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曾熙

利益至上的时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似乎已经成为众人心照不宣的行事准则。然而陈曾熙与陈曾焘二人,却将兄弟情深的故事演绎到极致。

二人联手创办了商业帝国,哥哥陈曾熙却先行离世,将数十亿的资产尽数留给弟弟。面对陈曾熙的巨额财产,弟弟陈曾焘又该做何选择?

20世纪80年代,陈曾熙已经是香港声名显赫的大富豪。没有人想到,陈曾熙的创业之路,也异常艰难。

1923年,陈曾熙出生于一个商贾之家。陈曾熙的父母善于经营,也正因如此,他自小便养尊处优,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后,弟弟陈曾焘出生,兄弟二人自小便感情深厚,团结、谦让。

“我是哥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自然是要多一些的,什么事情都想着要多让一下弟弟,多照顾他一些”这便是陈曾熙自小接受的教育。

常言道豪门出纨绔,陈曾熙与陈曾焘却成为了例外。自孩童时期开始,陈曾熙便十分勤奋,凭借着优异的成绩,他前往日本留学。

陈曾熙在日本学习土木工程的同时,陈曾焘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进入复旦大学,学习金融管理方面的知识。那时的陈家兄弟,是令陈氏自豪的后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兄弟二人相隔万里,却始终牵挂着彼此。陈曾熙出门留学的那几年,与弟弟的书信交流从未间断,时时刻刻关心着家中的大小事,“父母劳你多费心照顾”,是陈曾熙同弟弟说过最多的话。

哥哥一个人孤身在外闯荡,陈曾焘也十分忧心,经常问“哥哥一个人在国外过得习不习惯”,他悉心安排家中的一切事务,免除哥哥的后顾之忧。

离家8年,陈曾熙曾经数次想要归国,碍于中日关系剑拔弩张,他回国的计划不得不一再拖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日本读书期间,陈曾熙一直对外国的商业模式十分感兴趣,依靠天生的经商头脑,他建立起自己的产业,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陈曾熙学成归国。在众人的眼中,陈曾熙的父亲已经有了不小的生意,只要他愿意接手便赢在了起跑线上。

然而陈曾熙不愿意躺在上一辈人的功劳簿上,便决定自主创业。与此同时,陈曾熙还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比自己的父亲还要优秀的商人。

巧合的是,被陈家后人身份禁锢住的陈曾焘,同样也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番天地。兄弟二人一拍即合,商量一番后,便离开父亲的庇护南下闯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曾焘

因为陈曾熙学习土木工程,深思熟虑后两个人决定进军房地产行业。陈曾熙负责建筑,至于公司的经营与管理,则由弟弟陈曾焘接手。

创业初期,中国局势尚不稳定,陈曾熙和陈曾焘便来到东南亚,在这里建立起了产业。

那时,陈曾熙和陈曾焘启动资金不足。为了筹集资本,他们放弃了锦衣玉食,过起了拮据的生活。

后来,国内战争结束,房地产行业迅猛发展,兄弟二人再次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在外漂泊多年,陈曾熙和陈曾焘都归心似箭。

陈曾熙对陈曾焘说:“不管在海外的产业做得多大,身为一个中国人,终究还是要回到祖国的。趁着现在国内的形势渐渐稳定了,我们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样,兄弟二人排除万难,来到香港重新开始。20世纪60年代,陈曾熙和陈曾焘厚积薄发,建立了恒隆集团。

两个毫无经验的创业者摸着石头过河,他们曾经因为公司的资金运转问题伤透脑筋,也为了制定发展策略彻夜难眠,吃尽了苦头。

不久后,有丰富经商经验的陈曾熙便将目光投向了香港当地的医院、居民楼建设。是以,陈曾熙买下了九龙荔园的地产。

在陈曾熙看来,九龙日后必然成为最为繁华的商业地段,那时房产带来的价值,将是不可估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果真如陈曾熙所料,政府计划在九龙建设玛格丽特公主医院,想要征收恒隆集团的土地。陈曾熙意识到,未来香港最有价值的,或许不是金钱而是房地产。

他并未向政府开出具体的价格,而是计划用九龙的土地换来何文田山。陈曾熙多次与政府洽谈,终于拿下了这一项目。

后来,陈曾熙在何文田山上建立起“恒心苑”,给恒隆集团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公司发展也开始走上正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兄弟二人的事业蒸蒸日上,却没有被冲昏头脑。陈曾熙向来目光长远,逐渐发现了房地产行业的弊端。

