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大皖新闻最新报道,美国近日以所谓“支持俄罗斯军工和能源发展”的嫌疑,对近300个实体和个人实施了制裁,其中涉及20家位于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的企业。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何亚东强烈表示,美国应立即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中国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来维护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随着布林肯离开北京,拜登政府目前尚未推出新的大规模对华制裁策略。然而,在美国国内,如何对付中国已成为热议话题。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何亚东表示,中方一贯反对缺乏国际法依据和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单边制裁措施。美方在维持符合自身利益的对俄贸易的同时,以所谓涉俄为由制裁中国企业,是典型的单边霸凌和经济胁迫行径。我们对此强烈反对。美方应立即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美国这种做法目的有2点:一个是中国与俄罗斯的正常贸易,让美国认为中国是俄罗斯的支持者,美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没能起到效果,中国在这中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美国一直都在渲染中国企业为俄罗斯的战争提供便利,包括向俄罗斯出口一些军民两用的商品,这些商品大大提高了俄罗斯的军工生产能力,所以美国一直对此十分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美国的逻辑,中国量子技术、核技术等先进技术的发展会应用于军事用途,因此美方便认定会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于是以此为由滥施制裁。这完全是强盗逻辑,中国发展先进技术是为了满足自身发展需要,这是中国正当的发展权益,美国无权干涉。至于涉俄议题,美国的做法更是充斥着双标。美国一边基于自身利益,在部分领域与俄罗斯维持着合作,另一边却要求中国切断与俄罗斯的往来,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双标行径。

事实证明,美国为破坏中俄合作的施压手段,在中国这里完全无效。因为在美国大肆渲染“中国向俄罗斯提供用于军工制造设备和零部件”谎言之际,中方不但在美财长耶伦访华的同一时间点,也迎来了俄外长拉夫罗夫的到访。另外,在不久前,中国陆军派遣步兵小分队赴俄罗斯,参加俄军主办的军事比赛活动。而在美国以涉俄为由宣布对近20家中企实施制裁之际,中方则欢迎普京对中国的访问,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所言:中俄合作不接受第三方的干扰。

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4年2月,美债前三大海外债主日本、中国、英国的持有量有所分化:中国减持,日本、英国增持。美国财政部2024年2月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日本2月增持164亿美元美国国债,持仓规模达到11679亿美元,继续为美国第一大债主。中国2月减持227亿美元美国国债至7750亿美元,是继2024年1月以来的连续第二次减仓。英国2月增持96亿美元美国国债至7008亿美元,持仓规模位列第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共和第一银行宣布倒闭,美国的监管机构关闭了三个州的地区银行共和第一银行,直接导致美联储保险公司损失了将近6.67亿美元。在现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银行倒闭算不得什么新鲜事,以往美国每年大约有这么四五家银行会倒闭。但是这次倒闭的这个银行却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因为这是一个由联邦储蓄保险公司承保的银行。这和近一年我国不断地抛售美债不谋而合。

而在金融领域,尤其是在银行和金融机构的监管和运作方面,美国也有着非常严格和完善的制度,无论是什么样的金融机构,都需要接受监管机构的监督和批准,也需要有一定的资本金储备,才能够开展业务。尽管有着如此完善的金融制度和监管机制,美国的金融市场也无法幸免于金融风险和危机,尤其在金融市场的竞争激烈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各种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倒闭也时有发生。

而在美联储持续抛售美债的背景下,有些国家以及投资机构却大量吸入,过去一年时间,包括日本,英国,卢森堡,加拿大,法国,爱尔兰等多个国家都大量增持美债,其中加拿大一年增持的美债就高达1,185亿美元,另外法国也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除了这些美国的好朋友增持美债之外,一些专业投资机构也纷纷增加美债的持有力度,其中巴菲特就是美债的忠实支持者和接盘者。

为应对这一挑战,我国已着手逐渐缩减对美国国债的持有规模,并相应地增加黄金等其他投资品种的持有比重。黄金作为历史悠久且备受信赖的避险资产,其流动性及稳定性均表现出色。因此,增加黄金储备不仅有助于降低我国对外汇储备中美国国债的过度依赖,更能提升外汇储备的整体安全性与多元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被问及他是否担心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会损害美国国债的地位时,巴菲特表示,他最好的猜测是,美国国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没有太多的选择。巴菲特表示,问题在于通货膨胀是否会以某种方式威胁到全球经济结构。他还说,没有真正的货币可以替代美元。他回忆起保罗·沃尔克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通胀压力下担任美联储主席的经历,当时保罗·沃尔克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情况下奋力遏制了通胀。

现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账上的现金接近2,000亿美元,主要投资的是美国国债。巴菲特表示,美国国债会在很长时间内持续被市场接受,因为没有更多更好的替代选项,在很长时间内去考虑,美国国债的规模并不算特别大,因为要考虑到通胀威胁、全球经济状况的危机,以及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等各方面的因素,并不是美国债务的绝对数量在威胁美国金融体系,而是通胀和未来的美元价值在威胁整个系统。

俄乌冲突以来,黄金价格大幅上涨,各国银行开始大量抛售美国国债转而购买黄金,所以耶伦一把年纪不得不出山对外推销美债注定无功而返,许多国家甚至正寻求加入金砖国家来规避风险,寻找新的机会。中国现在就抛售都来不及就更别说买美国国债了,美债面临销售困难,利率提高到5.5%也缺乏吸引力,如今来看美国经济的信任度都快败光了。

在如今这个错综复杂的国际经济棋局中,尽管美国经济面临的困境愈发严峻,但中国却凭借着其经济结构的百花齐放和对外贸易的坚韧性,完全有能力进行灵活多变的战略调整,以应对任何极端的经济风波。倘若美国慌不择路,在二级市场上大肆抛售国债,那无异于自掘坟墓,很可能导致美债价格一泻千里,进而引发美元汇率的雪崩。此外,别忘了美国国债的最大债主其实是美国家里的那些机构们,包括美联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