想着自己可以给他们做导游,毕竟是来了自己的地盘,自然是要好好招待的。

于是,几个人在外面逛了一整天,看了不少西安名胜古迹,直到深夜他将几人安顿好后,自己开着车回家了,回家后直接倒头就睡。

等到了10号清晨,他和妻子先后起床,自己因为要赶篇报告,所以和妻子告别后,赶紧开车先到了医院。

因为现在自己已经是骨科主任了,所以自然不能对工作的事情有所懈怠。所以在不怠慢朋友的前提下,他只能大早上把报告写好交上去。

“完成的时间差不多在7点40左右,因为当时想着回家再洗个澡,收拾一下吃个饭,好去见朋友,所以特地关注了时间。”蔺宇飞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回家前,他先是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询问一下饭做好了没有,结果家中的座机无人接听。但也没有多想,以为妻子是出门买菜去了,就直接回家了。

回家后,他才发现钥匙落在了办公室,所以没办法开门,家中也无人回应。这时已经8点了,他跟朋友约定好8点30见面,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妻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再回医院拿钥匙也没必要,所以就直接走了。

这一套说辞非常的完美,时间线刚好对上,梁洁死于8点前,而那时候恰巧是他出门写论文且电话也没打通的时候。冯长生没有打断蔺宇飞,让他继续说了下去。

之后,蔺宇飞到酒店见到了朋友,坐上朋友的车,继续出去游玩,还没走到景区,就收到保姆金萍的消息说妻子出事儿了。因为怕怠慢了朋友,所以让他们继续玩,自己打车回来了。

蔺宇飞一边说,一边流下了眼泪,警方看着他演的投入,也没有戳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长生问他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妻子这几天有何反常的地方。

听到冯长生问这话,蔺宇飞顿时激动的说,自己的妻子前段时间出差的时候,被医院内科的一个副主任医生骚扰过,妻子当时还找他诉苦。

还有就是上个月梁洁带着女儿去玩的时候,在珠海结识了一位富商,那个富商还专门把梁洁送到了家门口,很是不一般。

“这些事情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没有,我和梁洁都在一个医院上班,这些也是我听那些女同事说的。”

“说一下吧,你腿上的划痕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刚刚下出租车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没啥大事儿”

“你确定吗?”

“确定啊,这有什么好说谎的。”蔺宇飞语调明显的提高了一个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我们的法医从梁洁的膀胱中发现了大量的尿液,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你不是说她早上上过卫生间吗,为什么还积累了那么多尿液呢?”

蔺宇飞慌了起来,解释说:“人在死亡后的短时间当中,内分泌系统还会继续起作用,这是一种惯性的循环,所以膀胱中积累尿液,是再正常不过了。”

见他说的头头是道,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于是办案刑警就将这件事记了下来,好在之后探明真伪。

事情已经问的差不多了,就是手上还缺乏更确凿的证据,毕竟没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是警方也不能随意抓人,于是他们决定一边调查,一边命人监视着蔺宇飞的一举一动。

查明实情,真相大白

警方首先派了几个人去医院探明实情,看看蔺宇飞说自己的妻子被医生骚扰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结果却发现,那个所谓的内科主任医生去年就被派到国外学习去了,至今还没回来,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紧接着,警方又找了护士长,咨询这个医生曾经有没有骚扰过梁洁,护士长非常肯定的说没有。

于是又问上次送梁洁回家的富商是什么情况。护士长说,那个富商也是我们西安的人,大家在珠海相识,一见如故,所以就多说了几句,但送梁洁回家这件事倒是没有。

当天所有人都看见是他自己开车走的。更何况梁洁是一个非常守规矩的人,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而且当时孩子还在呢。

这下真相大白了,珠海的警方也传来消息说,那个富商回了珠海后便没有去过其它地方,所以富商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最后就是关于膀胱这件事儿,警方找了一位这方面的专家,专家听完“人死后内分泌系统还能循环”这件事情大笑了起来,称自己行医那么多年,什么没见过,这件事儿简直是荒唐至极。

法医那边终于也给出了一锤定音的消息——死者梁洁的指甲中有些许皮屑和血痂,应该是凶手的。经过DNA比对,就是属于蔺宇飞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相终于大白,当警方再次见到蔺宇飞,将证据一一拿给他看,犯案过程一一讲给他听,他的头也越来越低。

至于作案动机更是离谱。蔺宇飞生长在一个非常不错的家庭,父母非常重视他的教育,他也不负期望,不仅学习好,还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好大学,而且毕业后更是进了一家不错的医院,才40岁就当上了骨科主任。

但是随着身份的变化,他也见识了越来越多的诱惑,不再像以往一样每天泡在医院做研究,而是整日里忙于应酬。

这样的变化也被梁洁有所察觉,她希望丈夫能继续像从前一样好好当一名优秀的医生。但蔺宇飞不仅不听,还多次动手打梁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8月10日那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准备出去玩。梁洁也恼了,一脚把蔺宇飞踹下了床,本就对梁洁积怨已久,这次的他更是恼羞成怒,抓起床头吊着电蚊香的尼龙绳,将梁洁活活勒死。

为了逃脱罪责,他制造了这么一出入室盗窃案。但事实上,他制造的也并不是很成功。

结尾

事情至此落幕了,有多少人知道后是悲哀,是惋惜,本来有大好前程的蔺宇飞却会迷失在自己的欲望中。

如果他继续钻研医学,想必他的成就定不会止步于此。最可怜的还是他们的女儿,母亲不在了,父亲是杀人犯,这对她的影响该有多深啊。

蔺宇飞作为妥妥的学霸,知识是增长了不少,但是道德上确败坏至极,所以我们这个时代不能只培养学生的智力,还要提升学生各方面的素质,让各个领域的人才百花齐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