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注:素材来自身边生活,如有类似经历,纯属巧合,请理性阅读。】

卧床5年的母亲过世,三年没回来的哥哥跪在灵柩前捶胸顿足,哭着喊着要跟一起走。

大哥一口气没上来,身边的嫂子立刻拿出救心丸,塞到他嘴里,手在大哥背上往下捋。

老伴看不下去,跟大哥说:差不多得了,过期的救心丸就别吃了,三年不回来,现在哭喊这些,早干啥去了!

嫂子脸上挂不住,转身质问我:你们是怎么照顾娘的,我们不来,每月不也给500的呀?

屋子里的其他人都觉得嫂子在说笑,照顾一个卧床不起的病人,给500就觉得了不起啊。

有人看不下去怼了嫂子一句:你们有这心,早把老太太接回去,给你们1000好了。

哥嫂这般作戏不过是给活人看,而我和老伴照顾母亲5年,早已耗尽所有的苦和泪。

现在我只有身心俱疲,和不能言说的解脱。

看着哥嫂的表演,内心不觉想对我哥说:过期的孝心,早就不值钱了。

我是齐云芳,今年56岁,退休6年,每月有3800多退休金,独生女早已成家。

老伴比我大5岁,去年退休,每月有6800退休金,我们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母亲卧床5年,确实让老伴跟着受了不少折磨,这种来自亲人的彻骨伤害,让人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家就只有我和我哥两个孩子,父亲走得早,母亲一直跟我居住在一个社区。

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我和老伴带母亲去医院看病拿药,偶尔也会带她去做针灸按摩。

我退休后,想着母亲没有怎么出过远门,就询问母亲想不想去远方看看。

母亲点头说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不好意思跟我们子女提。

如今我问她了,她愿意出钱让我带她出去走走看看。

我把这件事跟我哥说了,我哥却直接回答我说,他没钱,所以也不管。

作为女儿,守在母亲身边,我知道自己受母亲恩惠很多。

从我女儿小时候,母亲帮忙带娃,父亲帮忙接送,我都记在心里。

我想带母亲出去转转,并没有想过让母亲出钱,而是想告诉哥哥一下而已。

可我哥却理解为,我告诉他就是跟他要经济上的援助。

我带着母亲在云南游玩三个月,感觉母亲非常开心和知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来后,母亲时常跟我提起在外面游玩的快乐,以及我们去过的地方,吃过的美食。

一年后,我还想带母亲出去玩,还没有出发,母亲就得脑梗,幸亏发现及时。

治疗后,母亲的命是保住了,却只能卧床不能自理了。

我哥从外地赶回来,不是问母亲的病如何,不是解决我们兄妹如何照顾母亲。

而是埋怨我不该带母亲出去游玩,还在外面玩那么长时间,把母亲的疾病归结是我的过错。

这让我非常委屈,母亲跟我出去游玩,从路费,到食宿,以及给我哥家寄当地土特产,皆是我出钱,母亲的钱,我让她留着。

母亲得脑梗和一年前游玩有啥关联,我哥不过是遇事指责习惯了,又不想承担责任和义务,就故意这样说我,这让我非常生气。

也许是因为突发疾病的缘故,也许是生病后,人的思维有了变化。

母亲对我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改变,不再是以前那种母慈子孝的温情场面。

而是只要母亲不满意,她就可以随意跟我发脾气,说很难听的话,直戳人的痛处。

我哥回来一趟啥也没解决,还惹得我生气,老伴差点跟我哥打起来。

母亲对我说,她不喜欢陌生人来照顾她,正好我又退休在家,就让我照顾她好了。

我照顾母亲,她不会把退休金卡和存款交给我,说我这是亏欠她的。

在母亲的逻辑思维认知里,她帮我多年,现在她卧床,就是我回馈感恩她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年,我哥再次回来,这次是母亲喊他回来的,说有件大事需要我哥回来办。

这次母亲把我和我哥还有嫂子和我家老伴喊到一起,直接说出她对自己财产的分配。

母亲居住的房子,她要当下过户到我哥名下,她手里的存款要留给孙子。

至于不能自理的母亲,是我的,而我照顾母亲所有的费用,从母亲的退休金里出。

不够的费用,我和我哥均摊。

我和老伴早就想到是这样的,所以,很坦然地接受,不跟我哥我母亲多说啥。

那次嫂子表现得非常贤惠,母亲没有控制住自己,弄得床上都是排泄物。

嫂子主动请缨去帮母亲收拾,谁知,刚进屋还没有开始,就跑到卫生间狂吐。

我哥也没能忍住,喊我赶紧去帮忙,老伴却让我不要着急,先把饭吃了再说。

母亲却在房间里大喊大叫,说我是不孝女,说我家老伴是忘恩负义的人。

又开始诉说自己当年是如何帮我和老伴带娃,我们是如何得了她的好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这就是这样,付出就想要回馈,别人内心多少也会觉得不舒服。

老伴觉得我母亲是越来越不讲道理,谁家老人不曾帮过子女,有几个我母亲这样的脾气。

那次,我哥嫂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直到母亲因支原体感染严重走了。

哥嫂回来,一番假戏真做,几次晕厥,让不知情的人,以为这才是真孝子。

岂不知,哥嫂没有表演的天赋,哭喊半天,居然没有多少眼泪。

母亲头七还没过,哥嫂就把母亲的房子彻底搬空,把房子挂出去低价销售。

用我哥的话说,他要在半个月内把房钱拿到,我明白他的意思,从此再也不用回来了。

有时,我就在想,母亲那般心疼我哥,自己卧床了,利益好处都是我哥的,责任和义务都是我这个做女儿的。

到最后,也是我这个做女儿给她养老送终,将来也是我这个做女儿的,清明寒食给她烧纸送寒衣。

为啥就不能在最后的那几年里,对我好点,给我更多温情的记忆,而不是让我感觉解脱。

我哥过期的孝心,母亲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还是人性本就如此!

(本文故事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请理性阅读。)

作者:华贵禅心

关注我的文字,走进你的心灵。你有故事,我有茶,一起畅聊余生时光。

文中配图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