房地产行业市场波动极大,如果一味依赖,恐怕无法抵挡其轰然垮塌时带来的负面影响。陈曾熙和陈曾焘商量后,决定开展副业。

20世纪70年代,陈曾熙开始致力于发展多元化的业务。兄弟二人先后进军了保险、石油等多种产业。

陈曾焘也依靠自己在金融领域的独特天赋,带领恒隆集团进入金融盛世。短短几年的时间,恒隆集团已经从一个单一的房地产公司,发展成为综合性的商业集团。

1972年,在陈曾熙和陈曾焘的共同努力之下,恒隆集团成功上市。

20世纪80年代,恒隆集团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以身价数十亿的漂亮成绩,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恒隆集团的代表人陈曾熙,也为他人所追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曾熙为公司经营抛头露面,陈曾焘则在背后默默支持,管理着集团的金融事业。众人猜测,陈曾熙和陈曾焘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兄弟二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或许不在少数。

对此,陈曾熙则霸气回应:“我们两个人是从一个娘胎里面出来的血浓于水的亲兄弟。”

陈曾熙表示,恒隆集团是自己和弟弟共同建设的结果,少了任何一个人的努力,都不可能有今日的恒隆。

尽管在创业过程中,陈曾熙和陈曾焘时常因为公司未来的道路与经营模式产生争论,却从未因为利益纷争而起冲突。

“我们的兄弟情义,才是比恒隆集团更为宝贵的财富。”陈曾熙如是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在恒隆集团形势一片大好之际,噩耗却突然传来。因为常奔波于各种应酬酒局,终日思虑,积劳成疾,陈曾熙的身体每况愈下。

1986年,陈曾熙已经奄奄一息,不得不开始安排身后之事。

那时陈曾熙有3个儿子,分别为陈启宗、陈乐宗以及陈絜宗。在此之前,陈曾熙曾经刻意培养儿子们的经商能力,多年的摸爬滚打,他们显然具备独立经营恒隆集团的能力。

在众人看来,陈曾熙将所有的资产留给自己的子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令众人意外的是,陈曾熙立下遗嘱,竟然将恒隆集团的经营权,全部留给了弟弟陈曾焘。那时恒隆集团的资产相当可观,陈曾熙的儿子却并未获得一分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众人纷纷感叹,陈曾熙与陈曾焘两兄弟的感情,不像普通豪门兄弟你死我活的斗争,实则兄友弟恭。

事实上,陈曾熙将恒隆集团交给自己的弟弟陈曾焘打理,确实有着自己的考量。

第一,恒隆集团拔地而起,陈曾焘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陈曾熙与陈曾焘创业之初,两个人一起并肩作战。陈曾熙虽是恒隆集团名义上的掌权者,其背后却离不开陈曾焘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既然恒隆集团是在我们陈氏兄弟俩的手里做起来的,那也有理由继续应当让集团在我们的手中发扬光大。”陈曾熙如是说。

第二,陈曾焘是最有能力继承恒隆集团的人。陈曾熙宣布将巨额资产留给自己的弟弟打理时,外界曾经质疑不断,纷纷指责他不给年轻人机会。

对此,陈曾熙也有着自己的解释:“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世人只看到了恒隆集团今日的成就,但却未必理解想要将其打理好需要付出怎样的心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恒隆集团自成立开始便是两个人的心血,自陈曾熙后,陈曾焘便是最清楚集团运营理念的人。

正如陈曾熙所说:“我的弟弟一直都站在我的身后支持我,他的商业眼光与手段也并未比我有丝毫逊色。”

假如陈曾熙将恒隆集团留给自己的儿子,“九子夺嫡”的戏码恐怕会再次上演,或许会出现分崩离析的惨状,后果不堪设想。

第三,陈曾熙虽有后代,与陈曾焘相比,却明显“功力”不足。陈启宗、陈乐宗以及陈絜宗3人,虽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却都是在陈曾熙的羽翼下完成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启宗

然而如果他们想独当一面,依旧有漫长的道路要走,正如陈曾焘所说:“我的侄子们还不够成熟老练,应当再多历练几年,快速成长起来。”

对于自己父亲的决定,陈启宗等人也没有任何怨言,反而虚心向陈曾焘学习、尽力辅佐。

得知哥哥将公司的资产留给自己,陈曾焘感动不已。他说道:“我已经上了年纪,吃的穿的都够用了,该见的世面也都见过了,还有一个至死都这么疼爱我的哥哥,人生这辈子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陈曾熙走后,留给陈曾焘的,便是无尽的重任。陈曾焘下定决心要带领恒隆集团进入全新的阶段,为了实现哥哥的愿望,他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曾焘在恒隆集团内部推行了一系列的制度改革,解除了模式的僵化,去除糟粕,为集团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1997年,经济危机席卷亚洲,房地产市场一片萧条。面对残破不堪的商业景象,陈曾焘并未有丝毫的慌乱。

他深知价格变化的规律,便以极低的价格购进了大量降价的香港房地产,随后静静等待着时机。待经济有所好转,陈曾焘便按照原价抛售,从中赚取了巨大的利益。

与此同时,陈曾焘积极开拓内地市场。他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在上海等城市建立起房地产产业。现如今上海著名的恒隆广场,便是陈曾焘的手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专注于集团经济发展的同时,陈曾焘也一直十分关心后辈。

