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9月,天已经转凉了。面对敌人的全面进攻,刘、邓两位首长毅然决然地将司令部设在了菏泽城郊。虽然当时刘伯承年纪已经有些大,有些畏寒,但是在这战前的短暂时刻,他却总是不畏风寒,搬着一把椅子坐在屋外。

警卫员看见了,对刘伯承的身体状况十分担心,便劝他到屋内等待胜利的消息。然而,刘伯承却显得深思熟虑,摆了摆手,并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这场胜利,恐怕还需要老天的保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邓大军在解放战争初期,在陇海线上旗开得胜,但很快遭到了蒋介石的反击。他派遣了“双料福星”刘峙,带领着几十万大军来找刘邓算账。

不过,蒋介石对于刘峙的能力有所担忧,因此还增加了两位大将——白崇禧和陈诚。然而,刘峙和陈诚并不是刘伯承的对手,白崇禧才是真正的威胁。

在他的策划下,国军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包含三个整编师,指向黄河边的东明、定陶和曹县;另一部分则包括第五军、整编十一师和整编八十八师,更加强大。

白崇禧的意图明显,他希望通过钳形攻势,让刘邓大军无法应对,达到分进合击的目的。刘伯承形象地比喻敌人的意图:“蒋介石是饭馆子战术,送你一桌还没吃完,又送来一桌,逼你吃,让你撑死”。

在作战会议上,刘伯承神情严肃地对各纵队司令员们说:“要想粉碎敌人的钳形攻势,关键在于抓住敌人的弱点,利用敌人两支箭头还未完全合拢的时机,迅速切断其中一个箭头。”

虽然听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敌我双方实力相差悬殊。敌方共有30万兵力,而我方只有不到5万人。

而且,刚刚结束的陇海线作战,我方各纵队损失惨重,人数和弹药都非常匮乏。迫击炮总数不足100门,每个纵队山炮也不足一营,炮弹更是奇缺无比。

这种情况下,继续作战无疑是在用骨干和精兵去与敌人硬拼,非常不划算。然而,不打不行,一旦我们放弃菏泽、郓城,敌人就会将我们逼到黄河以北,我们将会失去重要的战略阵地。

正当刘伯承和邓政委为此苦恼时,敌人却自己送上了“大礼”。一开始,刘峙按照白崇禧的计策,企图将我们包围在兰封、考城地区,断我军后路再予以歼灭。

但是,就在这时,志大才疏的陈诚却认为白崇禧的计谋太冒险,他主张各部靠拢、齐头并进,这样就让刘、邓找到了歼灭我军的机会。

如果两路国民党军都快速突进,那还真的难以应对。但如今两路敌军都步步为营,这反而给我们提供了绝好的各个击破的机会。

之前是敌人硬送两桌菜,逼着我们一次吃完,确实让我们有些难以应对;如今敌人先送一桌,然后再送一桌,我们就好对付多了。

在两路国民党军中,其中一路包括第11师和第5军,都是五大主力,非常难对付;而另一路,以整编第3师为主力,其余部队皆为杂牌。

因此,刘、邓便决定首先打击第3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整3师曾是滇缅公路对日作战的劲旅,师长赵锡田是黄埔二期毕业生,拥有炮团、工兵营、通讯营和战车营,全师14000多人,装备精良。

在中原突围时,整3师利用战车快速突进,对我国军造成了巨大损失。整3师虽非五大主力,但实力不容小觑。要想在5万对30万的战斗中取得胜利,需要有强大的决心和策略。

在战前会议上,众将陷入沉默,心中充满了担忧。但六纵司令员王近山主动请缨,他坚定地说:“让我们六纵去打整3师吧!

我们纵队虽然年轻,但我们愿意为胜利付出一切。只要主力纵队能保存下来,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我王近山今天立下军令状,不消灭赵锡田,我就不回来见你们!”王近山的话让在场的人深受感动。刘、邓首长激动地支持他打,表示他们会全力支持。

杜义德站了出来,他紧紧站在王近山身边,以他的沉默表示对王近山的支持。刘伯承将手猛地下劈,大声地说:“打!我支持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