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2》里这一幕又暖,看了又伤感无比。

范思辙一直的心愿是和父亲范建一起推牌九,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范建从敷衍和范思辙推牌九到希望和儿子一直打下去,不要停。

他拿了一摞的银票,只想让范思辙高兴,不想经受离别之苦,舍不得他走,又羞于表达。

范思辙之前去北齐是为了躲避祸端不得不走,这次去北齐完全可以选择不去。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即使他们眼中含泪,心中有太多的不舍,依然尊重范思辙的决定。

他们希望范思辙追逐自己的梦想,愿意放手。

如同龙应台所写:我慢慢的,慢慢的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的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段,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01

范思辙终于觉醒,知道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不再活在别人的眼里。

他为自己而活,不是谁的儿子,也不是谁的弟弟,只做他自己。

范思辙虽然是个大少爷,看起来强悍无比,但是内心自卑,没有底气。

范建管理户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范闲优秀出众,范若若才气逼人又懂事,只有他浑浑噩噩,没有存在感。

范思辙敬佩范建的能力又苦于自己碌碌无为,在他面前又没有拿出手的优点。

他想挣很多的钱,在范建的面前能够挺直腰杆,以他为豪。

范思辙只在乎父亲对自己的看法,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追求什么。

他挣钱只想讨好父亲,刷存在感,内心的小孩没有被满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范思辙对赚钱非常有天赋。

范闲的库债让他联想到去北齐可以施展拳脚,规划商业蓝图。

北齐的国运攥在他手里,他想为百姓做点实事,实现自我价值。

他完全可以在家里当一个啥也不用操心的小少爷,吃喝不愁,又有父母庇护,有哥哥姐姐保护,少吃很多苦头。

他不愿意做谁的谁,只想做自己,更不惧别人的眼光。

范思辙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并愿意付诸行动,哪怕未来的路很辛苦。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坚定自己的目标,为自己而活。

他认知觉醒,之前没有养育好内心的小孩也被自己治愈。

我们终其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为自己而活。

范思辙下线,作为观众真舍不得他走,但是又为他找到人生的目标而高兴。

我是四月海豚,关于范思辙,你们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图源自网络,侵删。

原创不易,如果你们喜欢,请点赞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