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安徽日报报道,5月28日下午,省委书记韩俊主持召开省委专题会议,听取我省滁河水质污染事件调查及处置情况的汇报,部署安排污染治理和追责问责工作。省长王清宪,省领导丁向群、费高云、张韵声、孙勇出席会议。

会议指出,这起滁河水质污染事件,是一起重大的生态环境损害事件,后果十分严重,性质十分恶劣。此次污染事件的原因并不复杂,但处置过程拖延拖沓,造成严重后果。此次事件本可避免,但一些干部在处置过程中心存侥幸、乱作为,面对问题遮遮掩掩,总想蒙混过关,造成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个别干部面对媒体采访时信口开河,造成不良影响。这起事件反映出少数党员干部政治站位不高,作风不严不实,程序意识、法治意识淡薄。要深刻汲取这次污染事件的教训,坚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真正以“时时放心不下”的责任感,全面评估事件过程,把水体污染治理工作落细落实落到位,确保水质稳定达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前,“安徽滁河水体污染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安徽省委对此高度重视,责成省政府、省纪委监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滁河水体污染事件进行彻查。初步查明,5月7日,全椒县富信石油助剂有限公司原料仓库发生火灾,造成甘油、糖蜜和危化品粗甲醇等混合物经地表径流进入附近的沟渠和管网。

事件发生后,安徽省、滁州市迅速采取措施进行处置,封堵相关污染水体,密切监测水质变化,邀请省内外专家研究制订修复方案。同时,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全椒县开展全面调查。目前,全椒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已被免职,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

水环境生态是环保督察的重点

近期,第三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集中通报一批典型案例,本次通报案例涉及上海、浙江、江西、湖北、湖南、重庆、云南7省市多重生态问题,其中7个公开通报的案例中,5个事关水污染,主要问题在于生活污水、生产废水直排,河湖、海洋生态保护不力等。例如:江西省鄱阳湖保护修复不力,湖内5头江豚死于渔网或渔网线缠绕,放任油污污染周边湖面;湖北污水直排,洪湖沉水植物几乎消亡;湖南省洞庭湖湿地生态破坏问题突出;重庆违法建设码头,乱占滥用,生产废水直排长江一级支流等。

除了水污染案例外,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还通报了一些水资源保护不力案例。今年5月,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通报典型案例时指出,荆州市和有关部门对洪湖生态保护治理有畏难情绪,决心不够,不碰硬、慢作为,流域规划统筹不力,推动落实洪湖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主要措施不到位。洪湖水环境质量下降和生态退化问题突出。自2017年4月以来,八年间中央环保督察组4次向湖北指出洪湖水问题,但洪湖水质恶化的趋势并未遏制。2012年以来,洪湖水质持续恶化,2021年至今一直为Ⅴ类。

水体污染事件屡见不鲜

2023年4月,事发高安!工厂污水流入农田被投诉。江西省方品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于2012年在高安市独城镇鹿江村设厂。10多年来,因未按环境影响评价及审批要求落实污染防治设施,该厂污水排入农田、鱼塘等违法行为多次被下达责令停产整治决定书,甚至被要求关闭。因其对周边环境造成影响,村民苦其久矣,纷纷搬离。

2021年12月,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黑龙江发现,2018年,何家沟、松浦支渠入江段被认定为黑臭水体,地方经治理于2020年底上报实现销号,但由于工作不实、措施不力,不到半年即返黑返臭。此次督察发现,何家沟入江段为轻度黑臭,松浦支渠入江段为重度黑臭。事后给予时任哈尔滨市政府副市长智大勇等51名干党纪政务处分。

2021年4月,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安徽固镇经济开发区开展督察发现,固镇县发展理念存在明显偏差,生态环境保护责任缺失,不顾环境承载力,盲目上马工业项目,固镇经济开发区环境污染问题突出,督察前期摸排发现,固镇经济开发区及其周边农田内存在多个污水渗坑,对其中一个采样监测显示,化学需氧量浓度达9940毫克/升,氨氮浓度为448毫克/升,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496倍、447倍。

2021年4月,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铁岭市进行现场督察发现,铁岭市凡河新区污水管网破损严重,污水处理厂建成近十年没能正常运行,大量生活污水长期直排,造成凡河水质严重恶化;部分污水渗漏进入地下水,导致凡河新区地下水严重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