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越通社报道,5月18日,越共中央十三届九中全会闭幕。全会决定向越南国会建议由公安部长苏林担任越南国家主席,由国会常务副主席陈青敏担任越南国会主席。按计划,本月20日召开的越南国会第七次会议,将正式选举苏林、陈青敏出任国家主席和国会主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越共十三届九中全会闭幕会场景(图/越通社报道截图)

在越南政坛,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和国会主席被称为“四驾马车”。越南公安部长出任国家主席并非新鲜事,苏林的前任陈大光就曾作为国家主席和总书记阮富仲“搭班子”。

但是,和陈青敏早早被外界视为国会主席的接班人不同,在“55后”的越南公安部明星官员中,背景优良、起步较早的苏林,进步并非最快,甚至一度被外媒认为将止步于公安部长职位。

从本届政治局诞生时排名第七的成员,三年内“进步”到二号人物,苏林的一路晋升和越南政坛近期的人事变动密切相关。

2023年1月,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辞职;今年3月,接替阮春福担任国家主席才一年多后,武文赏亦辞职。此后,被视为最有希望接任国家主席职务的国会主席王庭惠、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张氏梅,又在一个月内接连辞职。他们辞职的原因,都是违反党员干部纪律而“负政治责任”。而苏林领导下的公安部,在这些政府高层下台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英雄之子”的上升路

1957年,苏林出生在越南北部兴安省的一个英雄家庭。他的父亲苏权在越南统一前长期潜伏南方从事特工工作,后来晋升至越南公安部监狱警察部队的最高负责人。

苏林继承父亲的事业,1974年考入特殊学校人民保安学院第六期,毕业后进入内政部政治保卫一司工作。该部门后逐步整合为公安部安全总局,是越南最重要的情报和反间谍机构。

苏林工作初期,安全总局系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裴善吾,是苏权在南方从事间谍工作时的老战友。越南媒体发布纪念苏权的文章时,曾公布两人的亲密合照。此外,苏林的同事陈大光虽然比苏林大一岁,但因为1981年才进入人民保安学院进行五年制在职培训,算起来还是苏林的“学弟”。

陈大光家庭贫困,父亲是渔民,不幸早逝,母亲以卖香蕉为生。陈大光在安全总局的进步很快,逐渐成为苏林的上级。2007年,在陈大光离任安全总局副局长一年后,苏林接替了他空出的职位。这也意味着,苏林进入了陈大光之后的下一代高级干部梯队。

此后十年,苏林的晋升节奏,和他如今在政治局的军警背景同事几乎完全同步。2007年,苏林和公安部主管技术后勤工作的范明政同时晋级少将军衔。2010年,苏林、范明政同时晋升中将并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两人都在2011年首次进入越共中央委员会,2016年首次进入越共中央政治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8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左二)主持召开主要领导人会议。右二为苏林(图/越通社报道截图)

大多数公安系统出身的高级官员,在进入越共中央政治局之前会先担任一次省委书记,以获得晋升所需的地方领导经历。2005年,义安省公安厅长潘廷镯晋升省长,随后又被提拔为省委书记。2011年,出任公安部副部长仅一年的范明政外放广宁省委书记。不过,苏林并没有“地方大员”的经历。

如今,潘廷镯、范明政都是苏林在越共中央政治局的同事。范明政回到中央后,于2021年出任越南政府总理,成为当时越南公安系统“55后”一代中唯一的“四驾马车”成员。按照惯例,“四驾马车”中一般只会有一位公安系统出身的官员,其余则由党务、经济等战线出身的干部担任。

范明政当上总理时,苏林已经63岁。越共中央有一个65岁的干部年龄界限:五年一次的党大会时,除非得到破格允许,否则年满65岁的高级干部必须退出新一届领导层的竞选。2016年和2021年,只有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和前国家主席阮春福得到过豁免。

换言之,如果越南最高领导层和前几届一样总体保持稳定和平衡,苏林很可能在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这个职位上干到2026年退休。他的接班人早已明朗:2015年,陈大光的弟弟、公安部“60”后高层陈国祖出任太原省委书记,五年后回到公安部担任常务副部长。

然而,转折点也在2021年出现。这是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开始“熔炉”反腐败运动的第八年。八年来,反腐调查逐渐触及中央委员一级的干部。在阮富仲亲自主持的越共中央反腐败反消极指导委员会领导下,越共中央巡视委员会、中央检查委员会、越南最高检察院等部门,都曾发挥重要作用。

但从2021年年底案发的核酸试剂腐败窝案开始,代号“C03”的公安部反腐败调查局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当年12月20日,在该案第一位嫌疑人潘国越被警方逮捕两天后,阮富仲亲自做出指示,要求公安系统“积极、主动、大力和有效参加打击消极腐败现象工作”。

一些线索在此之前已经埋下:2018年,苏林出任公安部长两年后重组C03。2020年,阮富仲多次批评反腐工作,重点是“检察部门与警方的协调不紧密、不规范、不有效”,导致自查和处理环节薄弱。2021年9月,公安系统出身的潘廷镯出任中央反腐败和反消极工作指导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苏林资料图,近年来,他领衔负责了一系列针对各地省委的巡视检查工作

