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们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国家都步入了自由民主的现代文明行列,但不能否认的是,仍有少部分国家仍然停留在半封建、半专制甚至半独裁的集权阶段。

由于这些国家也不能说一点儿民主没有,是与漫长的封建帝王专制时代有很大区别的,因此,把这些国家称作威权国家应该还是比较恰当、比较中性的。

虽然,这些国家或者是某个政治集团长期执政或者是某个人长期执政,某个政治集团或者某些个人在国家里享有绝对的权威,但这些政治集团和个人毕竟还是以为民众尽量多地谋福利为宗旨的。尽管,这些政治集团或者个人确实在执政的过程中拥有极大的特权并为自己谋取了大量私利,但他们在维护自己特权和谋取私利的过程中毕竟还是不会像封建帝王和封建贵族那样明目张胆、理直气壮的,还是多少有些忌惮民意的。因此,说这些政治集团和个人如何卑鄙、反动也是有些夸张的。客观地说,这些政治集团和个人在维护国家独立和推动国家发展方面也是真心实意的。

但是,从王权走向人权、从特权走向平权、从集权走向分权、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人治走向法治、从禁锢走向自由是人类社会的发展的基本路径,而且,经过近几百年的实践,所有崇尚自由民主的国家都发达了或者正在走向发达,而所有还沉浸在威权中的国家都无一例外地贫穷与落后了,这就充分的证明了所谓威权模式确实已经严重过时了,确实束缚了社会的发展活力,确实已经阻碍社会的发展,确实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所有威权国家也确实产生了这种被改变的焦虑,尤其是俄罗斯,他们发动俄乌战争,就是这种焦虑的典型表现。他们担心自己被现代主流文明的滚滚大潮所吞没,所以,不得不做最后的挣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事与愿违。俄罗斯发动的俄乌战争却进一步打醒了世界,使得世界上更多文明的国家和人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了威权国家对世界和平、规则、秩序与繁荣的极大破坏性,认识到了如果再对这些威权国家过分地绥靖与宽容就有使我们这个世界再回到混乱的丛林时代的危险。因此,从俄乌战争爆发以后,世界主流文明不仅对俄罗斯也对那些明里暗里支持俄罗斯的威权国家进行了严厉地敲打甚至制裁。

应该说,这次世界主流文明对威权阵营的制裁是空前的、坚定的、全面的,可谓是对这些国家进行了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科技、金融、军事等等立体式、一条龙式地“围剿”。

当然,这些威权国家也在想方设法尽力“突围”。然而,由于这次主流文明“围剿”的势力确实太过强大,很多起初还在中立和摇摆的国家也纷纷加入了主流文明阵营,使得威权阵营的伙伴儿越来越少,估计,这次威权阵营完败是大概率事件。

尤其是威权国家还有更不利的一面,那就是,这些国家的国民也在大范围觉醒,也开始对威权政府进行全方位质疑甚至进行抗议游行,这才是所有威权政府最担心的。因为,国内民众才是维持威权统治的基础,一旦国民对他们失去了基本的信任,这个基础就坍塌了,威权也就自然不保了。所以,今后一段时期,所有威权国家的民众也会面临更严厉的管控,威权者和民众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显然,在这次民主阵营与威权阵营的大博弈中,最先被淘汰出局的肯定是俄罗斯。俄罗斯求锤得锤,即使不会四分五裂,也会暂时衰落成为三流国家。当然,这对俄罗斯民众也许并非坏事。因为,民众会因此而获得更多的自由与民主。虽然,暂时要度过一段苦日子,但长远看,不管是对国家发展还是对民众长久幸福来讲都是大好事。

至于其他威权国家,虽然不会像俄罗斯败得那样惨、那样快,但也肯定会经历一段被世界主流文明排挤、孤立、制裁的相当艰难困苦的时期,最后还是要被主流文明所击败或者同化。

其实,除了俄罗斯外,其他所有威权国家都是有“弃暗投明”的光明大道的。俄罗斯罪过太重,回头是死,不回头也是死,只能等着被打败了。但其他威权国家毕竟没有俄罗斯那么不堪,只要顺应世界文明发展大势,立刻、马上远离俄罗斯,以所谓“自我革命”的大无畏气概,像阿根廷总统米莱那样,果断进行政体改革,就随时都可以拥抱文明、融入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是,世界留给这些威权国家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如果这些国家还抱残守缺、犹犹豫豫、患得患失、心存侥幸甚至“负隅顽抗”,世界主流文明恐怕也就不会给这些国家留更多的客气了。

印度诗人泰戈尔曾经说过:“被文明征服是幸运,被野蛮征服是灾难。真正的天堂,你可以骂它是地狱。真正的地狱,你只能夸它是天堂。”

难怪,印度这个曾经被种姓制度深深禁锢的国家能够快速发展并在这场大博弈中左右逢源、顺风顺水,原来,这个国家从来就不缺少文明、睿智之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希望所有还对威权体制津津乐道、涂脂抹粉的国家能够好好向大印度学习借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