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留学新加坡的宁波女孩李佳轩在当地坠亡。其父亲李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女儿在新加坡留学已有8年,到去世前,女儿已完成所有考试、大学入学申请,学业上没有任何压力。感情方面,她有一个交往了半年以上的男友,是同校学生,来自广西。李佳轩坠亡后,这名男生使用她的微信,自报姓名给其父亲发了消息。

李佳轩生前多位好友表示,李佳轩曾被其父亲家暴。但李先生回应称,确实打过女儿,但属于正常范围内的教育,并非“家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佳轩发给男友照片称头被父亲殴打后红肿

5月30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了李佳轩的男友张成(化名)。他告诉红星新闻,两人交往期间,李佳轩曾多次向自己表达惧怕父亲的情绪,也曾多次向自己发送遭到父亲殴打后的伤情照片。坠楼那晚,张成表示,自己并未和女友在一起。“佳轩生前凌晨独自在小区高处坐了几个小时后才选择跳下。”

5月30日,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当地警方表示,他们接到报警称裕廊西街41号31号发生一起非自然死亡案件。一名19岁的女子被发现躺在大楼脚下一动不动,新加坡民防部队的护理人员当场宣布她死亡。根据初步调查,警方不怀疑是谋杀。调查正在进行中。

事发当日

她凌晨独自坐在小区高处好几个小时

张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当晚,他并没有和女友在一起,而女友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异常的留言,自己是在次日醒来后联系女友,没有得到回复,才开始找她的。

“从睡醒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佳轩,我给她打了很多电话不接,发了消息不回。我联系上了她的监护人,监护人也不清楚佳轩去哪里了。我就去佳轩所住的小区找她,也没有找到。之后,我就用佳轩之前留在家里的iPad打开苹果定位,查找佳轩的手机定位。”张成告诉红星新闻,“我没有佳轩父亲的联系方式,所以我只能用佳轩的微信去联系她父亲,寻找佳轩的下落。我也问了佳轩的好朋友佳轩的踪迹,无人知晓。她父亲始终没有回复,直到佳轩的寄宿家庭那边对我说警察需要见我。一直到(与警察)见了面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加坡警方收到李佳轩的iPad等物品后出具的回执单

张成表示,事后,他通过多方联系佳轩的朋友,慢慢拼凑出事发当晚的一些情况。

张成表示,李佳轩坠亡大楼的监控显示,李佳轩当晚独自走上了高楼。当晚,她最后一个联系过的朋友提供了两人聊天记录。“从佳轩拍给那个朋友的照片可以得知,(当晚)凌晨3点多她就已经一个人坐在自己小区高处了。”张成说,在生前最后时刻,佳轩与朋友聊天的内容当中,并没有透露任何异常。

对于李佳轩是否系自己选择轻生一事,她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了质疑:“她为什么不在家里直接跳(楼)?”对此,张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佳轩生前凌晨独自在小区高处坐了几个小时后才选择跳下,说明她并不希望影响到寄宿家庭的其他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聊天记录中,李佳轩称遭到父亲的殴打

李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女儿坠楼时,手中握着现金。张成告诉红星新闻:“警察给我看的现场图片中,佳轩身旁是一包抹茶味的糖果,并不是现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报道中说的是现金,警察也没告诉我有没有现金在她手中。”

此外,李父还表示,女儿一共有两部手机、两台笔记本电脑、一部平板电脑以及一只苹果手表,而事发后能找到的只有一台久未使用的笔记本电脑,其他电子设备都不清楚去向。

对此,张成表示,自己在用李佳轩留在家里的iPad联系她的父亲和朋友之后,就已经将这些电子设备连同其他证据都交给了警方。

根据张成提供的当地警方的回执单,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张成将李佳轩的护照、iPad等物品均交给了警方。

男友称其曾哭诉惧怕父亲

打骂超过“教育”界限

张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与李佳轩交往了11个月。在他眼里,李佳轩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生。“她在我眼里她真的很善良,也很坚强。面对不公她也能调整,哪怕可能真的很难受。佳轩很为别人着想,也不想让人担心她。”

5月30日,扬子晚报报道称,李佳轩生前多名好友表示,她曾被其父亲家暴。李父就“家暴”问题回应称,只是父母正常教育子女而非家暴,并表示自己已到达新加坡,将与警方、学校进行沟通。

对于李父的说法,张成并不认同,他告诉红星新闻新闻记者:“(李父所说)并不属实,他殴打最多的是佳轩的头部和手部。严重到拿椅子砸,我认为这已经远超过了‘教育’的界限,也超出了佳轩能够承受的范围。”张成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多张不同时期,李佳轩发的自己遭到父亲殴打后的伤情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佳轩发给男友的照片,她双腿布满淤青

根据张成所提供的两人的聊天记录显示,去年10月9日,李佳轩曾发给张成自己被打后右侧额头红肿的照片;次日,她再次发给他自己双腿布满淤青的照片,并称这是“腿上的彩虹”;同日,她在聊天中告诉男友,父亲将精华液的瓶子砸向自己面部,并称:“他揍我咱就不震惊了……他砸过来的时候我真的吓死了……”

此外,去年12月25日的聊天记录显示,李佳轩说:“我又被我爸打了。他又生气了,然后抓着我的头往椅子上撞,他刚刚就堵在那里打我,我觉得他不会让我出家门了,你懂吗?他就拿着木棍子堵着我,抽我的手,然后拿拖鞋打我的头,我真的要疯了。一个假期比一个假期严重……”她在和朋友的聊天中表示,父亲说的话让自己“感到很恐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佳轩称自己害怕假期回家见到父亲

张成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两人交往期间,女友曾“向我哭诉过非常害怕在6月1日毕业后,回国面对父亲,甚至与父亲同住。”

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李佳轩是否患有抑郁症相关的疾病时,张成表示:“佳轩即使在和我的相处里,也没有一直处在悲伤的情绪中。佳轩也没有拿过任何抑郁症的报告(给我)或在我面前提起过(相关疾病)。但我不是专业医生,无法给出判断。”

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编辑 郭庄 责编 冯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