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通财经APP获悉,欧洲央行管委、法国央行行长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表示,不应排除在6月和7月的会议上降低借贷成本的可能性。这与那些对连续降息想法感到不安的官员的观点相左。

Villeroy表示,他倾向于在下个月“已成定局”的降息之后拥有“最大程度的选择权”。

他表示:“我有时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即我们应该在每季度更新经济预测时只降息一次,因此不包括7月份。如果我们是逐次会议决定且依赖数据,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就7月份政策做出承诺,而是让我们在时间和节奏上保持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多数政策制定者就6月降息达成了一致,但他们普遍不愿承诺更进一步降息,因为工资增长和服务业通胀变得棘手,中东紧张局势可能推高能源价格,而且美国降息计划被推迟。

不过,鹰派的德国央行行长Joachim Nagel周末表示,欧洲央行的第二次降息可能要等到9月份。

这种谨慎情绪在市场上也很明显。投资者本月削减对货币宽松政策的押注,目前仅完全定价2024年降息两次、每次降息25个基点,降息次数低于此前预期的三次。投资者还预期欧洲央行7月份按兵不动。

Villeroy表示,欧洲央行有“很大的空间”将利率降至中性水平,这一水平被认为处于2%到2.5%之间。市场目前预计五年后的终端利率约为 2.8%,Villeroy称这一预期“并非不合理”。

谈到美国政策如何影响欧洲央行的决定时,Villeroy表示,他和他的同事不会受到美联储的太多影响。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降息。

尽管美元兑欧元可能会走强,但Villeroy表示,这对通胀的传导作用将不到10%,事实上,美国收紧金融环境可能会抑制欧洲的通胀。

他认为,美国的预算赤字更令人担忧,因为它可能显著改变长期利率,既会收紧经济环境,又会加剧通胀。

Villeroy表示:“美国的财政政策是房间里的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