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连绵九州乱,国破家亡几人安。豪杰辈出逐天下,功过难评留青山。

二十世纪的中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乱世之中出英雄,无数豪杰志士于乱世中争天下谋出路,在历史画卷上谱写了浓墨重彩的个人篇章。“四川王”刘湘,便是这么一个人物。关于四川,有句话叫“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

是因为四川具有得天独厚的战略位置,物资丰饶,易守难攻,因此天下动荡之时,四川闻风而动的各大势力之间割据对峙,极难对付。这句话对于军阀混战时期的四川再合适不过。因此结束了四川混战局面的刘湘,其个人手腕和心机可见一斑。刘湘一生,功过难言,有人称他“反动军阀”,有人评他为“爱国将领”,情感截然不同的称呼如何能集中在同一人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少年儿郎投军去 一代枭雄初长成

光绪年间,在四川省大邑县的一户人家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父母给这个婴儿起名刘湘,年轻的父母此刻并未意识到,襁褓中的这个婴儿日后会成长为搅动风云的人物。时值清朝末年,各种社会思潮风起云涌,在这种背景下长大的刘湘自是不甘平庸生活,而是想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1906年,锡良继任四川总督,组织成立陆军弁目队且面向四川全省招生。不到17岁的刘湘就瞒着家人偷偷报考并顺利被录取。不久后陆军弁目队因纠纷解散,他又重新考取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正式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进入部队的刘湘,因为表现优异,得到了队官的赏识,被推荐去四川讲武堂深造,学习有关军事的知识。之后在部队里几经战斗,陆续升职,掌握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从此猛兽装备了尖锐的牙齿,开始猎杀之旅。俗话说,机会留给有野心的人。回顾刘湘的军阀之路,对于他的机遇有两个,他完美抓住了机会,在时代的乱局中扶摇而上。

一是1915年12月,袁世凯复辟帝制的举动遭到各界反对,蔡锷将军在云南发起讨袁护国运动,多方力量卷入其中。在四川地界,四川陆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发动起义,配合蔡锷一起向泸州发动攻击,打开了从四川北上讨袁的通道。此战为蔡锷出兵四川后首次规模较大的战役,极大鼓舞了护国军的气势。而此时身为第一师第三团团长的刘湘,凭借敏锐的军事嗅觉,将刘存厚留守在泸州的部队全部扣押。之后又率团充当先锋,越过长江,反攻兰田坝,截断了护国军渡江的归路,打击了护国军锐不可当的气势。袁世凯对此甚是满意,给予了丰厚的奖赏。

而后是1918年四川的川滇斗法。当时局势动荡,各路势力均想占领四川这个战略重地,其中滇系军阀唐继尧决定武力夺取四川,进而向外发展,川军则分为刘存厚和熊克武两派。在想要争取四川的多方力量中,刘湘根据形势最终选择熊克武,事实证明他没有选错。他被熊克武任命为第二师师长,负责管辖七个县。有了自己的固定地盘后,刘湘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和派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任命自己之前的速成系同学,并设置军官学校,培养自己的军官。此时刘湘的野心已经为周围人所知,传习所的军官听他说过,将来要统一四川、问鼎中原,这常被他拿来鼓舞士气,笼络军官。这段时间中刘湘积极发展自己的力量,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势力集团,变得更加成熟。

在乱局之中,刘湘从一介小兵,慢慢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将领。他在战役中磨练自己的能力和野心,逐渐丰盈自己的羽翼。川滇斗法后的刘湘已经成长为令人警惕的力量之一。期间其他军阀注意到刘湘的崛起,联手镇压刘湘。刘湘则养精蓄锐,在军阀内讧时趁机东山再起,这时的刘湘具备了更强的实力,为之后参与到更加残酷的斗争中做好了准备,很快他迎来了个人进一步的成长和发展。

内战争权统四川 残暴恶名八方闻

四川省内军阀彼此混战一段时间后,初步形成四方对峙的局面,即刘文辉、刘湘、邓锡侯、田颂尧几人。而其中刘文辉和刘湘实力最大,因此他们之间难以避免地爆发了冲突。实际上按辈分来说,刘湘还要称呼刘文辉一声叔叔。然而利益当前,叔侄二人谁也不肯让步,双方矛盾愈演愈烈。

