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孔子独自一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了这座巍峨耸立的古刹佛堂。层层叠叠的屋脊,恍如仙山琼阁,神秘而庄严。空气中飘荡着一缕淡淡的香气,孔子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孔子刚踏进佛堂的大门,便听到一个声音在耳畔回荡:"夫子,夫子,可曾听闻?今日有客至,不知可曾听闻?"声音淡雅缥缈,让孔子一时无法分辨来源。他疑惑地四下张望,佛堂内空无一人,只有那尊法相庄严的如来佛像,静静地端坐在莲花宝座之上,对着他微微一笑。

孔子暗自心惊,莫非这尊如来佛像会说话?他上前几步,指着佛像的鼻子,用着对佛堂主持的称呼问道:"阿... ...阿和尚,是阁下召唤在下吗?"只见那如来佛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佛堂中,孔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孔仲尼,你当真是圣人中的大儒啊!今日我等有缘相会,不知可愿与我比赛一场?"

孔子心下了然,眼前的确是一位活佛显圣。虽然极为惊诧,但他毕竟是大智之士,很快就调整好心境,淡定地应道:"阿弥陀佛,弟子自当应允。只是不知阁下有何高见,愿一闻芳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来佛含笑颔首,道:"孔仲尼,我等身居天人之境,自当以超凡的方式一较高下。大智若渊啊,我辈何不以文字游戏相娱?"孔子闻言,不禁会心一笑,文字游戏确是他的拿手好戏。他雍容爽快地答应下来。

如来佛见状,缓缓吐出一口浑厚的佛乡,接着缓声道出游戏规则:"我们谁先写一字,对方当猜其中深意。若能猜对,便可在对手的额头轻弹三指;猜错了,就要自己承受三弹。不知可愿一试?""阿弥陀佛开恩,弟子当尽全力而为。"孔子躬身答允。

于是,如来佛缓缓起身,走到佛龛前的供桌旁,拈起一枝熏香,在香灰之上娴熟地勾勒出一个"射"字。孔子上前瞧去,不禁哈哈大笑:"此字太过浅显,区区讲究字形的小儿便能识得。莫非如来佛也把我等看作小儿了?"

"呵呵,孔仲尼,你可真是小看了这'射'字。"如来佛语带轻狂,指着"射"字左右两边分解道,"左面者'矢'字,右为'寻'字,指的是执矢寻的行为,不就是射箭之意吗?你我孰能够先射中红心?"说着,他顿了顿,幽幽地望向孔子,神情间似有几分神秘莫测的味道。

孔子顿时觉得"射"字确有几分高深,不禁有些迷惑,半晌方道:"阿弥陀佛高见重重,孙生佩服佩服。但依孙生拙见,'射'字中左为'身',右为'寸',非'寻'也。身子矮小仅一寸长,所以应读作'矮'字,而非'射'字。"

"哈哈哈哈!"如来佛一阵爽朗的大笑,声振座下佛龛:"看来孔仲尼你也不过如此!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三指之力吧!"说着,他慢慢闭上双眼,将头微微一侧。

孔子见如来佛将自己的机会亲自让了出来,心中大喜。他轻轻踱步上前,小心翼翼地爬上莲花宝座,俯视着如来佛的庄严面容,在心中默默吸了口气。随即,他举起右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拢,运起全身的力气,对准如来佛的额头之间,狠狠地弹出三记。

"砰!砰!砰!"三声沉闷的响声陆续传来,如来佛的面容因突如其来的剧痛而狰狞扭曲。孔子看见,不禁有些心有余悸,连连后退几步,以免惹恼了这位神佛大人。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如来佛的面容很快就恢复了祥和,甚至还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他亲自走到供桌前,再次在香灰之上书写起来。孔子看时,惊诧地发现竟然与之前的"射"字一模一样。

"难道佛陀也在为难于我?"孔子心中暗自嘀咕。他上前一瞧,信心满满地说道:"佛陀,此字分明就是射字啊!莫非你是在开我的玩笑?"

"呵呵,孔仲尼,你可真是武夷山上的愚人!"如来佛呵斥一声,语带嘲讽,"岂有如此大的不同?我就直说了吧,这个'射'字,左边是'身',右边是'寸'啊!身子只有一寸之长,不正是'矮'字的意思吗?"

话音未落,如来佛突然一个倏忽,身形已到了孔子的身旁,双臂用力一捞,将孔子紧紧搂在了怀中。孔子挣扎不得,只听佛陀冷笑一声,声音在耳边愈发渗人:"愚蠢的凡人,接下来就由我来教你做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孔子浑身上下只觉一阵发麻,双腿更是酸软无力,任如来佛紧紧抱着,再也无力反抗。他只得讪讪地开口求饶:"阿弥陀佛,开恩啊!孙儿确有过错,还请佛祖暂缓严惩,给孙儿一个重新思过的机会。"

如来佛闻言,冷哼一声,毫不领情:"孔仲尼,你这白头翁,读书读到如此地步,到底是学有所长,还是一无所知?今日的文字游戏已经将你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了。"

说着,他用力将孔子推开,孔子的身子跌跌撞撞,狼狈地倒在一旁。如来佛气定神闲地走到莲花宝座前,祥和的面容之上突然爬上三缕凶光,望着孔子时,眼神竟然带上了几分孔子从未见过的狰狞。

"孔仲尼啊孔仲尼,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圣人,可今日这文字游戏,却将你的真面目活生生暴露出来了。"如来佛缓声叹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失望之意,"你不过是一个自视甚高、孤陋寡闻的书生而已!今日在下偏要让你体会一番,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说罢,如来佛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全身骨骼爆出一阵脆响,双手渐渐变得狰狞无比。孔子看在眼里,吓得魂飞魄散,赶紧踉跄爬起,狼狈不堪地向门外逃去。只听身后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狂吼,还有几声闷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砸向地面一般。孔子惊魂未定,头也不回地向外飞奔而去,逃出了老远,这才敢回头望去。

只见那座佛堂的大门破了一个大洞,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撞击过一般。门洞之处,漆黑一片,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孔子心有余悸,暗自庆幸自己及时逃了出来,否则只怕会陷入更大的险境。

就这样,孔子逃出那座佛堂,才免于一场大难。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对文字游戏也彻底失去了兴趣。而位于佛堂中的如来佛像,额头之上,多了一个硕大的肉赘,仿佛是被什么重物猛击过的痕迹。

后来,人们发现,每当有人路过这座佛堂,总能看到那尊佛像时不时地抬起一根手指,轻轻弹向自己的肉赘,就像是在提醒自己那天的遭遇。而且,那根手指常年托着,渐渐便变了形,形同一根朽木。很多人都猜测,这一定与当年如来佛与孔子的文字游戏有关。

孔子一世英名,自那次经历之后,便再也无人提及了。相比之下,如来佛虽然遭了一记狠击,但他额头上的肉赘,反而成了他身份的象征,让当年的遭遇广为流传。有人说,其实如来佛只是故意遭孔子戏耍,目的就是为了流传这个故事;也有人说,如来佛在那一日真的怒发冲冠,幸亏孔子及时逃走,否则只怕会遭殃了。

不过,无论真相如何,这个故事却像植根于人们的心中一般,口耳相传了几千年。每当人们看见一尊佛像,额头上有一个硕大的肉赘时,便会想起当年如来与孔子那出人意表的一役。孔子虽然落败,却也因此永远地留名青史;而如来佛的佛相,也因为这件事而与众不同,成为他独一无二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