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王十八年(前589年)春,刚刚消停了两年不到的齐顷公,因为一直不服气晋国始终压过齐国一头、长期占据‘诸侯霸主’的位置(齐国原本就是第一代诸侯霸主),且得到了楚国承诺的‘假如齐国出兵、则楚国必将大力支持’的结盟条件后,就在与晋国达成‘缯地盟约’后的第三年,又主动发动了对晋国在东方最重要的盟友——鲁国(执政的三桓)的军事攻击,意图打击晋国的‘霸主’威信,动摇晋国在盟友中的盟主地位。

在齐顷公指挥下,齐军攻克了齐、鲁国边境上的鲁国重镇龙邑(山东泰安县东南),又继续进军、直抵鲁国的巢丘(山东泰安);鲁都曲阜因此直面齐军的威胁,鲁国朝野也为之震动。

得知鲁国遭到齐国的攻击之后,与鲁国一向交好的卫国国君卫穆公,立即派出了卫国大夫孙良夫、石稷、宁相、向禽四人率军前去救援鲁国,以孙良父为主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良夫等人率领援鲁的卫军刚刚抵达了新筑(河北魏县)的时候,迎头碰上了正在伐鲁的齐国军队;随即,在孙良夫的主动出击下,卫、齐两军在新筑展开了交战;结果,卫军遭遇大败,孙良夫本人都差一点被齐军所擒获。幸好有石稷等其他三位大夫率领剩下的卫军故布疑阵、迷惑齐军,这才阻止了不明底细的齐军的尾追进攻。

败阵之后,既羞愧又恼怒的孙良夫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因此连近在咫尺的新筑城都没进去,就直接赶往了晋都新田,去向盟主晋国搬救兵。而事有凑巧,孙良夫刚刚到达晋国,正在被齐国出兵攻伐的鲁国也派出了求援使者、鲁国大夫叔许(臧宣叔)赶来新田,向盟主晋景公求援;叔许和孙良夫这两个难兄难弟就在晋国碰了面。

当年,孙良夫出使齐国时,曾和现任晋国中军将兼执政大夫郤克一起被齐顷公与其母萧同叔子嘲笑、戏弄过(郤克当时也是出使齐国的晋国使者);所以,孙良夫到了晋国后,并没有直接去拜见晋景公,而是和叔许一起找到了老朋友、如今的晋国执政正卿郤克,请郤克出面去向晋景公谏言,一定要说动晋景公出兵,教训教训狂妄自大、骄横跋扈的齐顷公。(郤克早就想向齐顷公复仇,孙良夫就是抓住了他的这个心理)。

从老熟人孙良夫、以及鲁国求援使者叔许的口中,郤克得知了齐顷公又故技重施、再次出兵攻打晋国的盟友鲁、卫两国,挑衅晋国霸主权威的消息后,郤克既愤怒又‘欣喜(总算有机会伐齐了)’;于是,郤克立即带着孙良父、叔许两人火速进宫去参拜晋景公,向晋景公汇报齐国无故攻伐鲁、卫两国之事;郤克还强烈请求晋景公立即出兵,讨伐觊觎晋国霸主之位的齐国,援救鲁、卫两盟国,同时再给野心勃勃、狂妄自大的齐顷公一个深刻的教训。

晋景公之前之所以一再忍让、迁就齐顷公的轻狂挑衅和冒犯举动,就是想维持‘晋、齐联盟’的稳定,以便腾出手来对付更大的威胁——楚国、秦国。但晋景公想息事宁人、安抚齐国,可齐顷公却得寸进尺、目中无人,总想着要从晋国手中夺取、至少是分享一部分诸侯霸主地位;因此,即使曾被晋景公出兵教训过、并留下了‘缯之盟’的糗事,可齐顷公依旧不肯收敛,屡次兴兵挑衅晋国的霸主之位,这就让晋景公也无法再忍下去了。

在郤克的口中,晋景公得知齐国又一次撕毁了和晋国的盟约,并和楚国再次私下里结盟,兴兵讨伐晋国的盟友鲁、卫两国;因此,晋景公也是怒火万丈,觉得是时候出兵给狂妄自大齐顷公来一个教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晋景公立即同意了郤克的请求,决定出兵教训几次三番冒犯晋国霸权的齐国;为了马到成功,一举打败齐国,晋景公还批准郤克可以动用晋国三军的七百辆兵车出征,并联合其他盟友军队共同征讨齐国。

得到了晋景公批准出兵伐齐、并可以调动七百辆兵车的命令后,郤克当即郑重其事地向晋景公拜伏请奏说:

“七百辆兵车的数量,是我们晋国当年在城濮之战与楚军作战时的出兵军额;当时,幸赖有先君文公的英明果毅,以及先大夫们的勇猛和敏捷,这才有了我们晋国在城濮的最终胜利。臣克和先大夫们比起来,连给他们做仆役的资格都不够,怎么敢和他们比肩统帅军队的才能呢?请国君赐予臣八百辆兵车,以壮我军军威!”