陈曾熙离世后,陈曾焘便安排侄子前往美国读书深造,不断提升自己。事实上,陈曾焘的这一做法,也受到了哥哥的嘱托。

陈曾熙年轻时曾经有过留日经历,也正因如此,他对外国优秀理念十分看重。陈曾焘希望侄子们的能力更上一层楼,实际上也在为他们日后接手恒隆集团做准备。

“他生前就常常教育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多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学习一下人家先进的东西,再想一想如何把人家好的理论和方法运用到自己身上来。”陈曾焘如是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证明,陈曾熙当时的选择没有错。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陈曾焘已经将恒隆集团打造成巨型企业,公司资产也从原来的几十亿上涨到了千亿。

在陈曾焘的带领下,集团的价值依旧在不断上涨。

正在众人等待着陈曾焘带领恒隆集团走上新的辉煌时,他却做出了一个令人们震惊的决定:陈曾焘辞去董事长职位,将恒隆集团的业务还给陈曾熙的儿子陈启宗。

十几年前,陈曾焘从陈曾熙手中继承巨额资产;十几年后,集团资产上涨到千亿,陈曾焘却原封不动,将其归还给哥哥的儿子。

守住哥哥打下的江山,在其后人羽翼丰满之时功成身退,这就是陈曾焘高尚品德的体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今回首陈曾熙与陈曾焘的权力交接,实则大有深意。陈曾熙离世前,将所有的资产全部交给信托基金会,将恒隆集团的股份交给陈曾焘,未给后代留下什么。

正如陈启宗回忆说:“先父去世时,我们三兄弟没有拿到一分钱。他不仅没有获得任何遗产,而且工作也不给安排。”

陈曾熙和陈曾焘看似绝情的行为,实际上是想断绝陈启宗等人的后路,助其快速成长。是以,陈启宗和弟弟陈乐宗联手创业,一如曾经的陈曾熙与陈曾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乐宗

他们在美国创办了晨兴公司,成为了搜狐、携程、字节跳动等多家著名互联网公司的投资人,成就了传媒领域的兄弟奇迹。

陈启宗和陈乐宗的成就最终得到了陈曾焘的认可,90年代陈启宗正式接手恒隆集团,在房地产行业上大展拳脚。

接手恒隆集团的第二年,陈启宗正式打开了在中国的市场。多年的历练,陈启宗的商业能力也逐渐提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在沈阳、天津等地区打造了众多的高端广场和物业区,每年仅靠收租,就能够获得几十亿的收入。作为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的带领下,集团也逐渐发展成顶级发展商。

纵使已经离开恒隆集团,陈曾焘依旧十分关心公司的发展。陈启宗感念陈曾焘多年来的恩德,时常向陈曾焘请教,陈曾焘也毫无保留:

“哥哥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年轻人需要多点机会,多点挑战,如果将来他们在经营上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我也一定会鼎力相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之下,恒隆集团的发展也蒸蒸日上。

已经过上退休生活的陈曾焘,依旧步履未停。他在北京创办了恒通食品有限公司,继续扩展业务。

与此同时,陈曾焘还和妻子一起,热心公益,回报社会。他们创办了思源基金会,致力于帮助国内外的医疗与教育事业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启宗说:“陈氏家族一直有着良好的财富观,乐于主动做公益,而又行事低调,不为求名。”

不久后,他便追随着叔叔陈曾焘的脚步,将父亲陈曾熙的所有遗产捐献,成立基金会,用于公益事业。

为了重建建福宫花园的盛举,陈启宗找来了国内外专家,历时11年捐赠400万美元,终于实现了多年来的夙愿。

多年后,陈启宗逐渐理解了当年父亲陈曾熙与叔叔陈曾焘的选择。他说道:“几十年来,我家里有一个传统,就是钱不留给子孙后代,给他们尽可能好的文化和道德教育就可以了。

钱更重要的用途乃是为着公益事业,用以回馈社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以,陈启宗明确告诉儿子,以后不会留给他任何的遗产,想要出人头地,必须从基层做起。

不久后,陈启宗的儿子陈文博,也开始参与公司业务,成为一名普通的管理层,逐渐走入商界。

凭借着优异的表现,陈文博在恒隆集团的地位节节高升,现如今已经进入公司的核心管理层。

金钱固然价值无限,然而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面前,财富却不值一提。哥哥留给弟弟巨额资产,弟弟苦心经营,晚年将资产如数奉还哥哥的后人。

其后人亦继承先辈愿望,自立自强,回馈社会。陈曾焘与陈曾熙相互成就、相互守护,多年来从未轻易改变,令人动容。

[1]《家族企业》,2020年第10期,《陈启宗交棒陈文博,恒隆三代逆境接班的启示》

[2]《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2017年第07期,《专访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一个香港富二代的进退》

[3]《经济观察报》,2011年9月26日,《陈启宗:保守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