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4年5月15日,斯洛伐克总理菲佐在中部汉德洛瓦遭枪击,随后被送往医院。据目击者称,嫌疑人一共开了4枪,其中一枪直接击中菲佐。事件发生在距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东北约150公里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5日,在斯洛伐克汉德洛瓦,安全人员在枪击事件发生后转移菲佐

据斯洛伐克总理办公室当地时间15日消息,斯洛伐克总理菲佐身中多枪,目前有生命危险。目前,他正被直升机送往班斯卡-比斯特里察,由于交通事故,到达布拉迪斯拉发需要很长时间。

据当地媒体报道,向菲佐开枪的是一名71岁的男子。菲佐腹部、胳膊和腿部明显受伤。枪击事件发生后,该男子已经被逮捕。

5月15日,在斯洛伐克汉德洛瓦,一名男子在枪击事件发生后被逮捕。

目前,还没有关于这次枪击事件的更多细节。但事件一发生,互联网上不少人马上就想当然地认为“一定是美国干的”。我觉得,在更多的情况披露之前,我们还是不要不管什么事情发生,就往“阴谋论”上去联想,不要无论什么事情都是“美国阴谋”,不要陷入一种思维定势。

那么,为什么很多网友都会想当然地认为这起枪击是“美国阴谋”呢?这就要从斯洛伐克总理菲佐是个什么样的人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5日,在斯洛伐克汉德洛瓦,一名男子在枪击事件发生后被逮捕。

以“亲俄”而著称的菲佐领导的方向-社会民主党,在去年9月30日举行的斯洛伐克国民议会选举中以22.94%的得票率位列第一,10月25日菲佐被任命为新一届政府总理。这是菲佐第四次出任斯洛伐克总理。菲佐曾分别于2006年、2012年和2016年三次出任斯洛伐克总理,堪称“政坛常青树”。

菲佐一上台,就于去年11月8日撤销了向乌克兰提供价值4030万欧元军事装备援助的提案,该提案是由斯洛伐克前政府提出的。这原本应是斯洛伐克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向乌克兰提供的第14批军事援助,其中包括8门迫击炮和大量弹药。这些弹药包括140枚Kub防空系统使用的火箭弹、5000多枚125毫米火炮弹药和400万发轻武器弹药。

菲佐上台后不支持军援乌克兰、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等主张,使身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的斯洛伐克,成为这两个组织中继匈牙利之后又一个不支持对乌军援的国家。

1月16日,斯洛伐克总理菲佐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出席新闻发布会。

今年4月6日,斯洛伐克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现任国民议会议长彼得·佩列格里尼获胜当选总统。他被外界认为是亲俄人士。他与总理罗贝尔特·菲佐为长期盟友,均支持乌克兰与俄罗斯展开和平谈判。

至此,斯洛伐克这个曾经属于苏联势力范围的东欧国家,实现了总统、总理双双为“亲俄派”的景象。

现在“亲俄”总统佩列格里尼和“亲俄”总理菲佐搭班子,两人可谓是“如鱼得水”,这也使斯洛伐克成为欧盟和北约中除匈牙利之外又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另类”。

佩列格里尼现年48岁,曾在菲佐领导的方向-社会民主党任副手,后来另立声音党,他曾经历任斯洛伐克总理、国民议会议长。

今年斯洛伐克总统选举第二轮选战期间,佩列格里尼指出,斯洛伐克政坛分裂为两个阵营,一派主张不计代价继续支持乌克兰;而包括他在内的另一派支持俄乌和谈。

4月7日,斯洛伐克当选总统佩列格里尼发表讲话。图据新华社/路透

斯洛伐克现任总统苏珊娜·恰普托娃定于今年6月15日卸任,佩列格里尼当天就职。恰普托娃是斯洛伐克首名女性国家元首,坚定支持乌克兰,但放弃寻求连任。

佩列格里尼在选战期间还与菲佐共同指责支持军援乌克兰的竞选对手科尔乔克是“战争贩子”。两人“一唱一和”,亲俄立场路人皆知。

有分析人士认为,佩列格里尼和菲佐“搭班子”,可能会使斯洛伐克走上“欧尔班道路”。这指的是亲俄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说到这位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最近可是遇到了麻烦。今年4月6日,大约10万名匈牙利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总理欧尔班并要求他下台。欧尔班以“亲俄”而著称。在俄乌冲突中,欧尔班公开反对制裁俄罗斯,反对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反对让乌克兰加入欧盟。他和欧盟之间的这种正面冲突,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一直就没有间断过。而且随着俄乌战事的持续僵持,匈牙利更是毫不掩饰地挑战欧盟的相关政策。欧尔班也是为数不多的希望特朗普在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击败现任总统拜登的欧洲国家领导人之一,也是在美国大选中公开选边站的外国领导人。今年3月8日,身为匈牙利总理的欧尔班为规避外交礼仪以私人身份访美,没有去见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却刻意避开拜登去海湖庄园拜访了特朗普,并受到特朗普的热情款待。正所谓,“川粉”的尽头是“俄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3月21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出席欧盟峰会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斯洛伐克和匈牙利领导人同样亲俄,但却属于政治光谱的相反两端。斯洛伐克的佩列格里尼和菲佐是左翼,而匈牙利的欧尔班属于极右翼。

菲佐所在的方向-社会民主党,一听名字就是一个左翼政党,按照常理,世界范围内的“社会民主党”通常都属于中左翼,但1999年菲佐创立方向-社会民主党后,尽管刚开始该党被定位为一个中间政党,但是很快该党的纲领就变得更为靠左,成为与前极左翼政党“民主左翼党”党纲比较相似的党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把菲佐领导的方向-社会民主党看作是一个准极左翼政党或激进左翼政党,比一般的中左翼政党要左得多。