晋景公同意了郤克的请求,增加一百辆兵车给他,让郤克带着八百辆兵车的庞大军队去征讨齐国。

因此,晋国此次出兵伐齐的军队规模,是前所未有八百辆兵车;加上其他后勤辅助人员,晋军伐齐的军队合计大约在六万人左右;而在生产力并不发达的春秋时期,六万人的军队已经是极其庞大的规模了(可这还不算晋国出兵人数最多的一次战争;十年后,晋景公之子晋厉公率诸侯联军出兵伐秦的‘麻隧之战’,晋国以及联军一共有军队十二万人,在春秋时期简直是空前绝后、无人能及)。

得到国君授予的军事指挥权后,郤克领受君命,以晋国中军将兼执政大夫的身份亲率大军出征。而六卿之中的上军佐士燮、下军将栾书则分别统领晋国上、下两军随同出征;中军佐荀首、上军将荀庚、下军佐赵同留守国内;另外,晋国韩氏的家主韩厥做为大军的军司马一同出征,负责全军的军纪;晋国的附庸白狄也派出军队随同晋军作战;来晋国求援的鲁国使者叔许(臧宣叔)则为全军出兵的向导。

郤克出兵的消息传出来后,当年曾和郤克一起出使齐国、被齐顷公羞辱过的鲁国大夫季孙行父也主动带着季氏的私兵前来参与联军的伐齐行动;而季孙行父此举就是想和郤克、孙良夫这两个当年的老熟人一起,抓住这次出兵伐齐的机会,给当年慢待、侮辱过自己的齐顷公一个深刻教训,一雪前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定王十八年(前589年)六月,在鲁国大夫叔许的引导下,郤克率领着晋、鲁联军抵达了卫国境内,并然后会合了留守在新筑的石稷、宁相、向禽三人所带领的卫军,继续浩浩荡荡地前行,寻求和齐军进行野外决战。

就在进军的途中,晋军中有某位高级军官犯了军法,将要被主管军法的司马韩厥依律执行军纪、公开在军营中斩杀;主帅郤克听说此事后,就立即驱车赶往刑场,想要劝阻韩厥刀下留人(也许,这个犯法军官和郤克有交情,甚至就是郤氏的族人);但郤克赶到现场的时候,人已经伏法被杀了。

于是,郤克马上改变了主意,命人把罪人的尸体摆到军营中示众,并向全军解释说司马(韩厥)执行军法是奉了自己的命令,大家一定要严守军纪、不得违反,否则军法无情。

郤克此举意在分担军队中的其他将领对韩厥‘冷酷无情、执法严苛’的指责,以减轻韩厥的压力,凝聚晋军的军心士气;郤克这样的表态,和‘邲之战’之前,晋军将佐不和、内部矛盾重重、彼此勾心斗角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郤克吸取了当初荀林父和先榖彼此不和、导致晋军在‘邲之战’中遭到失败的惨痛教训,在此次出兵中时刻注意维护军中的团结,严明军纪,做到令行禁止、法不容情。而因为郤克的严明号令和韩厥的整肃军纪,晋军在出征之后整齐肃穆、上下齐心,虽然还没和齐军正式开战,但作战后取得最终的胜利,已经是大概率的事情了。

得知晋国居然发动了国内一半以上的军力(八百辆兵车的庞大阵容)前来援救鲁、卫两国,还在围困鲁国巢丘的齐顷公胆战心惊、焦虑不安;虽然齐顷公口里喊着不怕晋军前来,正好可以打一架,其实他心中早就慌得不得了了;于是,齐顷公马上命齐军从鲁国境内撤退,返回国内,等找好的帮手——楚军北上前来施以援手后,再和晋军决一胜负。

逼迫齐军主动撤退、将鲁国的危机解除之后,郤克还是不肯罢休,带着联军在撤退的齐军后面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了齐顷公暂时驻兵的卫国莘地(今山东莘县)。六月十六,齐顷公为了避开晋军的追击,又退兵至靡笄山(山东济南千佛山)下,但郤克依旧不依不饶,再次率军尾追而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郤克带领晋、鲁、卫三国联军跟在屁股后面紧追不舍、步步紧逼,齐顷公这个时候也有些冒火了——本来自己以诸侯国君之尊,主动向郤克这个外臣示弱,已经率军避风头几次退却了,算是给足了晋国的面子了;齐顷公认为大家不如各自退一步,就此罢兵算了。

可郤克这家伙居然不依不饶,一定要追着自己的屁股后头打,简直是狂妄不臣、无礼至极(齐顷公可不知道,当年自己为了讨母亲欢心,在严肃的朝堂上给身为使者的郤克等人来了那么一出好戏,给身体残疾的郤克造成的内心伤害有多深)。

于是,身为诸侯大国齐国的国君,第一代诸侯霸主齐桓公的孙子(齐顷公之父齐惠公是齐桓公的儿子),身上总有先君桓公所遗传下来的三分豪气、两分霸气、一分傲气性格的齐顷公决定——寡人不撤军了,就在这里和尾追而来的晋军(联军)进行会战,也让自诩‘第二代诸侯霸主’的晋国军队看一看,当年的‘第一代诸侯霸主’齐国的军队,也不是白给的!

