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工程师陈立人涉嫌杀妻案震撼全球华人。

1月16日,陈立人因涉嫌杀害妻子于轩一,后因住院、5次缺席提审,直到2月9日才在第6次提审时现身。

昨天,该案在圣他克拉拉县法院再次开庭,进行了认罪听证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终审判可能还需数年

然而,由于陈立人当庭没有回应指控,这次法庭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下一场听证会安排在6月7日举行。

他接下来需要对检方的指控做出回应,可以选择:认罪、不认罪或者不抗辩,然后才能继续后续的法律程序。

4月19日是陈立人首次认罪听证会,他身穿黄色囚服出现在法庭。

据在场记者报道,他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但似乎头发少了一块,可能是头部受伤的原因。

考虑到这起案件受到媒体和公众的高度关注,陈立人并没有被安排坐在被告席,而是被允许坐在律师席一侧靠墙的椅子上。

由于视线受阻,旁听席的人都无法观察到他的一举一动。

记者只能隐约看到,在开庭前,陈立人的代理律师施罗德(Wesley Schroeder)与他简短交谈了两三分钟,尽管法庭为陈立人指派了翻译,但显然他和律师之间的对话并不需要翻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天,陈立人没有做出答辩,其辩护律师以正在等待尸检报告为由,向法官请求延期。

法官批准了他的请求,并将下次认罪听证会安排在6月7日上午9点。

这次,陈立人没有戴上首次出庭时的“人道约束软壳防护头盔”——这是一种降低头部受伤风险的头盔,通常用于防止在监狱环境中自残。当时,他的囚服上还印有“圣克拉拉男子监狱”字样。

对此,司法界人士分析:“陈某所穿的这件衣服,或许代表的是他当时是从监狱的精神病房里来到法庭的,但这也并非意味着他已经被确诊为精神类疾病,只是说明可能其律师在给他申请做精神疾病的相关鉴定。”

负责此案的圣他克拉拉县检察官嘉德伯格(Michael Gadeberg)在庭后对媒体表示,被告有权提出合理理由请求延期答辩,下一次听证会可能仍然不会有任何进展,因为法律并没有严格规定被告必须在多长时间内做出答辩。

他无奈地表示:“我希望我们可以控制进度,但这取决于他们(辩方)。”

在未来的某一次答辩听证中,陈立人和他的律师可能会出于策略提出无罪抗辩。在这种情况下,法官将选择一个日期举行初步听证会,以决定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被告犯下了罪行,需被正式审判。

如果法官认为有足够的证据,检察官将提交一份名为“信息”的文件。然后,被告会根据这份文件接受第二次提审,并进入审判阶段。

这也意味着,距离陈立人迎来最终审判,可能还需要数年时间。

争遗产

此外,关于死者于女士遗产的民事案件,也在当地时间2月13日向法庭递交,受理这起遗产纠纷案的是当地“遗嘱认证和精神健康法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美国司法界人士分析,这起遗产纠纷,应该是针对两人生前所购买的房屋及相关遗产分配的争夺,而案件之所以由“遗嘱认证和精神健康法庭”受理,是根据美国司法程序:

“一般来说,分配遗产前,首先是要确认遗嘱是否有效,因此需要确认立遗嘱人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是否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因此才会把遗嘱认证与精神健康两件事归于同一个法庭。这是美国司法体系当中的一个常态化设置,并非代表本案涉及到了精神类疾病患者的情况。”

也有美国司法界人士分析,此后免不了还要上演一场陈立人与于轩一家人关于房子和相关遗产分配的争夺战……

根据此前对于此案的报道,谷歌工程师陈立人殴打妻子致死。

原文中的几个细节:“Beat to death”和“left their bedroom covered in blood”这个场景可谓是非常残忍。

法院记录显示,第二天警方进行检查。警官通过窗户看到陈某跪着,茫然地盯着他的双手举在空中,衣服上似乎有血迹。

警方进入家中并拘留陈后,法庭记录显示,警官在卧室地板上发现了陈的妻子的尸体,她的头部有严重的钝器损伤。房间的地板、墙壁和门上布满了血迹。

一名警官的记录写道:“陈某的右手非常肿胀,呈紫色。他的衣服、腿、胳膊和手上都有血迹。” 当被问及他是如何伤到手时,陈某据称告诉急救人员:“我打了我的妻子。”

而熟悉夫妻二人的友人透露,在事发前一天,陈某的状态就很不对劲。

我们将持续关注此案,为您带来最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