1931年,刘文辉购买了巨额武器和装备,运输至万县港时,被刘湘手下的师长王陵基扣留,几经交涉未能讨回。刘文辉含恨在心,接连小动作不断:收买刘湘的部下、截断重庆粮道等;他的哥哥刘文彩派刺客行刺刘湘、甚至用迷信巫术诅咒刘湘,这些举动同样惹怒了刘湘。

1932年10月1日晚,刘湘率先发难,命驻扎在武胜的罗泽洲攻打在南充的刘文辉部队,拉开了二刘之争的序幕。斗争期间双方有来有往,轮流占据上风,战争僵持不下。甚至一开始刘文辉的军事实力略强于刘湘,然而刘文辉的战略眼光远不及刘湘。他没有和上级政府打好关系,对于邓锡侯和田颂尧也态度恶劣,目中无人,导致两人对他十分不满。老奸巨猾的刘湘不仅坚持重金策反刘文辉的部下,还暗中挑拨刘文辉和邓锡侯、田颂尧之间的关系。导致二刘互斗期间,邓锡侯和田颂尧发动攻击,极大程度上牵制了刘文辉的兵力,使刘文辉左支右绌,终不敌刘湘,落了下风。1933年10月,“二刘之争”以刘湘的胜利告终。之后刘湘又陆续收拢了一些其他的分散势力,对四川有了完整的掌控权。

能在混战时期成长起来的人,都绝非纯良之人。刘湘也不例外,军阀混战离不开金钱供给,因此没少剥削人民群众,他与刘文辉内斗期间,各种名目的税款层出不穷,普通百姓叫苦不迭。除此之外,刘湘的奋斗完全出自个人野心,他没有为国为民的无私抱负,因此在个人利益当前,他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丝毫不顾及其他不良后果。“三三一惨案”,就是这种野心下的悲剧之一。

1927年3月,北伐军成功占领南京。正当我国人民欢欣庆祝的时候,英国军舰开炮轰击普通人民群众,打死打伤2000多人,还封锁长江江面,阻止北伐军追击孙传芳。这一暴行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愤慨。这一消息传到重庆,人人怒火难消,因此定于3月31日,在重庆的通远门内打枪坝,举办“重庆市工农商学兵各界群众反英大会”,计划游行示威以抗议英美暴行。而刘湘出于自己的种种考量,竟和蒋介石勾结,突然发难镇压革命

可怜无辜的普通群众,谁也没有料到即将发生的暴行。游行当天,在场两万余人,大会刚一开始,刘湘手下的师长王陵基、蓝文彬等人,用军警封锁主要道路,便衣特务也赶到会场镇压革命。他们武器齐全,用枪和刀棍攻击手无寸铁的革命群众,场面残忍异常。四处横飞的子弹,频频举起的棍棒,被攻击的普通百姓完全没有地方躲避,面对层层包围很难突围出去,事后统计当场被打死、踩死的群众和学生足有几百人,受伤者足有几千人。更有多个重要人物在其中惨遭杀害。现场血流遍地,惨不忍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湘亲手酿成的这一惨剧,背后有多个原因。首先刘湘本人对革命素无认知,意识不到革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另外刘湘是个旧式军阀,他以个人利益为先,极其重视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而当时重庆的党部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如取消苛捐杂税、取缔反革命宣传、解散伪市公会等,难以令刘湘理解认同。

同时四川当时革命运动发展迅猛,各地革命武装力量纷纷崛起,参与革命运动的人数众多,人民群众革命热情高涨。而对于革命势力,刘湘始终非常警惕,他担心迅猛高涨的革命势力会对自己造成威胁。加上在游行前夕,别有用心的国民党右派散播错误谣言声称共产党要趁游行暴动,趁机占领重庆。刘湘听闻十分紧张。这个令刘湘感到深受威胁的谣言加之刘湘素来对革命力量的忌惮,使他最终做出了镇压革命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