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河水污染,不过是一场司空见惯的污染事件,其实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不是当地官员的雷人“醉话”,这事儿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

近日,有媒体报道在滁河南京浦口段水质疑似出现污染,有大量鱼虾死亡漂浮在水面,部分河段水体发黑。当记者带着疑问采访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局长窦平时,却得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答复。

当记者问到“这水进入到河里,是不是有毒的,咱们作为环保部门也不知道?”窦局长凭经验回复称水质没有问题,没必要对水质做毒性分析。最后他甚至还质问了记者一句,说“喝茅台也能喝死人,喝死人后,需要对茅台做毒性分析吗?我认为没有必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窦局长一番理直气壮的质问,竟让记者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是啊,茅台都能喝死人,河里死几条鱼怎么了?既然没有毒性的茅台都能喝死人,河里死几条鱼又怎么了,你凭什么说河水有毒性,为什么要做毒性分析。窦局完美的逻辑自洽,确实能把人怼到有口难辩。

如果按照窦局长的这种逻辑,那么很多工作就很好做了,甚至连生态环境局这个部门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窦局长完全可以回家歇着了。只要和水有关的问题,都可以套用窦局长的“茅台说”来应付,这个理由简直就是“万金油”。

窦局长所谓的逻辑,不过是无厘头狡辩而已,酒怎么可以和河水相比呢?这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茅台喝死了人不做毒性分析,那是因为很多因素造成的,未必和酒有关。但滁河里的水质就不一样了,看看那些漂浮在河面上的死鱼死虾,还有散发着臭味的黑水,明眼人一看就是河水出现了问题,为什么还要睁着眼说瞎话呢?

而且,已经有人反映,滁河之所以水质变差,是因为某公司的仓库火灾导致甘油、糖蜜等物质泄漏,经雨水冲刷后进入河流,从而造成了污染。但对这一些,窦局长视而不见,即便原因摆在眼前了,还在那顾左右而言他,扯什么茅台做不做毒性分析。

正常来讲,当河流内水质突然变差,发出恶臭,并伴有死鱼死虾时,第一反应就应该想到,是不是河水遭受了污染,需要立即采样化验,对水质做一个质量分析,然后再根据结果溯源,找到污染源。这是一个环保工作者最基本的意识,本应比其他人的嗅觉更敏感。

窦局长却连最基本的环保意识和敏锐性都没有,不得不让人怀疑,他能担当此任,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吗?

除了窦局长的“醉话”之外,安徽省滁州全椒县水利局党组成员杨俊的回答,同样引发争议。

他在回答记者时称:“我还两个月就退休啦,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因为我确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样的回答,是不是最精确的诠释了什么叫尸位素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局长一句“喝茅台也能喝死人,河水污染没必要检测”,到还有两个月就要退休、无暇过问的副局长,二人接力直接把全椒县推上了风口浪尖,人们在关注滁河水污染事件的同时,把更多的目光集中在了这些“语出不凡”的官员身上。

应该说,如果没有两位官员在镜头前的失准,滁河水污染事件可能不会备受关注,恐怕也形不成舆情。

5月28日,安徽省召开专题会议,专门听取滁河水质污染事件调查及处置情况的汇报,部署安排污染治理和追责问责工作。在这次会议上,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提级办理,在省级层面成立联合调查组,直接进驻全椒县开展工作。二是启动治理和问责。

其中最受外界关注的,自然是对涉事官员的处理,尤其是那位说出喝茅台也能喝死人,大家对他的结果比较期待。

5月29日上午,进驻全椒县的联合调查组,发布了第一份情况通报,对当前处置水污染采取的措施进行了说明。通报中还提到,全椒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被免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滁河水污染事件曝光后,安徽能够第一时间提及办理,对相关责任人毫不手软值得肯定。但背后暴露出的问题,尤其是部分官员责任心的缺失,却让人深感忧虑。茅台局长和将要退休副局长缺乏担当的言论,不仅缺乏对环境污染严重性的认识,更反映出其对待公共事件上的傲慢态度。

当天下午,就在全椒县委书记火速被免职之后,滁河水污染事件持续推进,迎来了新的进展,由滁州市副市长余成林出任全椒县委书记。当天免职,当天补位,由此可见安徽对此事的重视程度,以及毫不手软的雷厉之风。

除了新书记补位之后,备受公众关注的三位出镜人,均遭到免职处理。

他们终于为自己在镜头前的顾左右而言他,以及急于推卸责任的态度付出了代价。截至目前,加之先于他们被免职的县委书记杨光,全椒县滁河水污染事件,已经有四名官员被免职。

可以肯定的是,免职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会面临相关问题的调查,如果他们在以往工作中存在渎职,或者有其他违纪违法现象,这一次都会查得明明白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次空降全椒救火的余成林,生于1968年,其仕途生涯一直都在滁州,早年曾在滁州市人大工作,从2006年5月开始在区县任职,余成林曾担任过定远县委宣传部部长、定远县副县长、定远县政协主席、明光市市长等职,2018年开始担任琅琊区委书记,2022年升任滁州市副市长,并继续兼任区委书记。

今年已经56岁的余成林,曾先后在多个区县任职,当过市长和区委书记,履职经验极为丰富,对滁州的情况也比较熟悉,此次空降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挑战。除了要妥善处理好滁河的污染问题之外,还要对此次暴露出来的工作作风问题有所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余成林在担任副市长期间,生态环境局正是他所分管的领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次被免职的原县委书记杨光,是一名”75后县委书记,此前曾长期在滁州市纪委工作,先后担任过纪检监察员、纪委办公室副主任、纪委副调研员等职。

2010年4月,杨光离开纪委,下沉到区县,出任全椒县副县长。在全椒县工作期间,杨光历任过多个职务,当过副县长、县委统战部部长、县委组织部,2015年12月开始担任常务副县长。

2018年8月,杨光出任全椒县县长,时年只有42岁,是滁州彼时非常年轻的区县长之一。2021年4月,杨光接任县委书记,至此番被免职,任职刚满3年。

从2010年4月到全椒县担任副县长,到今天免职,杨光在全椒县任职长达14年,多个岗位轮转,最后当上一把手。

杨光虽然年轻,但对全椒县领导干部来讲,绝对算得上老资历。此次滁河污染事件暴露出来的干部素质问题,让人大失所望,作为干部管理的第一责任人,杨光是有责任的。

实际上,滁河污染事件并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问题,只要及时发现问题,果断采取措施,完全可以得到有效治理的,这种工作中的突发问题,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积极靠上认真对待,完全是可以妥善解决的。

但那位把茅台比作污水的局长,因为自己的信口开河和傲慢态度,硬生生把事情给搞大了,面对问题遮遮掩掩,总想蒙混过关,造成小事拖大,最后成为一个笑柄,不免让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