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2》收官,成绩斐然,播出期间创下了50%左右的惊人市占率、腾讯视频热度值历史最高记录,独领一时风骚,毫无疑问地成为了2024年爆款大剧。

一个下午,该剧导演孙皓和编剧王倦,在出品方阅文集团旗下新丽传媒办公室接受了记者采访,畅谈该剧创作过程,并回应观众们对于该剧的种种热议。

2019年,一部《庆余年》横空出世。当时,众多男频IP改编剧成绩不佳,而《庆余年》则打破了这一“男频改编魔咒”,成为年度剧王,“逆袭”“爽剧”“高燃”“喜剧”成为该剧高频讨论词。

五年后,《庆余年2》归来,观众们却发现,该剧的叙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主题更加沉重严肃,主角范闲失去了靠山无数、无往而不利的主角光环,开始有了更多掣肘、挣扎、无奈。

“他从棋子开始变成执棋者”,这是王倦对第二季中的范闲做出的评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若昀 饰 范闲

“范闲”的决定和选择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水在慢慢煮开。他刚到这个世界时是个棋子,只怀揣着两个问题,谁要杀我,谁杀了我妈。”而到了第二季,范闲面对的问题变多了,群像呈现更复杂了,创作的难点自然也变多了。故事中有无数个执棋者,铺展开无数张棋盘,范闲穿梭其中,时而身处棋盘之中,时而执棋谋定而动,他与众多人物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变化。正是环绕身周的这些人物,让范闲在第二季中完成了内心主旨的确立:反抗不公,走自己想走的路。

“而这个过程中,他为何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现状?他一直在说我做不了我娘,我不可能像叶轻眉那样燃烧自己。那要让他打破这个‘壳’,走向和他母亲类似的路,需要过程,需要冲击,我们要让大家看到他所面对的不公平,他决定要走自己的路,这个决定一定是一个个事件,一个个打击给他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庆余年2》剧照

第二季开篇“老金头之死”段落令观众印象深刻,在孙皓看来,老金头之死起到了和第一季滕梓荆相似的作用:让范闲愤怒。但不同之处在于,第一季滕梓荆跟范闲的友情建立,王倦用了很多笔墨,观众也喜欢上了这个人物。而这一季的老金头,出场戏份有限,并没有与范闲建立深厚的情感联系,后面出现的御史赖名成,也是如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金头(王建国 饰)之死,戏份虽少,但有效出演。

王倦坦言:“我们是故意的,就只给他们这点戏份。”因为与这些人物的陌生和距离,范闲剥离了私人情感,让他的愤怒和震撼,更纯粹地来自于他发现:这个世界各个阶层的人,都在遭遇不公和压迫。“这更贴合本季主题,他的愤怒不满,不仅是因为亲人和朋友受到伤害,而是他本身就和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第一季范闲是孤独的,到了第二季,虽有众多朋友亲人,但他选择的道路更孤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有人相助,却仍显孤独的范闲。

幸好,范闲遇上赖名成。老金头之死后,《庆余年2》最精彩的段落之一,就是两次朝堂激辩,其中,赖名成以死为代价直谏庆帝,让范闲大为震动。“在孤独前行过程中,他遇到一个个同行者,这些人有的被他改变,陪他一直走下去;有的走到终点后,某种程度上将他们的愿望托付给了范闲。”王倦谈到,“当一个人发现自己走的路不孤独时,会有更多的勇气坚持走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毕彦君 饰 赖名成

在孙皓看来,《庆余年2》的群像魅力在于多面性,不光刻画正面人物的令人喜爱,反派角色也一样让观众为之扼腕。比如范无救这一人物,无数观众为他的结局可惜,“他做了不少坏事,但他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是真实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兵 饰 范无救

剧中不分敌我,人人最朴素的愿景,都是生活更幸福美好。“要让更多人得到他们的幸福美好,起码在庆国的当下,范闲从许多人的遭遇来看,做不到,而他的独善其身也做不到。”这就将范闲推到一个必须做出选择的处境中:当整个时代和自己的三观完全背离,要么屈服,要么改变。

沉重主题,喜剧风格

既然有“变”,就有“不变”,《庆余年2》延续了第一季的喜剧风格,再沉重的故事,笑中带泪地说。王倦坦言,所谓喜剧形式和朝堂博弈,正好贴合《庆余年》故事和主题,“这种风格和形式,也会在第三季继续延续。”

一向擅于写喜剧的王倦,在《庆余年2》中时有喜剧化的神来一笔。比如“范门四子”中的成佳林,整季只活在其他三人口中的插科打诨里,从不出现。王倦笑称,四个人同时出现,就要考虑“如何让四个人都同时被大家记住”,后来他干脆灵机一动,让这个人物永远活在台词中,“其实他不出现,更能让观众记住他。”拍完之后,王倦有了新感触,“一个不出现的人,也许某种角度上就是屏幕前的人。”

《庆余年2》中最出圈的喜剧段落,莫过于北齐大公主和庆国大皇子的几场互动。其中几次互动,集中在一场宴席上完成。三对被赐婚的年轻男女,齐聚一堂,状态各异,呈现出三种不一样的政治联姻形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对被庆帝赐婚的西皮同桌吃饭,处处是戏。

孙皓回忆,一开始这三对的戏是分开写的,“本来想各个击破,结果王倦突然有一天告诉我,他想写一大场戏,把这六个人放在一块做。”一场戏,六个人,三对情侣,涉及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政治立场,权谋、情感、动作、喜剧,一场大戏多样元素,将观众的情绪反复拉扯,算是王倦的一场“炫技”大戏。

