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赵孟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近日,央视曝光安徽滁州“滁河水体污染事件”引起高度关注。而面对记者提出水质是否需要进行检测时,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党组书记、局长窦平反问,“喝茅台也能喝死人,需要对茅台进行毒性分析吗?”全椒县水利局党组成员杨俊则表示,自己还有两个月即退休,“我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

这些“惊人之语”旋即引发更大的舆论批评。2024年5月29日,全椒县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窦平、杨俊和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杨仁义三人均被免职。这份及时发布的通报又让一些网民拍手称快。

界面新闻梳理相关法律法规发现,免职并不具有处分性质,通常只是公职人员职务变动时的正常组织安排。此前一些因意外事件被免职的官员,在经过晋升限制期后,低调复出甚至提拔的现象并不罕见。

《公务员法》规定,对公务员的处分包括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六种方式。中共中央印发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对党员的纪律处分种类包括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五种方式。可见,在管理党员干部的国家法律和党内法规中,免职均不属于处分的方式。

那么,公职人员在什么情形下应该被免职呢?

2019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了修订后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一般应当免去现职的情形有八种:(一)达到任职年龄界限或者退休年龄界限的;(二)受到责任追究应当免职的;(三)不适宜担任现职应当免职的;(四)因违纪违法应当免职的;(五)辞职或者调出的;(六)非组织选派,个人申请离职学习期限超过一年的;(七)因健康原因,无法正常履行工作职责一年以上的;(八)因工作需要或者其他原因应当免去现职的。

这意味着,免职更多时候是因正常工作变动而做出的组织安排。与惩戒有关的免职包括前述第二、第四两种情形,但在这两种情形下, 免职应被视为因不当行为而承担的责任后果,而非事先的处罚措施。

如何看待免职的性质?除了通常情况下的正常职务变动安排,免职有时候也被作为一种组织处理措施。所谓组织处理,即中国共产党内部对领导干部采取的一种管理和监督措施,这种处理方式侧重于通过调整或限制其岗位、职务、职级等,以达到教育干部、管理干部的目的。

根据中共中央制定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对党的领导干部的问责,依据危害程度分为通报、诫勉、组织调整或者组织处理、纪律处分四种方式。免职属于“组织调整或者组织处理”的一种具体措施。

2021年,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制定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处理规定(试行)》(下称《规定》),是第一部专门就组织处理作出全面规定的党内法规。《规定》明确,对违规违纪违法、失职失责失范的领导干部,党组织处理措施包括停职检查、调整职务、责令辞职、免职、降职。

《规定》明确要求,受到责令辞职、免职处理的,1年内不得安排领导职务,2年内不得担任高于原职务层次的领导职务或者晋升职级。受到责令辞职、免职、降职处理的,只写评语不确定等次。

但《规定》也明确,“对受到责令辞职、免职处理的领导干部,可以根据工作需要以及本人特长,安排适当工作任务。” 可见,相对法律处分和党内纪律处分,组织处理要轻很多,且给被免职官员复出留有机会。

在《规定》出台之前,因意外事件被迅速免职的官员,在一段时间后复出的案例并不罕见。复出后虽然很难官复原职,但因级别并未被降,往往会平调到其他岗位,仍有擢升的可能。

2003年因“非典”被免职的北京市长孟学农、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两人后来均复出,目前都已平安退休。2010年,因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被免职的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次年即复出,分别出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和抚州市公路局局长。这二人的复出在当时都引发了舆论的持续热议。

此次被免职的三位官员可能面临什么结局?一位体制内人士向界面新闻分析,因工作失误或违法违纪被免职后,往往会受到一定的晋升限制,并且在政治信誉上受损,这些因素都会严重影响他们未来在体制内的发展。但如果仅因不当言论被免职,后续不涉及违法违纪问题,仍有可能复出甚至擢升。

公开信息显示,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党组书记、局长窦平出生于1975年,今年49岁。前述体制内人士人表示,49岁担任县级单位局长这一职务,从晋升“节奏”来看相对正常,但如果有更大的抱负则“稍慢了点”。经过2年的免职晋升限制后,仍拥有提拔的窗口期。相比之下,现年53岁的杨仁义,因年龄所限,仕途前景则要黯淡许多。对于声称“即将退休不好多问”的杨俊,由于已近60岁,几乎没有晋升空间。不过,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处理措施,他的级别和退休待遇应该不会变化。

该人士说,虽然窦平和杨仁义理论上存在复出或重新被任用的可能性,但这通常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并且需要遵循严格的考核和选拔标准,同时组织上也会考虑公众和舆论的接受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