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1月,越南人民军和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力量发动了以溪山战役为序幕的春节攻势。超过8万越南人民军和南方游击队对美军驻守的溪山基地和南越几乎所有的大小城市发起全面进攻。虽然大部分攻势都在最初的几小时内受挫,但西贡的交火长达三天,顺化的激战持续了一个月,美军溪山基地被围困77天。从军事上看,春节攻势越方损失惨重。然而,从政治上分析,这场进攻给美国上自总统下至普通民众造成心理上的强烈冲击和震撼,瓦解了对手的战争意志,成为越南战争的重要转折点。

社会主义阵营的鼎力支持为越南人民对抗强敌提供了坚强后盾。越南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战争期间,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为越南提供了大量支援。在越共领导人的请求下,中共中央从反对美国侵略的战略全局出发,全力援助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美国开始轰炸北越后,中国向北越派遣了铁道兵、工程兵、高射炮兵等部队,帮助北越抢修、保障、建设重要公路机场,抗击美军轰炸。有了朝鲜战场的惨痛教训,美国人从心底里不希望再与中国军队进行地面较量,整个越战期间,美军地面部队自始至终没有越过北纬17度线。越南人民军因而有了稳固安全的后方依托。与此同时,苏联也给越方提供了军事顾问和武器装备上的支援,邻国老挝与柬埔寨为运送战略物资的“胡志明小道”提供了很多方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灵活的战术帮助人民军赢得主动权并重创强敌。主动权是军队行动的自由权,恩格斯说“你可能被迫退却,你可能被击败,但只要你能够左右敌人的行动,而不是听任敌人摆布,就仍然在某种程度上占有优势”。越南人民军和游击队争取主动的基本策略是,一方面尽可能避开美军发动的大规模搜剿,另一方面积极主动进攻对手。

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在总结越战教训时曾说:“我们总对技术抱有幻想,认为敌人太原始,而我们是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因而这个仗没什么可打的。我们总想与北越军决一死战,来一次越南的‘滑铁卢’、硫磺岛、仁川,但他们拒不合作。无论我们的打击有多重,北越军总会隐没进入山岳地带的庇护所或进入老挝,重新武装,重新组建,然后又出来打。”从1966年到1967年,越南战场上约80%的战斗都是在人民军和游击队选择的时间和地点进行的。

春节攻势便是如此,无论初期重兵突袭溪山基地,还是趁着新春佳节在西贡以及南越几乎所有的大城市实施“总攻击”,都出敌不意达成了行动突然性,有效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在9号公路战场上,人民军充分发挥人民战争威力,从东到西发起连续进攻,有力配合了溪山围困战。溪山东北的卡罗尔营地、东河、昆天等美军重要基地,也像溪山一样在人民军进攻面前陷入被动挨打境地。越南人民军切断了从顺化、广治通往东河的公路长达几个星期,东河基地的美军只能依靠空运和水路运输。困守卡罗尔营地的美海军陆战队第4团团长不得不承认,越南人民军掌握了主动权。

装备技术优势是美军在越南战场的依赖。越南战场上,美军的装备技术优势非常明显。溪山基地外围,美军空投了大量电子传感器帮助飞机和火炮搜寻目标。由于对手火力太猛,越南人民军对溪山基地核心阵地发动的大规模进攻并不多。大战前,美军借助传感器提前侦知了人民军集结情况,立即抢先组织空中力量和炮兵实施猛烈打击,令人民军伤亡过半。溪山战役期间,由于公路被封锁,美军的各型运输机昼夜不停地为溪山基地输送补给,CH-34等直升机也参与空运,平均每天运送物资165吨,最多时达230吨。

从1968年2月中旬到4月初,美国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共出动各型战机2万余架次,平均每天350架次,昼间几乎每5分钟一架次。战后统计,溪山战役中美国空军投弹总当量近10万吨,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日本投下的2颗原子弹当量。面对如此强大的火力,人民军要想集中兵力实施大规模进攻是困难的。当时一位美海军陆战队高级军官曾对新闻媒体说:“在我们的空中打击下,越军无论在地面上投入多少兵力也攻不下溪山”。

政略决定战略,军事上的胜利无法挽回政治上的失败。具有压倒性火力优势的美军在越南战场上几乎打赢了每一场战斗,但最终输掉了整场战争。美军将领发现,大凡敌军进攻,则敌军伤亡惨重,如果美军进攻,则敌军伤亡很小。也就是说,人民军和游击队实力的消耗主要是由他们自己,而不是由实行消耗战略的美军决定的。春节攻势,人民军和游击队在攻击西贡、顺化等南越大城市的作战中,以牺牲万余精锐的代价打死千余名美国兵,伤亡比超过10∶1。从军事上看,人民军和游击队损失惨重。但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绝非简单的伤亡数字比较。春节攻势在美国媒体的热炒下引起公众高度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民众在电视上看到的不是此前威斯特摩兰乐观宣布的所谓“胜利的曙光”,而是装备简陋的人民军和游击队冒着枪林弹雨疯狂地冲锋,杀死一个又一个美国士兵。大量残酷血腥的画面深深刺痛了美国人的神经,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电视新闻评论员沃尔特·克朗凯特在直播中的一句话极有代表性:“见鬼,我还以为我们正在赢得这场战争!”表面上看,春节攻势在溪山遭到挫败,在南越的各大城市也纷纷失利。然而,美国国内由此爆发了如火如荼的反战示威大游行,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的战争神经终于崩溃,不得不开始筹划结束战争。(转自《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