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在法国戴高乐机场,一位滞留了18年的流浪汉终于重获了自由。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当他离开机场时,身价竟已经高达数十万。

他是谁?又是为何会被困在机场?这18年他都做了些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信源来自官方媒体【中国经济网】【光明网】等(链接附在文章末尾)。为提升文章可读性,细节可能存在润色,请理智阅读,仅供参考!

钱包被偷意外滞留

1988年的一天,法国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里,一个行色匆匆的中年人急急忙忙地跑到值班人员那里,神情焦虑地表示:

"我的包丢了!里面装着所有的证件和钱财,现在全都不见了!"

原来,这名中年人叫梅安·卡里米·纳瑟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原本出身于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一个富裕家庭,自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在英国深造期间,他更是发觉到伊朗在伊斯兰教的执掌下存在极大的问题。

他渴望伊朗能够像西方那样,拥有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和现代民主制度。

然而,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后,新上台的政权推行一系列回归伊斯兰原教旨的法令,严格限制了人民的自由权利,这让纳瑟里深感失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纳瑟里公开发表了一些批评革命政权的言论,结果很快就被当局以反革命分子治罪。

为了躲避,他不得不离开伊朗,前往海外流亡。

经过一番辗转流离,纳瑟里来到了法国,他本打算乘机前往英国。

然而,没成想就在登机前刻,他的包竟然被偷了。

机场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立即展开了调查,但在这样一个人潮汹涌的大型机场,要找到小偷的下落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终警方只能勉强为纳瑟里记录了一个案例,却无法作出任何其他指示。

按照法国政府的规定,他只能被暂时扣留在机场的特殊区域内,等待被遣返回伊朗老家。

刚开始,纳瑟里以为只是暂时的一个遭遇,很快就能重新拿到证件,继续自己的旅程。

可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

没有身份证明,法国不能让他入境;而被困在机场,又无从着手重新申请。

生活费用所剩无几的纳瑟里不得不在机场内打些零工,靠着微薄的收入维持基本的吃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机场“钉子户”的日常

最初的几年,纳瑟里主要是做一些简单的体力活计。

每天当机场的第一批工人到岗时,他就会主动加入到清扫大厅、清洁洗手间的队伍中。

尽管操作生涩,但他总是卯足了劲,努力将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等到机场里渐渐有了旅客,纳瑟里随即又会加入到搬运行李的工作中。

虽然这项工作对于他这个中年人来说有些吃力,但为了赚取那微薄的工钱,他从不曾喊苦喊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时,纳瑟里还会帮助旅客引导方向。

他熟记了机场每一个出入口的位置,对航班的起降时刻了如指掌。

凭着这份"地理优势",他总能第一时间为迷路的旅客指明去向。

随着时间的推移,纳瑟里又在机场里凭借自己的智慧开拓出了新的事业版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次,他发现一个角落里堆满了报纸和杂志,竟然无人处理。

于是,纳瑟里就主动将它们分门别类地整理出来,然后摆放到各个适合的区域。

旅客们无聊时,就可以翻阅这些资料打发时间。

不知从何时起,很多人都习惯把纳瑟里当成导游一般,向他请教机场各处设施的方位。

纳瑟里也会热情回答,讲解每一个角落的分布和使用方法,别具一番风趣。

久而久之,"机场里的纳瑟里导游"这个外号在旅客中也广为流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渐渐的纳瑟里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家,他对这里的环境了如指掌,反而比许多工作人员更加熟悉。

他知道每一个遗落物品最可能出现的位置,也记得清楚哪些旅客会在哪个角落打盹小憩。

工作人员常常会先问他,再确定遗失物品的方位。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18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偶然致富

直到2003年,一名名叫克里斯蒂安·加米讷的法国制片人无意中在戴高乐机场遇到了纳瑟里。

当他了解到纳瑟里的经历后深有感触,决定将这个励志故事搬上大银幕。

制片人亲自多次采访纳瑟里,详细记录下他在机场中的生存历程和内心独白。

编剧们则根据这些素材,创作出了一个温情脉脉、传递人性光辉的剧本。

2004年,这部取名为《幸福终点站》的电影如期上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幸福终点站》男女主,原型为纳瑟里和爱人

这部电影上映后迅速引起了热烈反响,纳瑟里卓越的品行和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也因此广为人知。

电影的成功也让制片方意识到,纳瑟里这个故事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商业和社会价值。

为了表达对这名"住机场人"的尊重和感激之情,他们主动将版权费的25%,共计25万美元的分成权利赠予了纳瑟里本人。

这笔25万美元的版权费无疑是纳瑟里在这17年间收获的最大的一笔收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期以来,他只能靠打零工、慈善捐助和捡拾遗落物品勉强维持温饱。

而突如其来的这笔巨款,足以让他从此彻底摆脱贫困,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

获知这个好消息后,纳瑟里的第一反应是彻底地被震撼住了。

然而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如何去合理分配和利用这笔收入。

最终纳瑟里决定,先用其中的一部分钱为自己在机场外租赁一处小公寓,解决长期流离无家的困扰。

剩余的一大部分,则全部捐赠给当地一家慈善机构,用于资助那些和他一样处境艰难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拒绝离开

尽管获得了25万美元的版权费,让纳瑟里有机会彻底摆脱贫困,重新开启安稳的生活,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最终还是拒绝了离开机场的机会。

对于在机场度过17载的纳瑟里而言,这座看似寂寥无情的航站楼,早已成为他心中唯一的"家园"。

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与这个曾经陌生的空间,产生了无法割舍的精神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外界给予他了重新选择人生道路的大好机会,但内心深处,纳瑟里仍旧渴望能够长久地停留在这个熟悉的环境中。

因此,在获得版权费后的一段时间里,纳瑟里依然选择继续"驻扎"在机场的角落。

只不过与过去相比,他终于可以租赁一间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不用再流离于大厅和走廊之间。

白天,他仍然会像往常一样,尽自己所能为机场出份力,做一些搬运和引导的工作。

晚上,则会返回自己的小窝,安享属于"机场居民"的那份宁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不过这一切都在2006年变得不一样了。

那年,纳瑟里感染了一种足以威胁生命的疾病,被迫转移到法国一家医院治疗。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近一个月的救治,纳瑟里很快就从病痛中恢复过来。

但医生们还是郑重地告诫他,长期居住在机场这种相对封闭空间,对健康是极大的隐患。

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纳瑟里不得不暂时离开这个"家园",迁徙到户外的环境生活。

尽管早已习惯了漂泊的生活,但纳瑟里仍旧无法割舍与这座机场之间数年的渊源。

在真正告别那个曾经遮风避雨的"容身之所"时,他百感交集,既有不舍,又有一丝庆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状

如今,这位曾被剥夺一切却从未放弃理想的"机场难民"已经78岁高龄,过着安稳的晚年生活。

当地政府为他安排了一套简单但舒适的公寓,并资助了他的生活费用。

虽然生活环境与他在伊朗时期的富裕背景相去甚远,但对于这位经历过人生最低谷的老者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赐。

只不过纳瑟里最大的遗憾就是再也无法回到家乡伊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如今伊朗的政治环境有所开放,但他仍担心自己的安全,不愿承担任何风险。

不过,纳瑟里表示,只要伊朗摆脱极端教义的控制,真正实现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民主,他就会重返故土,哪怕只是最后一次。

如今的纳瑟里,尽管生活过得清贫简单,却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

他渴望有朝一日能够重返自由民主的伊朗,与家人团聚,并见证故国的蓬勃发展。

对这位曾几度身陷绝境的自由斗士而言,这就是他余生最大的梦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