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汉合流之后,重新复起的老蒋开始了第二次北伐,作为“军阀终结者”的老蒋开始收割各地军阀,他先是在湖南击败了“新桂系”将李宗仁赶回了广西老家,随后又在河南击败唐生智,随后在两次和冯玉祥的较量中胜出。

在1929这一段时间内,基本上老蒋中央军所到之处,其他军阀都只能望风而降,剩下的也只有等待被老蒋收编的命运。

整个1929年,老蒋把持的南京国民政府控制的地盘,由之前东南五省,扩张到了覆盖中南5省加上山东在内的11个省。

成为关内国民政府最大势力。

中原大战形势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老蒋想要一统关内的野心,自然被其他想要割据的地方军阀所不满,毕竟做到这个份上,谁也不想放弃自己地盘和军队。而强势的老蒋在1929年8月6日的军事会议上,在老蒋提出要将全国军队编制为68个师,其他军阀派系最高只能保留9个师。而这无疑释放一个信号,那就是弃权保命,但丢掉兵权无疑是政治生命的终结。

于是以阎老西、李宗仁、冯玉祥三人为首,开始密谋组成“反蒋集团”。

并于1930年在河南和安徽等地,三人与老将中央军进行决战,而因为战争地处中原地区,也被后人称之为“中原大战”。

那为何面对三个强势的地方军阀,老将居然可以逆境获胜,成就其军事生涯浓墨重彩的一笔呢?当然,老蒋之所以能获胜,并非他指挥如何高明,而是一个字:

中原大战,老蒋对旁边的冯玉祥和阎老西

老蒋VS李宗仁桂军

早在前一年蒋桂作战中,李宗仁就战败被迫出走香江,在回到广西之后,李宗仁加入阎老西得的反蒋联盟,同时也和张发奎联盟,组成两广同盟军,北伐策应在北方的西北军。因此这批桂军也被称之为“张桂军”(下辖第4和7军)。

作为南线突击力量的他们,主要是北上占领湖南和武汉和冯玉祥南下部队会师。

一开始张发奎打的有声有色,甚至一度占领长沙,但很快就在老蒋“银弹战术”下败下阵来。

中原大战中,张桂军的三个话事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呢?

原来,早在老蒋和新桂系争夺的湖南的时候,就用湖南省主席作为筹码以及70万银元收买了当时唐生智麾下镇守湖南的名将——何健。要知道一年前的蒋桂大战的时候,阎老西让唐生智出兵可是出了大手笔,也不过才60万元。

何健反水坐山观虎斗了,也导致了1929年李宗仁和唐生智在湖南的大败。

而此次中原大战桂军卷土重来,老蒋在其中央军主力都在北线的情况下故技重施。

湖南王何健

虽然何健也是个骑墙派,甚至还暗地里接受了阎老西的第7方面军总司令的委任状,但私下里仍不敢明着反蒋站队,在张桂军进入湖南后,只是撤出长沙。

不过看到何健抵抗不力老蒋并没有过多的苛责,而是继续追加的何健100万军费,并收买在广州的陈济棠,让其出动蒋光鼎和蔡廷锴两个师,出击衡阳断新桂军的后路,同时以湖北省主席条件和提供全部军费给夏斗寅让其从湖北出兵。

很快在湖南战场就变成了南方湘鄂系和两广军阀之间的战争,其加入的中央军也不过才是蒋鼎文的中央军1个军。

老蒋只是靠着钱就坐山观虎斗。

从5月势如破竹,再到7月被赶回广西境内,老蒋不用主力仅靠金钱收买就让反蒋南方同盟迅速战败,从而可以抽身在中原和冯玉祥与阎老西的主力进行决战。

进击的桂军部队

老蒋VS冯阎盟军

南方的桂系毕竟是作为偏师,老蒋的真正敌人还是冯玉祥和阎老西,这两路30万大军,为此老蒋也准备了50万兵力与之抗衡。

但大战刚开始老蒋在处于劣势之中,西北军虽然穷,但却是打仗的一把好手,多年来一直处于南征北战状态,其战斗力要普遍好于老蒋扩编后的中央军。

因此在5-8月份的作战反蒋联军都一直处于绝对的上风。

老蒋虽然正面战场不利,但他在此时却窥破了反蒋联军的破绽——那就是

“穷”。

有意思的是在战前,上海的一家报社在评论双方战力的时候,就用一幅形象的漫画来形容此时大战的情况,

冯玉祥是是一手拿大刀,一手拿窝头,阎老西一手拿算盘一手那杆秤,老蒋是一手拿大洋,一手拿炸弹。

老蒋单挑一众军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老蒋是如何一步步靠“金钱”击败冯玉祥与阎老西联军呢?

1930年5月,在战役刚开打之后,老蒋看出冯玉祥部万选才和刘镇华的矛盾(冯玉祥支持西北军老人万选才当选河南省主席,而镇嵩军话事人,身为河南人的刘镇华被冷落),让宋夫人带着大量的银元直接拜访开溜前去德国的刘镇华,直接将其策反,随后刘茂恩直接绑着万选才并带领15军投靠了蒋军在平汉线的指挥何成濬。

并主动进攻了阎老西的晋军,孙楚和欧震两军,导致晋军大败,歼灭晋军1万多人(俘虏5-6千人,火炮48门,马步枪3000支)直接让老蒋取得开门红,而财大气粗的何成濬成立马拨给了刘茂恩20万银元,这让刘氏兄弟就更加替老蒋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