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susie爱工作,1989 年出生在山西朔州一个农村家庭。2017年,我远嫁到台湾。

结婚当天中午,我本以为公公婆婆会煮顿好吃的庆祝下。没想到,他们只给我买了份便当作为午餐。当时,我感觉有点失望。

在台湾待了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原来不少台湾人中午都不煮午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就是我)

到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家乡的天空很蓝很蓝,小河里的水十分清澈。

可是,近年来,随着家乡煤矿的开采,那里的天空已不再蔚蓝,而是变成了漫天煤尘,河水也已干涸,不再有往日的生机。

我感觉自己的童年,跟家乡的环境一样,刚开始感觉挺美好的,但步入初中后,我开始迎来了人生灰暗的时刻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我是老大。由于我大伯家的孩子个个学习都很优秀,所以,爸爸从小就对我寄予厚望。但是,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爸爸每次看完我的成绩单后,总是摇头说:“你怎么都不像你那些哥哥姐姐呢?”

小学时,我的学习虽然没有拔尖,但还能保持在中等水平。升入初中后,爸爸为了让我接受到更好的教育,托人将我安排到县城最好的一所中学就读。

(小时候的我)

我们的中学一个年级有8个班,我所在的班级在年段名列第三,同学间的竞争十分激烈。

我虽然很努力地在学习,但是,成绩却一直提不上去,在班里属于垫底的那种,在班里,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透明人,都没有人理我。

我当时寄宿在大伯家,堂哥堂姐平时都在忙着学习。周末回到家,爸爸妈妈也都没能跟我好好聊聊。

我不仅学习不好,干活也是笨手笨脚的。比如,洗碗时我常常会不小心打破碗;切土豆时我也会割伤自己的手……

我妈就说我是穷人命富贵身。那会,我时常会想,我读书也不行,干活也不行,今后能做什么呢?可以说,初中那三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中考时,我没能考上县城的高中,只考入我们朔州市一个私立高中。私立高中的孩子大多不爱读书,我的成绩已不再是垫底,人也逐渐变得没原先那么自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大学舍友)

高考时,我只考了300多分。爸爸对我很失望,不想让我继续读书了。

所幸的是,我那个很会读书的堂姐劝我爸说:“叔叔,我们这种农村出身的孩子,只能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你还是让妹妹继续读吧。”爸爸被表姐说动了,我这才得以继续读书。

但在报考专业上,我和爸爸出现了分歧。我从小就有当导游的梦想,所以,我想报考导游专业。

但是,爸爸觉得导游今后不好找工作,还说导游证很不好考,要拿不到导游证,做不成导游,这学就白上了。他希望我报师范类或护理类,说今后好找工作。

我平时虽然很听话,但在这事上,我坚绝不妥协。爸爸见劝不动我,只好妥协了。就这样,我进了太原旅游职业学院就读,并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导游专业。都说:“做自己热爱并擅长的事,更容易成功。”事实确实如此。

(2009年在四川德阳旅游)

我们这个专业的学制虽然是三年,但是,我们真正在学校学习的时间只有一年半。之后,我们就会到旅行社实习。

我实习的那家旅行社很小,业务很少。一般的旅行社,像我这种实习生在实习期间,也会发个几百元的薪水。但我所在的这家旅行社,由于业务量太少了,我实习了三个月,一分钱也没拿到。所以,我最终决定离开。

接着,我到了规模比较大的旅行社。那时,这家旅行社正处于扩张期,大大小小的公交车上,以及各大办公楼电梯间里,都可以看到我们旅行社的广告。

我在总部工作了6个月左右,就被安排到一家门店当负责人。这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是种可遇不可求的难得机会。

门店上班很自由,不像在总部需要准时打卡,日子过得很惬意。但是,当我拿到导游证后,我就觉得这种日子有些无聊,我很想跟那些带团的导游一样,带着团到外面转转。

(我带团参观三峡大坝)

刚巧,有家旅行社在招导游,我便报了名,并顺利地入职了。刚开始带团时,我还会有些紧张。

每当紧张时,我会自己给自己打气,不断地告诉自己:“多练习,我一定会越做越好的。”慢慢地,开始有客户称赞我服务很贴心,讲解也很有趣。我也开始越做越得心应手。

起初,我做的地接工作。即负责接待来太原玩的客户,带他们在太原及周边转转。做地接两年左右,我获得了带团到中国台湾、日本、泰国、越南等地游玩的机会。

我发现,自己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中国台湾了。我感觉台湾人都很客气,连警察跟我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在这里,我感觉自己很受尊重。

巧的是,我接待的客户也以来台湾游玩的居多。我开始常驻台湾,一个月里大约有20天是在台湾度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在台湾101大楼前留影)

有次,我跟朋友聊到自己很喜欢台湾,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台湾,何不找个台湾人嫁得了。”没想到,这句话在几年后还真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