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为总结工作经验,纠正错误,中共中央在庐山举行工作会议。而在此次工作会议之后,毛主席便一直与一名普通的女演员——邢韵声以”父女“相称,并进行书信往来。毛主席更是将当时自己的《七律·长征》诗稿赠与该女子。

当时的毛主席可是很少与他人书信来往,也很少与文艺人员有联系,这位“上海女儿”与毛主席是如何相见相识相知的呢?此后的一段时光又是如何度过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舞会初相逢,结缘闲谈间

时值八月,中原大地骄阳似火、酷热难耐,但庐山内却是别具一番人间景色凉爽宜人。中央决定立即召开八届八中全会,此次共75位中央委员出席会议,候补中央委员74人。召开此次会议的目的是大家一起畅所欲言,总结党的总路线执行情况

毛主席在会议召开期间居住在名为“芦林一号”的一处别墅。长期的会议讨论、问题解决方案研究使与会成员常常感到压力很大,时任江西省副省长的汪东兴提出抽调文艺团体来表演节目或是跳舞。

毛主席批准了该提议后,汪东兴便通知了江西省农垦局文工团的周团长,开始紧张的选人和节目准备。此时听到能为中央领导人表演的文工团姑娘们,个个都激动不已,同时积极准备,希望能被选中。

邢韵声经过充分的准备和出色的表现也成功入选。

8月23日,在第一天会议结束之后,舞会正式开始了。众多中央领导包括毛主席、周总理、朱司令都受邀前来,舞会也异常精彩、热闹非凡。

文工团的姑娘们因要准备表演,一早便到舞会现场进行排练,但当正式见到几位只有在照片上才能见到的国家领导人时,姑娘们还是难掩心里的激动和兴奋,同时还为接下来的演出有几分紧张不安。

伴随着舞池中的华尔兹乐曲,与会领导人们纷纷与各自的舞伴跳起欢乐而轻松的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总理还是同往常一样,考虑到每位舞伴的感受,踏着轻快而温和自信的舞步,一曲一曲舞结束后,尽可能地与更多的舞伴共舞。

邢韵声默默地坐在离舞池较远的地方,看着眼前的温文尔雅的周总理,心里多了一分温暖,少了一些紧张不安,不禁感叹道:和蔼可亲的周总理当真与报纸上说的一丝不差。

作与毛主席共舞的四个舞伴之一,邢韵声安静地在一旁等待,看着毛主席与自己的伙伴跳完一支一支华尔兹舞,她心里非常激动,想到马上到自己了,心里的喜悦更是难以掩饰。

眼前便是日日夜夜伏案工作的毛主席,在热闹的舞池里依旧能看出指挥时英勇气概。那边,毛主席与青年舞伴结束一曲舞之后,便进行了简单的“拉家常”,蓦得回头,便与一直密切关注他的邢韵声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不知是思女心切,抑或是灯光作用,毛主席看着在舞池较远角落的邢韵声,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便朝她轻轻招手,又惊又喜的邢韵声在昏暗的灯光下,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用口型向毛主席问道:“您是在喊我吗?”

会意的毛主席肯定地点了点头。邢韵声满怀疑惑但是更加兴奋地跑了过去,毛主席见她如此紧张,便先问:“同志,你也是这个团的吗?”

邢韵声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过了好一会,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主席您好……嗯……我跟她们都是一个团的。”

毛主席又问道:“小同志是哪里的人呀?”

慢慢平静下来的邢韵声回答道:“上海人。”

一阵闲聊后,毛主席一脸慈蔼地说:“我有个女儿叫‘娇娇’,跟你现在年纪差不多,看到你我就想起了她……”

邢韵声听到这里,由紧张转为放松的心里,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和父母,猛地难过起来,没控制住竟在舞池中抽咽起来。

毛主席见到眼前这一幕,忙不迭地安慰她:“小邢同志,刚刚还好好的,你为何突然哭起来了?”

邢韵声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得体,深呼一口气后,断断续续地解释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我一直体会不到父爱是怎样一个感觉,娇娇她能有您这样伟大的父亲,她一定很开心吧。”

毛主席了解了来龙去脉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宽慰道:“小邢啊,娇娇是我的女儿,你也是我的女儿,从今以后,我当你的父亲好不好?”

出乎意料的邢韵声心里登时既欣喜又感激,没成想自己竟成为了主席的“女儿”,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重重地点头,随后又和毛主席一起合作跳完了一支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