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仝麟阁的资深读者 点击上方「麟阁经略」→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其他平台读者请关注公众号“麟阁经略”

满口强调道德,却有着最低的道德底线

昨晚,在奥地利时间晚上7点半(北京时间半夜),知名中国钢琴家李云迪来到了欧洲巡演的维也纳站。

在最富盛名的古典乐殿堂——金色大厅,李云迪获得了演出邀请,这是无数乐手梦寐以求的荣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整个音乐厅座无虚席,乐迷对李云迪的喜爱并没有因为他的私人风波而有一丝衰减。

我因为买票时间比较早,所以抢到了第二排的位置,结果环顾四周,发现中间前两排就一两个男生(包括我),女乐迷的比例是我见过最高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乐迷不远万里赶来,有东京、西雅图,还有各大国内城市。光是坐飞机就要整整一天,不少乐迷连追四场,明天就要动身去下一站。

遗憾的是,李云迪已经无法在国内演出,想要现场观看只能买机票和签证。不过,在欧洲的乐迷享福了,李云迪的欧洲巡演将持续数月。

在维也纳,无数音乐家留下了他们的光辉足迹。而维也纳之所以成为音乐王国,最重要的是它的包容和多元,以及对艺术和音乐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热爱。

在演奏完毕所有主曲目后,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李云迪临时提出要加演一首中国曲目的《黄河》。他用英文对在场的观众们说:

“下面这一首是中国的音乐,我要把它献给中国的同胞,为了过去几年中国人经受的苦难和祖国更好的明天而演奏。”

简单讲述一下《黄河》这首曲子的创作背景: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诗人光未然带领抗敌演剧队第三队,从陕西宜川县的壶口附近东渡黄河,转入吕梁山抗日根据地。途中目睹了黄河船夫们与狂风恶浪搏斗的情景,聆听了高亢、悠扬的船工号子。

1939年1月,光未然抵达延安后,创作了朗诵诗《黄河吟》,并在这年的除夕联欢会上朗诵此作,冼星海听后非常兴奋,表示要为演剧队创作《黄河大合唱》;同年3月,在延安一座简陋的土窑里,冼星海抱病连续写作六天,于3月31日完成了《黄河大合唱》的作曲。”

在《黄河》奏响的那刻,现场许多人都不自觉地潸然泪下。然而,现实中对李云迪网暴最多的,也是他的同胞。

我为这位钢琴家感到惋惜,诚然他身上有许多缺点,可世间谁能说自己是完人?纵观世界名人,海明威、卢梭、毕加索、萨特.....哪一个不是“劣迹斑斑”,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的人文环境是不是有点过于苛刻?对人才天才宽容度小,对司马x这种满口谎言的小人却令其大行其道。

你可以有自己的看法,说我“道德底线太低”。对不起,我确实不认为自己有多高的道德。我见过太多人用名气和权力骗财骗色,或许不是我的底线太低,而是人的底线就不高。只是很多人选择性“道德批判”,道德不用来律己,主要用来律人。

相比李云迪的过错,那些任性的权力和疯狂的网络暴力,难道不是更加邪恶得多的东西吗?如果世界各国都这样对待艺术家,艺术家将会消亡。

我想起了那个经典的寓言故事,当一个妇女因为“贞洁问题”而将被处以石刑时,耶稣站出来说,你们当中谁有完美的道德,便可以用石头砸死他。闻言,众人散去。

我为中国音协开除李云迪、禁演感到惋惜,不是对李云迪的音乐感到惋惜,因为美好的东西,在哪里都会发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关于作者

仝麟阁,前财经记者,发表文章累计超过200万字。千万级报道作者,网易年度影响力创作者。研究领域为政治、历史、经济和社会问题,在多家咨询和教育机构任兼职讲师,现居奥地利。

(我的小号,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