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济观察网 宛安/文 5月27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首尔与韩国总统尹锡悦、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共同出席第九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因疫情、地缘政治和近年来“逆全球化”影响,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自2019年12月起一度中断,因而这也是时隔四年多以来的首次三国领导人会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5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中日韩合作机制建立25周年之际,时隔四年多再次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议具有重要意义,标志着三国合作的重启和再出发。

李强在领导人会议上就深化中日韩合作提出了五点建议,其中就包括“尽早恢复并完成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同日举办的第八届中日韩工商峰会上,中国贸促会会长任鸿斌也提出“推动重启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推进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

会后,三国领导人共同发表了《第九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下称《宣言》),《宣言》中提及“将继续就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进行讨论”。《宣言》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得到透明、顺畅、有效落实作为中日韩自贸协定基础的重要性,并表示将继续就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进行讨论,以期达成一个自由、公平、全面、高质量、互惠且具有自身价值的自贸协定。

设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构想最早于2002年在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上提出,2012年11月在柬埔寨金边召开的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正式启动谈判,但持续20余年、历经16轮谈判,中日韩自贸协定仍未落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天国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中日韩三国各自产业优势不同,在具体产业领域的贸易与投资自由化方面存在分歧。除此之外,政治地缘因素以及历史遗留等问题也影响着谈判进程。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张颖曾在《构建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必要政治条件分析》一文中指出,中日韩在漫长的谈判过程中也曾趋于达成共识,但最终使谈判搁置的往往并非经济因素,而是政治因素,这包括钓鱼岛问题、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中韩“萨德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美国对华发起战略竞争的新形势下,日本公开站在美国一方;日韩外交关系一度恶化等。

在 2019年的第16轮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中,三国一致认同在共同参与 RCEP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力争把中日韩自贸区打造成更高标准的“RCEP+”模式。不过,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过去4年半一度搁浅。2023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部长王毅在韩国釜山举行的第十次中日韩外长会上,又提出重启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

RCEP现有15个成员国,包括东盟10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5国。其中,中日韩三国的GDP及贸易额占RCEP的80%以上。RCEP是首个中日韩共同参与的区域贸易协定,其中在商品关税方面,各成员国91%的商品关税将取消,86%的中日贸易商品、83%的日韩贸易商品关税最终都将取消。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在2023年11月30日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方高度重视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RCEP的全面生效实施,为恢复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创造了积极条件。同时,束珏婷在发言中指出,中日韩三国产业关联度高、经济互补性强,中日韩自贸协定一旦达成,将在现有自贸合作基础上,推动三国进一步相互扩大市场开放、降低贸易壁垒、增进贸易投资、优化营商环境。

十几年来,中日韩三国贸易结构出现较大变化。中国在日韩对外贸易中的比重明显提升,而中国对日韩贸易的依存度则呈下降趋势。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日韩对中国外贸由过去的长期顺差转为逆差。其中,日本已连续3年出现贸易逆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今年1月发布的数据则显示,截至2023年11月,韩国对华贸易31年来首次出现逆差。

中日韩产业的竞争性和互补性对自由贸易协定的达成有显著影响。过去十几年来,中国相对日韩的比较优势在于农业和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日韩在新材料、存储芯片、化学制品等高新技术领域具有比较优势。不过,韩国贸易协会分析称,近年来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高端化,中韩在化学品、汽车、一般机械等高端技术产业和航空、医药等顶尖技术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双方在世界主要市场的出口竞争也在加剧。2018年至2020年,韩国对东盟的中高端技术产品出口年平均下降11.8%,中国则增加7.7%。

《日本经济新闻》28日报道,中日韩三国领导人重启自贸协定谈判,重点在于该协定在关税和规则方面能多大程度上超越RCEP的水平,该报道提及,RCEP并未取消对日本汽车和部分零部件的关税,若能将更多工业制品纳入关税取消范围,将为日本经济带来较大好处。

5月28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斋藤健在记者会上被问及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时回应,未来中日韩将在RCEP的基础上,加快三边自贸区的谈判。日本希望建立面向未来的经济环境,并在三国之间加强自由、公平的贸易和投资规则。同时,斋藤健再次要求中方撤销对日进口水产品管制。

李天国说,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包括了三个国家,而双边关系是三国合作的重要基础。中韩、中日、日韩等双边关系都会影响自由贸易协定的顺利签署。

在中韩贸易关系方面,李强在5月26日下午会见尹锡悦,双方提出将加快推进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深入推进中韩(长春)国际合作示范区建设,加强高端制造、新能源、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合作。2015年6月,中韩曾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李天国说,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将包括投资、服务贸易以及新兴产业的开放与合作,不仅有助于两国加快在金融、保险、教育、文化等领域的合作,也将有力地推动两国在高端制造业、新能源以及数字经济等领域的合作,推动中韩经贸关系向更深层次发展。

除重启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外,在经济合作和贸易方面,《宣言》还将致力于改革和加强世贸组织的所有职能,包括到2024年全面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正常运转;致力于保持市场开放、加强供应链合作、避免供应链中断;重申对加强清迈倡议多边化(CMIM)作为区域金融安全网的有效性的承诺和支持,并责成财长和央行行长探索更稳健的融资结构,并与东盟国家积极讨论各种可行方案;认识到落实《东盟与中日韩关于发展电动汽车生态系统的领导人声明》的重要性等。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宛安经济观察报记者

关注国际新闻 邮箱wanan @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