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博物致知|小镇“双博” 把世界装进水乡橱窗里

“吴江三十里,地号梨花村。我似捕鱼翁,来问桃源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坐落于太湖之滨、大运河之畔的黎里古镇,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积淀着丰富的生活遗存和深厚的人文底蕴。

2018年,美国人杜维明在小镇上开设了第一家民间博物馆,展示他从全国各地收藏而来的4万件中国民间艺术品。2024年,小镇上的第二家民间博物馆开馆了。收藏家林明洋将他从海外买来的西洋古董家具搬进了古建筑邱宅,开辟出一片东西风格结合的展馆空间。

和黎里的青砖黛瓦、古桥巷弄一样,这两座博物馆与小镇交融共生,既连接起黎里的历史与未来,也连接着这座江南古镇和更广阔的世界。

“看见每一个老物件的美”

1981年,19岁的美国留学生杜维明第一次来到中国。在课余时间的游历里,凝聚着中国工匠精湛技艺、具有独特风俗韵味的民间老物件,引发了这位美国青年的兴趣。

“我第一次来中国,就看到这么多特别好看的手工艺品,是美国没有的,我一看就特别喜欢。”杜维明的收藏之路就这样开始了。

雕花的门窗、刻字的牌匾、精巧的木雕……他最喜欢那些拥有岁月磨砺痕迹、具有生活感和美感的物品,“那些物品都有故事在里面,你可以看到那些人的生活,也有可能是历史上你读过的书,我就特别喜欢看到这样的东西。”他热爱逛村子,因为总是能在和淳朴热情的老乡们聊天之后,就在他们的院子、卧室里,发掘到心仪的宝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收藏的时候有很多有意思的经历,往往是第一次我自己去,第二次他们当地村民就告诉我有什么好东西。”为了和村民们打交道,杜维明的中文水平也突飞猛进,“我必须努力学中文,我才可以跟他们聊,知道中国本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起初,杜维明的藏品都存放在上海租用的仓库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决心在黎里开设一间博物馆,让这些老物件的美打动更多的人。

博物馆取名“六悦”,寓意眼、耳、鼻、舌、身、心皆愉悦。“我们跟别的博物馆不一样,每一个东西你都可以触摸,有些可以开抽屉。甚至那个中药馆的柜子,你可以打开,还有药味在里面。馆内都是放古代的音乐,我们希望你来六悦博物馆,有很深入的体验。”杜维明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占地18000平米的六悦博物馆,已经展出了杜维明四十多年来收藏之中的四万多件展品,未来,剩余的六万件藏品也将慢慢被展出。

“老物件都是艺术品,它们是工匠花了很多心血和时间做成的。在六悦博物馆,我希望大家看到每一个老物件的美。”

“把世界装进水乡的橱窗”

六悦博物馆并不是黎里古镇上中西方文化碰撞的孤例。

在黎里中心街的古建筑邱宅里,还藏着一座今年才开放的国际艺术馆。收藏家林明洋将过去30多年里从欧洲购买的古董家具都搬进了这座古宅。庭院纵深之间,精致繁复的欧式家具与砖雕门楼、粉墙黛瓦相映成趣,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直对上海古董风格家具痴迷的林明洋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启了自己的职业收藏家生涯,但在欧洲寻觅藏品的经历却偶然地触发了他对于收藏以及文化交流的更多思考。在黎里国际艺术馆,林明洋最喜爱的一件藏品是产自英国但却采用了中国大漆工艺装饰的梳妆柜。这件制造于20世纪初的古董家具,如今依然色泽鲜亮,生动地讲述着百年前中外文化交流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慢慢在收藏的过程里面发现它收藏品跟中国的整个历史上面的互动,它的故事是非常精彩的。我看到很多跟中国有关系的艺术品在欧洲,我深入到里面才发现,明代清代时期的西方人对中华艺术的仰望,对中华艺术的热爱与迷恋,它是有证据可循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林明洋看来,收藏不只是一种财富,也是一种传承。“我把世界的这些艺术品搬回中国,是希望把世界装进黎里水乡的橱窗里。我的目标是让这座350年的房子里面,容纳各国的文化,然后把它们融汇起来,给下一代来认识世界。”

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

国家文物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备案博物馆6565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2175家,占据了博物馆总数的近三分之一。

像黎里这样,拥有两座民间博物馆的小镇在全国并不多见。

中国文物学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故宫博物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单霁翔认为,与国有博物馆相比,民间收藏家所收藏的文物、藏品的种类更接地气,跟人们的现实生活有广泛的联系。“民办博物馆是国有博物馆的有力补充,是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对于杜维明与林明洋来说,创办博物馆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展示多年来他们收藏的成果,更重要的是,“透过我们的展和艺术馆,达到一种呼应,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

在单霁翔看来,这两座博物馆的影响或许比我们想象得更加深远。“一个小镇里的两家博物馆,发挥着‘民间大使’的作用,把世界装进水乡的橱窗里。透过这扇文明之窗,我们能跨越民族、地域和时代的限制,在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相互欣赏中丰富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