那么问题来了,斯洛伐克的菲佐、匈牙利的欧尔班,一个极左翼、一个极右翼,政治光谱看似截然相反,但在“亲俄”这一点上却是高度一致的。

1月16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右)与来访的斯洛伐克总理菲佐握手。

而当今欧洲的“三驾马车”英法德的当家人——英国首相苏纳克属于中右翼的保守党,德国总理朔尔茨属于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法国总统马克龙则是中间派。三人可谓是左中右都集齐了。而当今英法德的三位领导人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的问题上全部持强硬立场。

我们再把视线放到这些欧洲国家的内部。先看德国。无论是属于中左翼社会民主党的德国总理朔尔茨,还是属于中右翼基督教民主联盟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都坚定地反对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而德国的极左翼政党叫做左翼党,前身是原东德的执政党,极左翼的支持者主要是怀念原东德的“遗老”,他们把莫斯科当作心目中的革命圣地;德国的极右翼政党叫做选择党,最近几年有异军突起的势头,极右翼支持者则把莫斯科当做“保卫白人基督教文明”的大本营。其实,不仅德国如此,其他西方国家基本也是如此。

2023年10月27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欧盟总部出席新闻发布会。
德国极右翼政党选择党候选人罗伯特·泽塞尔曼(中)。

再比如法国。2022年的法国大选,最令人关注的,除了极右翼勒庞的持续崛起之外,还有极左翼梅朗雄的异军突起。勒庞和梅朗雄以极右和极左两个方向的民粹主义对中间派的现任总统马克龙形成包围。在那次大选中,梅朗雄得票高达21.95%,跻身前三,票数比马克龙和勒庞少不了太多。梅朗雄与勒庞,一个极左一个极右,都主张退出欧盟、亲近俄罗斯,从这一点来说极左和极右真是殊途同归。而中间派的马克龙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的问题上却是立场强硬的。这也是2022年法国大选中马克龙能够赢得大选的重要民意基础。甚至在今年,马克龙还多次放言称,法国可能出兵帮助乌克兰抵抗俄罗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2年4月24日,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在巴黎出席选举后的庆祝集会。
2022年2月5日,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出席竞选集会。
2022年4月10日,法国极左翼政党“不屈法国”党候选人梅朗雄投票。

还有英国。保守党(正常右翼)的最近连续三任首相约翰逊、特拉斯、苏纳克,在反对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的立场上都是一脉相承、一如既往甚至坚定不移的。而在2014年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时候,极右翼的英国独立党(或称“脱欧党”)党魁法拉奇,却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俄罗斯。

2022年10月24日,在英国伦敦,里希·苏纳克离开保守党总部。
英国独立党前党魁法拉奇。

再比如,去年刚加入北约的芬兰,无论是前任总理马林,还是现任总理奥尔波,他们一个中左翼、一个中右翼,但在反对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以及芬兰加入北约的问题上,立场都是一致的。

2019年12月12日,芬兰总理桑娜·马林抵达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
2023年4月2日,芬兰民族联合党主席、候任总理奥尔波发表讲话。

又如,去年刚刚逝世的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也有极右民粹色彩和倾向,他曾经公开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交换生日礼物,并且为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进行辩护。

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再把视线扩展到大洋彼岸的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属于中左翼的民主党,持对俄强硬立场。而他的竞争对手、前总统特朗普则带有极右民粹色彩,而他毫不掩饰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欣赏,两人惺惺相惜。

2023年4月24日,在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拜登在一场活动上讲话。
2020年9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登上“空军一号”。

当然,欧美的极右翼大多亲俄,但也有例外。比如波兰现任总统杜达,以及以前的总统、总理卡钦斯基兄弟,都属于带有极右民粹色彩的法律与公正党。按理说,他们的政治理念应该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相近。但波兰的这些准极右翼领导人却是坚定的反俄。而且,波兰无论左右翼哪一派执政,在反俄这一点上都是一致的。这也难怪,看看波兰的血泪历史,就知道他们受伤有多深。

2023年12月13日,杜达(左)与图斯克在宣誓就职仪式上握手。

由此,我们大体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欧美中左翼、中右翼政治家大多对俄强硬,而极左翼、极右翼政治家则大多亲近俄罗斯。也就是说,中间派反俄,左右两极亲俄。

奇怪吧?有趣吧?貌似完全相反水火不容的两种理念的政党,极左和极右,殊途同归同情甚至支持莫斯科。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红场上的克里姆林宫。(摄于2017年5月5日)

为什么欧洲的极左翼、极右翼都对俄罗斯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呢?

昔日的苏联,曾经是全球左派革命者心中的理想国,再加上普京执政以来,在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复活了苏联的“红色基因”。所以,欧洲的极左翼对俄罗斯的支持,实际上是对苏联的一种感情纽带,他们把对苏联的感情和怀念转移到了苏联的继承者、今天的俄罗斯身上。

今日的俄罗斯,却成了欧美极右民粹主义者崇拜的圣地。因为在很多欧美极右民粹主义者心目中,俄罗斯是捍卫白人基督教文明的最后一块净土。俄罗斯一直以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自居,俄罗斯领导人本身在实质上也是右翼保守主义者。

概括起来说,欧美的中左、中右反俄,极左、极右挺俄。殊途同归,实现了一个圆形的闭环。

俄罗斯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内,普京的办公楼。(摄于2017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