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朱珠

近日,百万粉丝网红店铺“少女凯拉”跑路事件登上热搜,引发热议。5月15日,多名供应商向记者证实,“少女凯拉”仓库已被搬空,总共约欠几百个供应商上千万元的货款,尚未追回。

“像这种大店铺都是赊账模式,按月结算货款也不签合同,不然就不会拿货。”一名叫花花的供应商称,之前也遇到过类似平价女装店铺跑路的情况,因关注度低就不了了之了。对于“少女凯拉”店铺跑路,电商平台回复称,正在核查处理,建议消费者没收到货及时退款,避免钱货两空。

“少女凯拉”拖欠上千万元货款

背后公司已于2个月前注销

“欠我的货款不到10万,但多数都在20万元左右,几百家供应商加起来有上千万元欠款。”广州沙河服装城的一家档口老板花花接到朋友电话才得知“少女凯拉”跑路了,“少女凯拉”还欠花花两个半月的货款,目前对方已经联系不上。

社交平台上也议论纷纷。有消费者表示“少女凯拉” 5月12日还在直播卖货,第二天发现店铺突然就消失了。许多消费者认为“少女凯拉”衣服较为划算,目前也有大量消费者购买的衣服还未发货。

记者看到,“少女凯拉”店铺拥有500多万粉丝,属于5金冠女装店,其店铺的衣服均在百元以内,比如一条裙子低至20多元,商品销量也均为上百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少女凯拉”店铺

“‘少女凯拉’的跑路可能是有预谋的,最近他家衣服价格一直卖得很低。”5月12日晚上,花花抵达“少女凯拉”仓库去查看时,发现已经空空如也,她认为这么大的仓库不可能一晚上就搬空了。

供应商发现“少女凯拉”仓库已经被搬空

事实上,“少女凯拉”背后公司也早在2个月前注销。

天眼查显示,“少女凯拉”商标注册所属公司为广州增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从事纺织服装、服饰业为主的企业法定代表人是李杰州。公司成立时间于2022年9月,2024年3月就已注销。此外,李杰州还是广州市云巅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曾在2021年被执行2万余元,并于2023年进行了注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少女凯拉”背后公司已于3月注销

赊账拿货无合同成行规

已有多家平价女装店跑路

近几年开始,电商大店铺赊账拿货成为一种习惯。据多名供应商描述,大店铺都是按照月结的模式支付货款,一般不会签署合同,只有相关单据。

“有些档口就是靠这些店铺才有生意的,店铺提出了这种模式只能同意,比如5月中旬才会结算3月份的货款。几百个供应商都这样,如果只有我们自己去要求签合同也是行不通的,不然就停拿你家的货。”花花说。

另一名供应商林先生也告诉记者,“少女凯拉”欠了自己4万多的货款没有支付。他表示,类似的大店铺每天都有进货和退货,档口多竞争也大,出于信任,一般都会以月结赊账的形式合作,然后开一个电子或者纸质账单。

已经在服装行业从业十几年的花花感叹道,前两年还赚了一些钱,但近两年因为竞争太大处于亏损状态。“此前,有一家叫‘试衣间’的平价女装跑路,当时欠货款也是几千万元,因为热度不高,就不了了之。不知道现在‘少女凯拉’是不是在效仿,目前跑路了差不多5家大店铺,我就遇到了3家。”

如今,被欠款的供应商已经开始联合维权。花花说道:“现在就是卡在没有签约合同上,也在配合当地街道办工作,以后大家也想团结起来,派代表跟大店铺谈签合同的事情。”

电商平台正核查处理

律师:可凭借供货单等证据起诉

直到现在许多消费者都无法理解,销量如此之大的店铺为何会一夜消失。一行业人士表示,如今女装店铺退货率很高,每发一单店铺也有相应的成本,比如运费险和运费,对于平价店铺来说,没有足够的利润就容易发生跑路事件,所以希望缩短中间环节,店铺不要一味追求低价。

那么供应商们又如何维权呢?重庆准的律师事务所陈晔律师认为,即使没有书面合同,但是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供应商仍然可以凭借供货单、物流信息、聊天记录等相关证据起诉以维护自身权益。

“目前服装电商品牌也面临着同质化商品竞争严重,获利下滑的窘境,服装企业在产品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营运等方面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整体流程、人才、资源都已经相当成熟。”陈晔表示,现在品牌复制相当容易,同类品牌同质化产品挤占市场,竞争由蓝海快速进入红海,经营者要同步注意自己的经营风险与法律风险。

陈晔认为,如果“少女凯拉”企业主在明知已经无法履约的前提下,仍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供应商财物的,也可能涉嫌构成诈骗类犯罪,但刑事案件的立案标准较严格,还需要进一步充分的证据。

对于“少女凯拉”跑路,电商平台也回复表示,正在核查处理,建议消费者没收到货的话及时退款,避免钱货两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