但核酸试剂腐败案调查,让公安部的主导地位明朗化。当时,多次为越南各级政府提供顾问意见的国际越南事务专家、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休教授凯雷·赛耶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深挖本案时,越南在打击腐败的程序上颇多创新之处。由公安部C03拘捕、调查,再移送纪律检查机关做出处分决定的程序,就此奠定。

核酸试剂腐败案和紧随其后的防疫包机腐败案,也标志着反腐败调查工作开始指向本届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23年1月,时任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因对两案负政治责任辞职。在此之前,在越共中央政治局排位紧随苏林之后的政府常务副总理范平明亦因此辞职。在此期间,公安部移民局多位负责官员也被卷入防疫包机腐败案,但苏林未受到影响。

分析认为,在阮富仲推进“熔炉”反腐败运动的过程中,武文赏、张氏梅等本届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都曾做出制度和理论贡献。武文赏参与汇编整理了阮富仲关于反腐败、反消极问题的论著。武文赏和张氏梅还逐步阐述、完善了领导干部“能上能下”“主动辞职”的制度体系。但是,在执行层面,苏林的作用最为关键。

梳理官方报道可知,近年来,苏林领衔负责了一系列针对各地省委的巡视检查工作。省一级发现的建设腐败窝案,在今年3月到4月导致了武文赏的老部下、王庭惠的助理被C03拘捕,武文赏、王庭惠辞职。

目前,只有张氏梅辞职问题,尚不清楚是否与C03的调查有关。越共中央全会通报指张氏梅是在担任中央民运部长时“犯错误”。此前,张氏梅在民运部时的常务副部长鸟格惹已多次遭到降职和处分,中央巡视委员会公布的原因是“道德和生活作风”问题,未提到涉及贪腐。2016年到2017年,苏林以公安部长兼任中央高地指导委员会主任时,该委员会的常务副主任是鸟格惹。

领导层结构的新变化

随着苏林被越共中央确定为国家主席推荐人选,他在政治局的排名来到第二位。苏林的公安部老同事范明政继续担任政府总理,排序第三。潘廷镯的排序,上升到第七。此外,增补四名成员后,越共中央政治局目前仍有两个缺额,而未来的新任公安部长将占据其中一席。据越南国会秘书长裴文强透露,国会第七次会议不会免去苏林的公安部长职务。也就是说,最近一个时期,苏林将继续兼任公安部长。

同时,越南人民军总政治局主任梁强大将接替张氏梅,出任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在越共中央政治局排名第五。这也是本世纪以来,首次有越南人民军将领主管书记处。在本次中央全会上首次增补进政治局的中央宣教部长阮重义,此前长期在人民军任职,曾担任梁强的副手。再加上原本就在政治局内的国防部长潘文江,军警背景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占比目前为6/16,未来可能达到7/18。而本届政治局已经辞职的6位成员,都没有军警背景。

与军警背景的政治局成员比例上升、排位提高形成对照的,是胡志明青年团出身的高级干部显著减少。武文赏曾担任青年团常务书记、第一书记,张氏梅曾任青年团常务书记,他们随后都成为党务系统的主要领导。

另一方面,国会常务副主席陈青敏被推荐为国会主席人选,“70后”年轻干部黎明兴进入政治局。作为经济战线出身的高级干部,陈青敏的晋升维系了领导层的“脆弱平衡”。在越南领导层中,有南方工作经验、长期在经济战线工作的干部,被外媒称为“南方派”,他们和长期在党务或公安战线工作的干部,有较为不同的晋升体系。

2021年本届越共中央政治局组建之初,“四驾马车”中的阮春福、王庭惠出身经济战线,常务副总理范平明和越共中央经济部长陈俊英也是专业官员出身。但他们都已辞职。河内市长朱玉英、副总理武德儋、外交部长裴青山、卫生部长阮清龙、曾任越南银行董事长的槟椥省委书记黎德寿、经济学家出身的越南社科院院长裴一光等本届中央委员,也都遭到处分或主动辞职。这其中,朱玉英、黎德寿的政治前景曾被外媒看好。

近年来,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格外关注越南最高领导层中经济战线干部的减少。

针对外部舆论,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曾多次强调,反腐败运动并不是“派系斗争”。在此背景下,陈青敏接班王庭惠,黎明兴进入政治局,颇具象征意义。值得注意的是,黎明兴曾在上海财经大学和日本埼玉大学留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在亚洲开发银行任职副处长、处长。

不过,对越南领导层格局的观察,还要看越共中央政治局在下一次中央全会上是否可能再增补委员,回到18人格局。一个细节是:常务副总理范平明辞职后,经济战线出身的陈流光2023年1月成为副总理,接管了范平明此前分管的领域,但直到目前,他既未被明确为常务副总理,也没有在本次中央全会上进入政治局。

至于越南领导层的整体人事结构变动,还需要等到省部级职位全面补齐后才算尘埃落定。由于武文赏、王庭惠、张氏梅在两个月内接连辞职,一大批和他们相关联的地方领导干部受到处理。仅就本届中央委员而言,今年以来,就有广南省委书记潘越强、林同省委书记陈德泉、永福省委书记黄氏翠兰、北江省委书记杨文泰被捕或辞职,与他们搭班子的省长、省委副书记亦多遭处分。目前,公安部C03正在调查的地方建设腐败窝案,还有多个案子正在进入“深水区”。

作者:曹然

编辑:徐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