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得沸沸扬扬的“湘潭大学研究生遭室友投毒身亡”一案,终于有更多的信息被披露出来。

深究其内核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场由人际关系而导致的悲剧,而是投毒嫌疑人在人格方面的缺陷和人性方面的幽暗使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投毒身亡的张海阳,25岁,是湘潭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读研二。投毒嫌疑人周某某是他的室友,27岁,是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研究生,同样读研二。

两人身处不同的学院,原本八竿子打不着,不可能同在一个宿舍。

但因为周某某具有明显的人格缺陷,先后被调换过三次宿舍,皆和同宿舍的室友合不来,兜兜转转这才被转入了张海阳所在的宿舍。

而所谓的调换,只是较为好听的说辞,实际上就是周某某和同宿舍所有人都不和,没有一个人待见他且愿意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所有人都忍无可忍后向校方申请将他赶出宿舍。

单单一次还不行,往往需要多次申请并且还要有着让人难以驳回的理由,校方才会酌情决定是否要将单一一个学生从某一个宿舍里赶出来,安排到其他宿舍里。

这样的现象在周某某身上竟上演了足足三次,无论是在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可谓极为罕见,大家上过那么多年学,都很难听过有谁人品能差到这种境界,不受所有人待见。

已经换过三次宿舍的周某某,被换到了张海阳所在的宿舍,原本的人格缺陷和劣迹自然没有消失,他依然和所有的室友合不来,依然是备遭嫌弃的那一个。

据北青深一度报道,周某某转到张海阳所在的宿舍前,宿舍里的三人都是法学院的研究生,三人关系一直很好,平衡和睦的状态自周某某搬进来后被彻底打破,宿舍里变得矛盾不断。

而每一次矛盾的根源,皆与周某某有关。

周某某生活习惯较差,经常半夜一两点才回到宿舍,发出很大的动静和响声,影响室友们正常休息,并且他脾气很冲,也不太讲卫生,时常因为上厕所没冲干净等琐事和室友发生争吵。

作为宿舍长的张海阳自费购买了清扫厕所的工具,带头清理宿舍的厕所,其余室友也纷纷跟着轮流清洁,唯独周某某不愿意,喊他就当作没听见,假装没看见。

张海阳无奈之下帮着他刷过几次厕所,并多次提醒他注意卫生问题,但周某某依旧我行我素,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全然不顾同住一个屋檐下室友们的感受。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周某某还给室友们立下了两条规矩:

一条是,开空调的时候一定要开窗户。另一条是,白天宿舍的门一定要敞开着。

自私自利的本性和正常人难以理解的巨婴心态,在这些琐碎细节里,已被暴露得淋漓尽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周某某的人格缺陷还远远不止如此。

他自持甚高,说教意味很严重,时而说这个室友鞋子有问题,时而说那个室友袜子有问题,说太廉价的东西穿不久,像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很让人厌烦。

有段时间,周某某更是经常直勾勾盯着张海阳看,什么都不做,只是观察张海阳的一举一动,并用居高临下接近审讯般的态度询问:“你在做什么动作?”

不堪其扰的张海阳,也曾多次向好友们吐槽周某某的各种陋习和难相处,更是向校方提交过一份文件,里面提到了周某某带液化气进宿舍等各种令人难以忍受的问题,并表示周某某已经和室友发生过不下20次的争吵,希望能够将周某某调离出宿舍。

在张海阳和其他两名室友的再三坚持之下,校方最终同意将周某某调离宿舍,但张海阳没能等到这一天,从出现中毒症状住进医院到全身多器官衰竭死亡,不过才短短六天时间。

警方通报称,同宿舍的周某某有着重大作案嫌疑,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然而在这一真相来临前,“因为被偷外卖被投毒”的谣言四起,甚至于扶摇直上,登上了热搜,传遍了全网,被无数人津津乐道视为“劝退偷外卖行为”的典型案例。

一个清清白白的人被害后还要被谣言恶意中伤,愤怒的不只是陷在悲痛里迟迟难以走出来的家属们,还有一众熟知张海阳为人和品行的好友和老师们。

在一众挚友的眼里,张海阳性格随和、为人真诚、与人为善,从不肯占别人半点便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别人请他吃饭,他总会再三坚持将钱转给对方,当面看着对方把钱收下,从不肯占别人半点便宜。和朋友出门在外,遇到流浪的小猫小狗,也总乐意花钱去专门买点东西给它们吃。

“他家境不差,没有经济负担,也从不肯占别人半点便宜,怎么可能荒唐到去偷别人外卖?”

张海阳的老师更是直接在网上公开发文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好一个学生竟会遭此不测,更令人难过的是,网上竟流传出一些恶意扭曲事实的内容,简直可恶、可恨。”

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莫过于如此。

造谣者只凭借轻飘飘几句话,就抹杀了一个好人坚守一生的清白,更给家属和挚友们造成更为沉痛宛如万箭穿心般的二次打击。

最讽刺的是,当真相已至,一切变得清晰可见起来时,造谣者却早已消失不见,没了踪影,难以寻觅,仿佛从未在互联网上出现过似的,也好似一切从未发生过似的。

事实上,张海阳的真诚和随和也体现在他和投毒嫌疑人周某某的相处中。

他虽然同样不待见周某某,但却从未为难过周某某,反而主动帮他清理厕所,在周某某和其他室友发生矛盾时,也是作为寝室长的他主动站出来充当和事佬,调停矛盾。

这不是因为张海阳想要感化周某某,而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温润随和的好人,可似乎也正是因此,他被周某某视为了“出头鸟”,周某某将所有的矛盾和不满,全部转移到了他身上。

而如果周某某早已得知自己又要被调离宿舍,那么几乎可以理解为,周某某更是将前面三次被调离宿舍的怨气也转移到了身为宿舍长的张海阳身上,将张海阳视为了“出气筒”。

人性的幽暗与恶毒,在人格不健全的周某某身上呈现得淋漓尽致。这不禁令人疑惑,有着如此明显人格缺陷的周某某,到底是如何一路读到研究生的?这算是个“奇迹”。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人总会为自己一时的恶,付出一生的沉痛代价,人们会一直记得,一个清清白白且有着大好前程的好人,死于一位卑劣的小人之手,直至应有的报应降临。

就像无数依然关注着朱令案的人们始终重复着的那句话一样,“我们会一直记得,所有人都会一直记得,直至卑劣者付出应有的代价为止。”

最后,惟愿被张海阳生前所一直热爱着的法学,能够给他一个符合公众期待的结果,让更多如周某某一样潜藏在暗处的卑劣者再也无处遁形,不敢为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