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 观察者网 刘程辉

菲律宾近来在南海不断通过各种小动作制造摩擦,发起挑衅。菲律宾总统马科斯5月18日在菲军校毕业典礼上宣称,面对“入侵者”菲律宾将“强力捍卫领土”。外媒认为,马科斯这是“几乎毫不掩饰”地指向因海上争端而日益紧张的对华关系。

综合路透社和法新社等媒体报道,马科斯在讲话中要求军校毕业生“确保我们民众的家园安全和领土安全”,并称“我们对威胁的防御越强大,民主也就越稳定”。

马科斯称:“对于不尊重我们领土完整的入侵者,我们将强力捍卫自己的领土。”他还称,“我们的行为必须始终以法律和作为国际大家庭守法成员的责任为指导”,菲律宾应“抵御不断发展的威胁,这些威胁伤害我们的人民,侵蚀社会和政治信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8日,马科斯出席军校毕业典礼,对200多名毕业生发表讲话 图源:菲律宾通讯社

路透社提到,马科斯没有具体说明“入侵者”的身份,但近期菲律宾与中国围绕南海问题的对峙一直在升级,这“几乎是在毫不掩饰”地指向因海上争端而日益紧张的对华关系。

自马科斯政府上台以来,菲律宾已多次在南海地区作出挑衅举动,导致地区局势持续升温。

5月初,菲律宾海警船和公务船侵闯黄岩岛邻近海域,中国海警依法对菲方船只实施驱离。菲律宾一再侵权挑衅,但马科斯却试图颠倒黑白,声称菲律宾无意加剧南海紧张局势,不会“效仿中国”在南海使用水炮等设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6日,菲律宾多艘船只在我黄岩岛邻近海域非法聚集,开展与正常渔业生产作业无关的活动,中国海警加强现场监视取证

就在近期,菲律宾一“民间组织”还大肆操弄冲闯中国黄岩岛闹剧。但据法新社5月16日报道,这个名为“这是我们的”(Atin Ito)组织放弃了继续靠近黄岩岛的计划。该组织发言人16日称,其“先遣队”一天前在距离黄岩岛46-56公里处向菲律宾渔民分发了燃料和其他帮助,并宣布“任务已经完成”。

针对菲船只试图冲闯黄岩岛的消息,我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强调,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黄岩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2016年就菲律宾少量小型渔船在黄岩岛附近海域正常捕鱼活动做出善意的安排,同时依法对菲渔民相关活动进行管理和监督。

“如果菲方滥用中方的善意,侵犯中国领土主权和管辖权,中方将依法维权反制,相关责任和后果完全由菲方承担。”汪文斌说。

来源|观察者网

延伸阅读

菲专家:很多菲律宾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国家被卖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菲律宾智库主任鲍比·图阿松接受采访

菲律宾智库“人民良政”中心主任鲍比·图阿松(Bobby M.Tuazon)日前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菲律宾现任政府极其重视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关系,一大原因是受到了美国“捐赠不再使用的旧船和旧驱逐舰”的诱惑。但有关南海问题的争议应由中国和菲律宾来解决,美国的参与和干涉只会让局势更加复杂、更紧张。

图阿松认为,美国对菲律宾马科斯政府支持的潜在目的,是维护其地区和全球霸权。“历史事实表明,这个菲律宾的前宗主国维持他们在此处的军事基地,主要是为了捍卫美国的安全利益,而不是菲律宾的安全利益。”

2022年9月,美国总统拜登在与菲律宾总统马科斯首次会晤时称,美国将为菲律宾提供坚如磐石的防御保障。“这种言论明显是针对中国,拜登将马科斯视为代理人战争的工具或傀儡。”图阿松认为,当前中菲关系紧张升级有三方面因素:首先,马科斯是美国坚定的铁杆盟友,利用与美国的防务联盟来对付中国;其次,军方在菲律宾政治中的话语权颇大,“由于历史渊源,菲律宾武装部队及国防部实际上都是美国的工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代理军队’,而菲武装部队在菲律宾政治架构中的实力非常强大,总统也需要通过划拨大量预算经费支持其与美军的联系。”第三,菲总统受到了美国“捐赠不再使用的旧船和旧驱逐舰的诱惑”,这些旧舰艇被作为“礼物”送给菲律宾海军和海岸警卫队。此外,每年都有很多菲律宾初级军官获得奖学金,在美国某些军事部门参加特殊训练。

在采访中,图阿松对《环球时报》反复提及,中菲两国于2017年曾建立了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双方应该通过该机制解决争端。然而,现任总统马科斯并未用好这一磋商机制,而是以牺牲外交为代价,利用与美国的防务合作来对付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菲律宾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国家被卖了 图为中菲国旗

“美国不希望与中国发生任何(直接)战争,而更喜欢通过菲律宾等国家搞代理人战争。这很危险。一旦发生这种情况,菲律宾将输掉战争,但美国却会很高兴。许多菲律宾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国家正在被总统出卖。”他表示。

图阿松称,无论是马科斯还是未来的总统继任者,菲律宾政府都应该用好2017年建立的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小马科斯政府应该意识到,中国是对菲律宾最友好的国家之一,过去数年中国一直是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从菲律宾进口了大量榴莲、香蕉等产品。

这名菲律宾学者表示,历史上,中国也屡次为菲律宾提供帮助。“在中菲建交之初,中国以非常低的价格向菲律宾出口石油和大米,当时菲律宾不仅正面临石油危机,农业收成也不好。”这些积极因素应该为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两国应致力于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

“菲律宾的粮食安全一直处于危险之中,但美国向菲律宾提供子弹、火药、大炮和导弹,却没有提供任何食物,这是悲哀的。”图阿松表示,此外,“当前的气候危机也让菲律宾面临挑战,马科斯政府应该向中国政府学习如何应对气候危机,而不是(向美国学习)如何射击和如何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