而这场大戏中,呆萌大公主和硬汉大皇子成为最讨喜的一对CP。“大皇子大公主处于政治婚姻前期,茫然不知面对的是谁。一个有点逆来顺受,接受公主身份的使命和枷锁,但她又对这段关系是有期待的。一个是直率的行动派,如果不喜欢,我就抗旨跑了,大不了以后不领兵了。”王倦细细谈论这对CP,明显也对这组人物关系有所偏爱,“很幸运,大皇子和大公主在政治联姻的情况下,互相欣赏。我自己写的时候,觉得他俩挺配的,观众能接受,我们还是挺高兴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逃婚、私奔傻傻分不清楚的“大大泡泡糖”西皮。

王倦谈到为什么写这样一组“甜甜的”人物关系,也是希望这一季在相对比较压抑的情况下,让观众能有点欣慰之处,“这种甜是给观众的补偿,”王倦的笑容有一丝“心虚”,“希望《庆余年2》中的喜剧风格能让观众松一口气,补偿沉重主题带给观众的压力。”既然谈到“补偿”,看来王倦对自己“可爱死了”(注:当你觉得哪个人物可爱,说明王倦要写死他了)的外号心知肚明,但他依然非常诚恳地说出了一句,能让剧粉心惊胆战的话:“我会尽量做到让每个人都有可爱的地方。”

最好的合作是“有分歧”

《庆余年》从第一部开始创作到第二部播出,跨越了漫长的时光。孙皓和王倦的合作已十分默契。王倦还笑说自己运气好,遇到都是对作品负责的导演。在《庆余年2》里,孙皓在调整和统一众多演员表演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表演上,每个人亮点在哪,哪些表演要收,哪些表演要放,编剧没法考虑到,演员自己也未必能考虑到,必须导演纵观全局,现场做整体把控,才能让整体表演的节奏、情绪、状态平衡,不觉突兀。”王倦道。

在孙皓和王倦达成的共识里,编剧和导演有创作分歧,是一件好事。“作为编剧来说,怕的就是一切顺理成章,‘没有问题,就按剧本来’。我和导演之间有创作分歧,去讨论去争执,这是非常好的。”王倦认为,只有编剧和导演都把自己想法中最好的部分贡献出来,相互碰撞,互相启发,才能提升内容。“我们两个会有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但所有争执都是围绕内容,怎么表达人物,怎么让戏更好,而我们两个人之间关系很好,个人关系和工作状态千万不要混淆。”

孙皓在一旁点头,提出编剧和导演好的合作状态像“打乒乓球”,“我把观点抛过去,你从另一个角度把这球打回来,一种相互给予和交锋。”他笑称,感觉跟王倦合作特别“解渴”。

他提到剧中第二场朝堂激辩,本来是在大殿拍的,孙皓却希望改在御书房,而这个空间就没有大殿那么板正严肃。孙皓就跟王倦说,能不能让这一场戏里有更复杂多样的感觉,“有悲凉,有紧张,可能还有荒诞的闹剧,像一场《官场现行记》,大家恨不得打做一团。”就这几句,王倦明白了,第二天把修改的戏交出来,快且准确,台词还精彩。“所以为什么我说‘解渴’,‘渴’的时候,把要求甩给他,第二天给我,就是我要的东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庆帝说“这事就到这儿”,众人的反应很是精彩。

他还笑说,自己特别喜欢在说服演员参演时,打电话找王倦“场外求助”。比如第一季时,李小冉本来拒绝了邀约,因为觉得长公主这个人物“挺好挺极致,但不想‘为疯而疯’”。孙皓立刻联系王倦,王倦听完情况,在电话里头跟孙皓说,可以让演员在戏中感受“长公主为什么疯”。“我赶紧给李小冉打电话,说王倦老师已经准备好了几场戏,你可以看看剧本。”三天后,看了热腾腾出炉的剧本,李小冉说:“写得真好,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小冉 饰 长公主

从开播到收官,孙皓和王倦都有在网络上观察观众们对《庆余年2》的评论和反应。“观众有的和我们情绪相通,有的会提出质疑,这都是好事。情绪相通,说明我们想表达的观众感受到了;质疑也可以给我们带来思考,反思问题大概出在哪里,为什么没给到观众想要的体验,在接下来创作中可以避免类似的问题。”王倦坦言,“‘闷头写’是很糟糕的状态,必须看到观众的反馈,不管是批评还是赞同,对我们创作挺重要的。”

而孙皓则言简意赅,“观众是很好的镜子。”

第二季结束,问到二位最喜欢剧中哪个人物,王倦认为,对编剧来说,写的每个人物肯定都喜欢,“不喜欢没法写,写不出这个人物的华彩,做不到让观众记住他。”

如果说想在《庆余年》的世界里成为谁,王倦选择王启年,“一个是通透,一个是幸福,他没那么累,没那么苦。我想过如果自己是范闲,我肯定扛不住这么大压力,太苦,太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田雨 饰 王启年

而孙皓的第一选择是小范闲,“永远不要长大,具有现代的脑子,又特别得宠,吹着海风过着慢生活,在码头上跟所有人讲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韩昊霖 饰 小范闲

最后,二人坦言他们的愿景,“希望大家愿意跟着这个故事看下去,希望大家对第三季有期待。”

“第三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