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红“王妈”所在公司武汉荒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荒野文化”)因“大小周、自备电脑、近两年社保人数为0”等问题引发大量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网红“王妈”的短视频截图

5月26日,该公司曾发微博回应此事,但相关争议一直未平息。28日,该公司再次发布声明,解释澄清近期的争议问题及改进措施,并向员工、网友和粉丝道歉。

多名MCN公司的主播、运营、编导等员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行业内单休和调休较为普遍。有编导表示,每天晚上十二点直播结束后,还要对当日直播进行复盘,这导致自己作息很不规律。

有律师表示,大小周或弹性工时不是逃避加班费的手段,只要超出劳动法规定的工时,就应该支付加班费。

从业者:

行业内单休和加班较为普遍

5月28日,网红“王妈”所在公司荒野文化发表声明称,自即日起取消大小周实行双休,提高员工加班待遇。评论区里不少人提到,MCN公司单休或者大小周非常普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荒野文化发布致歉及改进情况说明

前程无忧发布的《2024职场人理想休假调查》数据显示,周末双休落实率不足70%。

在北京做过多年电商主播的辰宇告诉红星新闻,他当时是每月休息四天,每天工作时间是下午2点到晚上12点,直播则是下午6点到11点。团队都是围绕他这个主播来工作,所以团队中的大部分同事作息时间都和他保持一致,只有商务等岗位为匹配客户时间会执行正常上下班时间。

“基本都是单休,听到哪家公司双休,我们都会感慨一句厉害了,这公司真牛。”辰宇说。

辰宇介绍,一旦遇到“6·18”等促销活动,他们会全员取消休息,从5月下旬“6·18”活动启动一直工作到6月18日,这期间直播会增加到两场,上班时间也会提前到上午。等到“6·18”活动结束,才会全员放假休息三四天。

有主播表示,自己工作时间是早10点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每月休息两天,最长曾因为一个脚本撰写拍摄连续工作两天一夜。

小李在某头部电商直播平台担任短视频编导,上班时间是下午2点到晚上10点,她和北京的同事都是双休,杭州同事则是单休,“杭州同行基本都单休”。

小李负责账号的直播时间是下午5点到晚上12点,但其工作并不需要和直播完全绑定,只需拍摄一些直播中的商品视频并剪辑发布,如果能提前完成也可以在晚上10点前下班,不需要打卡。

“直播结束后,所有人都需一起开复盘会。我虽然下班回家了,但还是要线上参会复盘。有时直播出现一些问题,拖延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我可能要等到一点开会,开完就两点了。”小李称,这个作息让她生活很不规律。

一名短视频公司的制片称,项目多时,他们加班非常普遍,不同工种会在项目进展到自己负责的阶段时加班。“比如初期导演磕脚本加班,前期制片找场地道具堪景加班,摄制时执行加班,拍完后期加班”。

红星新闻以电商运营等岗位在招聘平台搜索,发现大量MCN公司在岗位描述中提到,“此岗位单休或大小周,介意勿扰”,其中不乏无忧传媒、交个朋友等知名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某岗位介绍中明确标注“大小周”

5月29日,红星新闻在招聘平台上看到,荒野文化在六个岗位招聘信息中均明确双休。

MCN发展迅猛

员工称内卷严重 保障不足

克劳锐发布《2024克劳锐中国内容机构(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报告显示,2023年中国MCN机构的注册公司数量超2.54万家。

艾瑞咨询与天下秀联合发布的《2023年中国红人新经济行业发展报告》中预测,2025年,我国红人新经济关联产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8万亿。其中还提到,互联网技术的快速迭代促使红人新经济生态蓬勃发展,涌现了大量短视频、直播等内容平台和MCN等服务类机构,直接和间接创造了包含红人、运营、策划、交易等产业链上下游的多种就业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3年中国MCN机构的注册公司数量超2.54万家,资料图/视觉中国

网红“王妈”所在公司的短剧赛道,近两年同样发展迅速。猎聘大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1月至3月中旬,短剧相关行业的新发职位较去年同期呈现上升趋势,平均招聘年薪为17万元,较去年同期略有提升,但年薪10万元以下的职位占比约1/3。

荒野文化在道歉声明中提到,“团队自组建以来,大家只顾低头一路狂奔,这样的奔跑看似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却在不知不觉间忽略了对员工情感诉求的关注。”

行业迅速发展,但员工权益保障不足的现象在行业内并不少见。

多名主播告诉红星新闻,主播与企业签订的是经纪合约,收入按照直播收益分成,企业并不会给他们缴纳五险一金,双方也不存在劳动关系。一名离开杭州回到老家的电商主播表示,做主播压力很大也没有太多保障,新主播很多随时可以被取代,一旦业绩不好主播就得重新找工作。

短视频编导小李说,他发现很多同事是降薪来到这家公司,因为收入构成是底薪+分成、奖金等,HR会给大家描述一个非常高的年薪,并压低底薪,但实际上那个年薪很难达成。

小李介绍,他们的奖金会与直播间销售成绩直接相关,但奖金分配到他们短视频运营部门,还要看爆款内容数量来分配给每个人,所以和每个同事之间都有竞争关系,要相互内卷。

主播辰宇则认为,这行有其特殊性,单纯称之为加班和内卷并不准确。“每一个人的收入跟直播成果直接相关,大家都是很主动自发地去投入。”

律师说法:

弹性工时不是不给加班费的理由

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晶认为,不能单纯的从单休、大小周和弹性工时来确定是否需要支付加班费,而要看实际工作时长。根据《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只要不超过这个时间,单休或者大小周也不会被认定加班,但超过这一时间,劳动者可以主张加班费,获得赔偿。

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

李晶也提到,弹性工作制下,劳动者的实际工作时间不易计算,需根据劳动者的实际工作时间来确认,通常依赖于考勤记录、工作记录等证据。

劳动者在主张加班费时,劳动者应承担举证责任,应当提供充分的证据,如考勤记录、工作记录等,证明加班事实的存在。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劳动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姚均昌律师提到,除非是在劳动局进行不定时工时的备案,不然弹性工时无非就是上下班时间一到两小时的弹性,并不影响加班认定。即使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弹性工时、周末上班,只要超出劳动法工作时长的限制,都会被认定为加班。

红星新闻记者 付垚 实习记者 刘亚洲

编辑郭宇 责编 魏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