齐顷公自即位以后,就始终对晋国的霸主地位不服气,认为要不是当年祖父齐桓公去世以后,老爹和叔伯大爷堂兄们(即包括齐顷公之父齐惠公在内的齐桓公诸子孙们)内讧争夺君位、大打出手,导致齐国政局不稳、国势中衰的话,‘诸侯霸主’的称号,怎么会让晋国给捡了便宜去呢。

因此,齐顷公肚子里早就憋着一股气,要和晋国好好地比划一番,看看两代诸侯霸主之间的较量,究竟胜负在谁。

因此,就在郤克率军再追到靡笄山下的当天,在山前扎营的齐顷公便专门遣使者前往晋、卫、鲁联军的大营,向联军主帅、晋国中军将郤克送交了以齐顷公的名义发出的挑战书,信中说:

“大夫您率领晋侯的军队,千里迢迢地来到了这里,寡人不德,将率领我齐国数量不多的疲惫军队,在明天早上和贵军相会。”

对齐顷公发来的挑战书,郤克求之不得,于是痛快地回复齐国使者(以及所代表的齐顷公)说:

“我们晋国和鲁、卫两国都是兄弟之国(晋、鲁、卫三国同为周文王、周武王的后裔,都属于姬姓之国);之前,两国曾经派使者来向我们寡君求援,很是为难地说:‘大国(指齐国)的军队,朝夕在我们的土地上发泄心中的愤怒,我们无法躲避,只能请晋国出面,为我们向大国解释。’我们寡君心怀同宗,不忍心看到鲁、卫两国遭受这样的难处,所以才派下臣们前来,向君上您恭敬地请求——不要再为难鲁、卫两国了。下臣们到来之前,我们寡君就曾有交待,说:‘不要长久地留在大国的疆域’,我们身为臣子的,不敢有辱寡君之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齐国使者返回齐军大营后,将郤克的回复奏报给齐顷公,齐顷公恼羞成怒,立即再次遣使去联军军营,补充回复说:

“大夫们的请求,就是寡人的意愿!即使你们不赞同寡人之前的意见(指次日会战),明天我们两军也一定要相见(就是说谁也别装怂,战场上见高低吧)!”

而就在齐顷公的使者第二次出使联军军营的同时,齐国大夫高固(当初代表齐顷公参加‘断道之盟’,但半路逃跑回国的齐国使者)在齐顷公的默许(和唆使)之下,单独一个人(没有驾车,也没带助手)前去偷袭联军的军营,以显示齐军的威势和自己的勇武。

高固偷偷接近了联军大营之后,趁守卫不备突然冲进了大营中,并没有使用武器,而是随意捡拾起地上的石块,砸伤了营中的很多联军士卒;随后,高固又生擒了一名被石头砸伤的晋军士兵,再夺取了联军营中的一辆兵车,这才夹着俘虏、驾着兵车,飞驰回齐军大营。

胜利返回军营之后,高固兴高采烈地把俘虏和兵车停在了齐军军营中的桑树下,还得意洋洋地向其他齐军士卒们炫耀说:

“想要当勇士的人,快来我这里买我多余的勇气!”

其实,高固之所以能轻易地就突破联军的防卫、杀入联军的大营,并且在取得一定战果后从联军大营中全身而退,这一切都是联军主帅郤克在战前故意向齐军示弱,以麻痹齐国君臣的警惕心,这才让高固逞了一把英雄。

就在高固刚刚返回齐军大营之后,早有准备的郤克便命令联军立即转移,将大营从靡笄山下移往鞌地(今济南长清区马山镇)驻扎,准备以逸待劳,在此等候骄横自大的齐军接下来的进攻。

而齐顷公得知联军在高固的‘单人挑营’下“主动退却”的消息后,更是认为联军军心不齐、郤克也不敢轻易和自己接战,以免重蹈当年‘邲之战’的失败覆辙;因此,齐顷公更加坚定了要和晋军为首的联军在战场上一决雌雄的意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得知晋军‘退却’消息后的齐顷公马上命令在靡笄山下扎营的齐军不要休息,全军连夜追击,一定要赶上并将以晋军为首的联军消灭在‘慌忙撤退’的过程中。

周定王十八年(前589年)六月十七清晨,在经过了一整夜的急行军之后,火急火燎的齐顷公终于率领齐军追上了在鞌地扎营的晋、鲁、卫、狄联军;当天色刚刚微明的时候,两军已经在鞌地排列好了整齐的军阵,即将展开关系到晋、齐两国‘霸主之位’归属的决定性大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