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璟璟

5月23日,长江下游左岸一级支流滁河南京浦口段出现大量死鱼死虾,引发关注。事发后,安徽省政府、省纪委监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滁河水体污染事件进行彻查。初步查明,这一事件是由于全椒经开区的滁州富信石油助剂有限公司原料仓库发生火灾,部分污染水体外泄,导致滁河部分鱼虾死亡。据悉,联合调查组已进驻全椒县开展全面调查。目前,全椒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已被免职,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央视)

一步错,步步错。层层失守,覆水难收。发酵数日之后,滁河水质污染事件调查结果公布。在官方通报中,将之定性为“重大生态环境损害事件”,足可见其性质之恶劣、后果之严重。事后复盘,此事的来龙去脉可谓一目了然。几个关键环节想当然地“盲目决策”,犯下了致命错误、导致了灾难性后果。如果说,“意外”与“人祸”,共同造成了这场环境灾害。那么,在面对民众和媒体追问时,当地官员的胡话连篇,无疑就是舆论场内的次生灾害了。

受访者雷语频出,采访者实录照播。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堪称大型翻车现场。在这场牵动人心的、万分紧急的水污染事件发生后,某些职能部门负责人,在面对媒体镜头时,并没有展现出应有的责任担当与专业公信,反而是信口雌黄,彻彻底底的自我放飞:有的干部一句“不知道”扛下所有,一问三不知、不知不为耻;有的干部直言“还有两个月就退休啦,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只管自己到岸下船,哪管身后污水滔天……言由心生,失言失态背后,大概率是失职失责。

在接受采访时,滁州市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局长窦某,更是大放厥词,“喝茅台也能喝死人。喝死人以后,需要对茅台做毒性分析吗?我认为没有必要。”这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奇葩言论,当真是把人雷得外焦里嫩。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胡言乱语,昏聩至极。事实上,梳理以往案例,基层官员面对媒体言辞不当引发舆情的不在少数,这俨然是个老大难的问题了。这看似是媒介素养不足,归根结底,或许还是业务能力、履职能力缺失。

以往,一些基层官员“被采访”的窘状,简直可以做个废话文学合集。官话套话打哈哈,无效沟通一大把。与之相较,此番全椒县一众官员的发声,倒算是放浪形骸、出言无忌,透出一股憨直的“真性情”。满嘴跑火车,破坏性极大。按理来说,水污染防治,乃属于专业领域的技术性事务而非那种大而化之的宏大课题,相关细分条块的职能官员理应是心中有数、有话可说的。想必,正是由于犯错在前、自知理亏,其在遭遇媒体逼问时,方才口不择言、失态失仪。

就造成大面积水质污染这种极端事故而言,话语层面的找补,当然于事无补。可即便如此,至少也不能破罐子破摔,以昏话谬论来火上浇油才是。同样是生态灾害,污水给流域生态造成的伤害,“胡话”给舆论生态造成的伤害,那份伤口上撒盐的锥心之痛,实在是不可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