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一直流传着“逝者为大”这句话,无论是家中有喜事还是怎么回事,能谦让一下死者就谦让一下,毕竟人在死去还是早日入土为安的好。

然而我大伯生前在村中的人缘非常好,每家每户见了都得夸上一句,然而就在突发疾病去世下葬那天,身为街坊邻居的王大爷却故意将一辆车停在路中间挡住去路,父亲见状连忙上前去洽谈,但谁能想到王大爷竟然来了一句:“这路是你家的啊!我就是不让,怎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张泽从小在农村长大,在环境的影响下,对于白事喜事这一方面自然会懂一些。

然而张泽小的时候在村子里就碰见过一次红白事相撞,当时有一家早已订好了结婚的“良辰吉日”,可就在要结婚的前一星期,村子中有个老人突然去世了,时间也随即赶到了一块,自然,哪个结婚的新人都不想碰到这样的事情,不晦气那是不可能的。

中午那天接亲队伍和丧葬队伍正好在村里大街上碰面了,这时明事理的人连忙站出来吆喝:“结婚的先在旁边等一等,让死者先过去。”

你们应该也都知道,结婚的时候,婚车只能往前开,不能倒车,七八辆婚车就这样安静的停靠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先让死去的老人过去了。

在一旁观看的张泽便问向父亲:“爸,为什么先让白事的过去啊,不应该是结婚的重要吗?”

而父亲却说:“小泽啊,你还小,懂的少,各地有各地的习俗,有些地方会让喜事先过,但是在咱这边都是逝者为大,对死者都十分的尊重,所以才让白事先过。”

张泽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随后没啥可看的张泽便跑去找大伯去了,因为当时大伯也在白事里帮忙。

张泽的父亲和大伯就兄弟两个,两家离的并不是很远,这也致使张泽和大伯的关系十分的要好,三天两头就是往大伯家跑的。

等张泽找到大伯的时候,大伯便说道:“你跑来干什么,赶紧回家去,这可是白事,别在这瞎捣乱,我家里有好吃的,你去找你大娘,让她给你拿一些。”

张泽听后,觉得还是大伯懂自己的心思,知道自己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

到了大伯家之后,一声声大娘大娘叫的比叫母亲都亲,大娘从屋里走出来说道:“小泽,又怎么了,来家里干什么来了,你这样叫大娘你母亲知道吗?不知道还以为我是你母亲呢,小嘴叫的怪亲!”

张泽便说道:“大伯说家里有好吃的,就让我来找你了,这不是嘴甜一点,好办事吗。”

大娘笑了一番便转身进屋里给张泽拿了一堆好吃的,并说道:“赶紧拿着回家写作业去吧,光知道在村子里四处乱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满足的张泽便就此回到了家中,并且向母亲炫耀着手里的零食。

其实在张泽看来,大伯和大娘对自己已经非常不错了,从来没有厌烦过自己,向来对自己就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大伯不仅在我们家中的印象非常好,在村子里亦是如此,每次村里有人需要帮忙了可能不会叫我父亲,但是大伯在他们眼里那绝对是首当其冲的,大伯也从来没有拒绝过,因为他知道在村子里,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的现象,关系处的好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为此大娘还和大伯吵过好多次,说大伯这个人别人一叫他就去帮忙,什么回报也没有,多浪费自己的时间啊。

大伯肯定对此是不以为然的,觉得大娘就是一个妇女,什么也不懂,顾好家就行了。

在张泽看来,他的家庭还是挺幸福的,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大伯便出现了意外!

当时张泽还正在上高中,在上高一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伯不知为何患上了重病,但大伯和大娘从没有说过患的是癌症!

02

起初还能时不时的看到大伯,但是到了高二的时候,一星期回一次家的张泽就开始很少再见过大伯了,时不时的还问向父亲:“爸,我这些日子怎么不见大伯的身影啊,他的病怎么样了?有好转了吗?”

而父亲对此也不是很清楚,平时忙着工作挣钱,只有到晚上下班的时候会去医院看看大伯。

然而就在上高三的某一天,大早上正在上早读的张泽被班主任叫了出去:“张泽,你父亲让你回家一趟,说家里出了点事,你赶紧回去吧,路上慢一点,需要请假了给我打电话。”

可能班主任都意识到有什么事了,只有我在纳闷着家里能出什么事啊,家里人身体都挺不错的啊,但就是从未往大伯的身上想。

一路上带着疑问回到了家中,因为每次回家的时候,会先路过大伯的家门口,这时候张泽看到大伯家的门口灯是开的,便好奇的停到了家门口,然而就在向家里望去的时候,张泽的脑袋瞬间发懵!

因为映入眼帘的画面是自己从小在别人家看到大的场景,大屋中间摆着大伯的遗像,后面是“恒温棺”!

这时候张泽才领会到一个道理,“你所害怕的脏东西,那都是别人心心念念的人。”

连忙跑进屋里,看向“恒温棺”中的大伯,眼泪止不住的开始往下流,坐在一旁的大娘哭着抱着张泽说道:“小泽,你的大伯的癌症突然恶化去世了,没有让你见到最后一面。”

张泽只是悲伤的站在原地看着大伯,一句话也不说,这时候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独自走到父母身边静静地坐下。

农村有守灵的习俗,家里人必须坐在灵棚里在旁边看着故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葬的这天,大伯在经过有“说法”的人的话术下,确定好了下葬的时间和地点,一大早,所有的人在吃过咸米饭之后,有很多村子里来帮忙的人便去下葬的地点挖坑,用来下午下葬用。

接下来便是亲戚朋友过来送花圈以及一些贡品,随后在吃完午饭之后,下葬的仪式便开始了。

所有帮忙的人整装待发,一声“起棺”,众人都用上了吃奶的劲抬棺材到车上去,因为离的稍微有些远,不用车的话,光是凭人工是很难抬到地方的。

然而就在这时,棺材还没有出来街口,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面包车横着挡住了众人的去路,你们也都知道棺材在期间是不能落地的,也不能一直停。

张泽的亲戚朋友开始有些着急,吆喝着:“这谁家的面包车啊,赶紧挪开啊,不知道今天办事的吗?

03

但确没有一个人出面将车开走,随后张泽的父亲走出来定睛一看,这辆面包车是当年村子里有个人找大伯帮忙,但是大伯当时没有时间便拒绝了,也就此有了过节,看来是不想让大伯安心的下葬啊!

但张泽的父亲连忙进到这家,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两包烟,低三下四的给这个王大爷说:“大爷,你把车挪走吧,有什么事等办完事再说,行不行?”

没想打这个王大爷直接把烟扔到了地上,丝毫不给我父亲面子,旁边的街坊邻居见状都开始在旁边说道:“赶紧让开吧,有多大仇多大怨啊,都是邻里街坊的,办完事再说不行吗?”

这番话给王大爷说的瞬间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怒吼着说:“我就是不让,怎么了?这是你们家的路啊,你让我挪开,我就得挪开?我今天偏偏就不让!”

尽管张泽的父亲在旁边再三说好话,得到的回应永远是“不让”!

这时张泽的父亲也开始动怒,说道:“你今天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给我把他的车给我搬到一边去!”

随后众人都纷纷上前,抬着这个车往旁边挪了一米远,这个王大爷在旁边一声气也不敢说,葬礼这才继续进行了下去。

这个王大爷真的是非常看不清局面,明知道逝者为大,早日入土为安的好,偏偏在这里死性子,你们觉得王大爷的做法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