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段宏刚

“特洛伊战争”里,当阿喀琉斯、赫克托尔、赫拉克勒斯等英雄轻装上阵,手握长矛、利剑、盾牌,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时,他们壮实的肌肉,强健的体格,顽强的意志,英勇的形象,深刻地镶嵌在每一个人心里,激发起每个人心底最深沉的力量。

为了责任、梦想和信仰,战场上的男人们,就是英雄的化身,他们以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人格精神,书写了一部部英雄史诗,像灯塔一样,永远明亮在世人心中。

当英雄故事跟诗人相遇,足以催化出完美的史诗。当史诗跟雕塑家重逢,足以让伟岸的英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古希腊的雕塑家,正是从史诗作品里获得灵感,才发现艺术的力量对于人心的鼓舞,对精神的激励,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才深居简出,呕心沥血地为世人创作看得见的英雄形象。毕竟,史诗里的英雄形象太抽象了,对于那些不识字的人来说,并不能直观地看到他们心中所仰慕的英雄。

雕塑家搬来一块块大理石,像虔诚的信徒那样,叮叮当当地雕琢起来,英雄形象由此以看得见的雕塑作品呈现在人们眼前。在雕刻中,战场上的勇士,体育场上的运动员,都给艺术家带来了直接参照。

通过一代又一代雕塑家不懈的努力,古希腊雕塑生机勃勃地发展起来,诞生了数以万计的杰作,若不是后来因为战争破坏,现代人还能看到更多古希腊时期的雕塑作品。

古希腊虽然距今已有2000多年,但创造出来的艺术高度,现代人很难望其项背,《断臂维纳斯》、《雅典娜神像》、《拉奥孔》、《掷铁饼者》、《刮汗污的运动员》,《波塞冬》、《胜利女神》等名作,都是古希腊雕塑的结晶,“世界十大雕塑作品”里边,有一半都来自于古希腊时期。时至今日,古希腊时期的雕塑艺术,依然代表了人类历史上写实雕塑的最高水准。

古希腊人身上具有鲜明的“英雄主义情结”,所以,艺术家经过探讨后得出:英雄形象就是男性之美的外在映射。

英雄不仅是高大、健壮、力量的象征,并且是勇敢、阳刚、坚韧、霸气的标志,在他们眼里,英雄可以改变一场战争的胜负,甚至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英雄崇拜如同树根一样,深深扎进每个人的心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雕塑家创作雕塑作品时,在遵循“写实”的大原则下,以适当的夸张手法,给男性形象赋予饱满的肌肉,健壮的体格,流畅的线条,来凸显男性的力量感和大无畏精神。尤其在雕刻小腿和前肢时,会刻意塑造出一种蓄势待发的动感,呈现出丰富的细节,隆起的肌肉块,凸起的青筋,刚毅的表情,都是细节语言的直观表现。

何谓女性之美?古希腊人的理解其实跟东方人差不多,端庄优雅的气质,漂亮精致的容貌,匀称协调、凹凸有致的身材,是东西方人对女性之美的共识。况且,女性被看作是人类的母亲,象征着“生殖崇拜”。

不论是表现男性之美还是女性之美,都需要把这些审美共识直观、真实、自然地表达出来,所以,古希腊艺术家达成共识:只有裸体才符合创作需要和审美需要。

这就为我们揭开了西方美术何以钟爱裸体或人体的秘密。

后来,人体雕塑经过多年发展和成熟,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审美规范,把“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作为最基本的创作要求和审美标准。

这个观念在后来深刻地影响了素描、蛋彩画、油画等视觉艺术,构成了西方美术里丰富多彩的人体艺术形式,是人类宝贵的文化财富。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人体艺术除过展现男性与女性与生俱来的自然之美外,还通过人体来表达人类如何认识自我,如何认识人与自然与社会以及历史之间的关系,如何通过艺术语言表现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引领思想的启蒙。当然,这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事情了。

如果去欧洲旅游过的人可以发现,人体艺术在欧洲非常大众化,在街道、公园、广场、大厅门口等场所,以及美术馆、博物馆、教堂等地方,随处可以见到人体艺术的身影,比如,《断臂的维纳斯》、《大卫》、《思想者》等雕塑,以及各个年代的油画。人体艺术跟人们的生活已经密不可分,人们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人体艺术的魅力,并受到感染和熏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体艺术在国内并没有走向大众化,人们谈起它总是羞羞答答,一些“伪君子”看到它甚至会暴跳如雷,对其指手画脚,批判它是“污染视觉”和“荼毒心灵”的糟粕。

一些人面对人体艺术,欣赏的似乎不是艺术的圣洁之美,而是为了满足视觉上的激动。

在前些年,某台在介绍米开朗基罗的名作《大卫》时,竟然打上了马赛克,随后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何以出现这种状况?

归根结底还是东西方文化观念上的差异太大,在人体艺术的诞生、发展和传承上,我们并没有经历过西方人那样的路子,导致我们的文化意识和思想观念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当然,东西方人不同的精神个性,也是导致人体艺术在国内不受待见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自由、奔放、热烈、开拓型的精神气质,比起温和、中庸、含蓄的气质,在艺术表达上,总要直白、张扬一些,甚至偏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