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20日,美国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在众议院通过针对乌克兰、以

直新闻:对美方通过所谓“国安紧急拨款法案”,蔡当局上蹿下跳,台防务部门周日(21日)甚至喊话要和美方商讨如何花钱,您如何看?

特约评论员 管姚:对这场在众院卡壳已久,但又是强行启动的投票,众议长约翰逊被公认是在做一场政治赌博,甚至在法案表决通过后,CNN电视台网站今天的头条分析文章还在强调,Johnson’s position is still far from safe,约翰逊的众议长大位远未稳固。更有媒体调侃,“通过援乌案,这就是约翰逊的‘政治墓志铭’”。诸如格林等共和党强硬派众议员逼宫弹劾,约翰逊像前任麦卡锡一样被轰下去,在国会山分分钟可能上演。

也因此,这次投票涉及中国台湾的法案操弄与权力游戏,尤其值得我们关注并警惕。需要指出的是,这次在众院强行闯关成功的,是总额高达953亿美元的“2024年国安紧急补充拨款法案”,是所谓一揽子法案。顶着党内特朗普阵营的压力搞全院投票,约翰逊做了专门设计,将法案一拆为四,并且又加进涉及强行剥离TikTok的条款,以所谓“21世纪以实力促成和平法案”的马甲做包装,这就设计出了背靠背进行的四轮分项投票。

从投票结果看,第三项表决的所谓“印太安全补充拨款法案”,得票数为385对34,在四轮投票中,赞成议员数最高,反对人数最少。“印太安全补充拨款法案”所涉81亿美元军事安全援助的大项,主要流向中国台湾,因此被不少美媒直接简化为“台湾条款”。

在我看来,最新投票再次见证,国会山这一权力运行潜规则已近公开化:大选年里,展现对华强硬,操弄滥打“台湾牌”,正成为华盛顿的政治正确,成为驴象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性行动”。鉴于参院已在二月间通过同类一揽子法案,众院通过版本将送往参院,与参院版本合并成文,最快将在下周二表决,因为民主党掌控参院,新法案通过是大概率事件,而拜登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签字国会递交的法案文本。

这大概是蔡当局有人上蹿下跳兴奋表演的动因所在,这当然构成中美关系的最新挑战事态,是对拜登承诺所谓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的反言与反复,是美方在中国最核心利益上的折腾、挑事与越界。当然,事涉全球最重要双边关系的“第一道红线”问题,中方绝不会听之任之,会以最严肃方式向美方警告:台海和平稳定的最大风险是“台独”,中美关系的最大挑战也是“台独”。下周访华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势必会当面迎来中方的严正交涉。

同时,更要在这里告诫岛内防务部门,指望与美方商讨所谓援助基金,那根本是痴人说梦,因为未来法案即便签字落地,同样面对多种不确定性。

直新闻:那么在您看来,美方所谓涉台军援法案会落地实施吗,又面临哪些不确定性?

特约评论员 管姚:最大不确定性,当然来自正在纽约出庭应诉封口费刑事官司的前总统特朗普。《华盛顿邮报》注意到,日语已经出现了一个专门新词,叫“moshi-tora”,转译过来,就是“假如特朗普”。东京政客们操心,假如特朗普胜选,日本怎么办?这实际上是外部世界都在担忧的所谓“特朗普风险”。

正因特朗普此前公开放话,再进白宫后,一天内就可以平息俄乌冲突,但不会再给乌克兰一个子。作为约翰逊妥协交易的一部分,昨天众院表决的援乌法案所涉600亿美元军援中,有100亿美元被列明作为贷款发放,也就是说,乌克兰要还这笔钱,当然法案也列明总统有权在2026年决定,是否对乌豁免偿还。那么问题来了,后年如果真是特朗普在白宫,他会选择豁免吗?下一个问题自然是,特朗普还会爽快向中国台湾撒钱援助,做他早就认定的蚀本交易吗?

那么在拜登任内,又是什么场景呢?我提请台相关部门跳脚表演者们,好好读一读美国《防务新闻》月初的一篇重磅调查,岛内有媒体已翻成中文了,将其归结为美方无人敢答的一个棘手问题,即所谓“太平洋问题:为什么美方对军事威慑中方投入不足?”美报称,众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索恩贝里四年前提出两大战略追问:美国为防止与中国大陆发生军事冲突,究竟花了多少钱?这些钱是否足够?基于这一战略设计,索恩贝里提出“太平洋威慑计划”,即PDI,相关法案也已在国会通过。但据《防务新闻》的追踪调查,法案落地实施的这几年间,PDI的真实投入即钱的问题,已经成为无人敢答的追问,驴象两党都避之惟恐不及。美报甚至引述美军两任印太司令的一致判断:面对中国大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常规威慑正在减弱。

台防务部门还有人叫嚷要商讨援助事项,纯粹瞎扯淡。在我看来,那不过是制造更多“军售凯子”的画饼。且不说军援还在纸上,就论台当局已经买单的所谓军购案,还有近200亿美元的压单呢。连路透社今天的电稿都在作背景交待,岛内自2022年起,就一直在向美方抱怨,诸如“毒刺”导弹等订购防空武器的交付一拖再拖。对此,台防务部门有商讨权吗,商讨有用吗?

作者丨管姚,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