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拉着经理往旁边去的时候,老于喊道:“大哥,大哥......”

经理一回头,“你等会。”转过头,经理问丁健:“怎么了?”

丁健说:“大哥,我求你个事。”

“你说。”

丁健说:“今天你无论如何冲我面子,别把里面这帮小子带走。这事挺乱,我来也是为了解决这个事的。”

“哦哦哦,老于找的我,说这帮小子昨天晚上带着小管管去他公司了,欺负他老婆孩子,我过来准备......”

丁健说:“我明白。哥,你先回去,晚上我给你打电话,我请你吃饭,我把燕姐也找来,行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不用,我给你面子。但这边你能解决吗?不行的话,我先带走,然后......”

丁健一摆手,“没事,没事,我都能解决,你先回去。大哥,给我个面子。”

“兄弟,什么不说了,我回去。”

“谢谢了,一会儿我给燕姐打个电话,感谢大哥。”

“客气了,客气了,那行,老于这边......”经理一看丁健没吱声,说道:“没事,他怕我。”经理喊道:“老于啊。”

“啊?”

经理说:“我回去了,这事让丁健给你解决吧。”

老于一听,“不是,你别走啊,这边儿......”

经理一摆手,“我不管了。”

丁健手一指,“于哥,你等会儿啊,一会儿我跟你聊。你走吧,大哥。”

阿sir经理转身走了。在屋里,老万一直趴在门口看。昨天晚上,丁健没打、没追老万,老万心里已经挺感激了,再加这么一档子事,老万觉得丁健挺讲究。

丁健走过来说:“老于,今天你别说我不对,我也别说你不对。你也别说我向着谁不向着谁了,想解决这事吗?“”

“想啊,但是你把阿sir经理支走了......”

丁健一摆手,“你要想解决,你听我的。你别觉刘找徐刚了,徐刚找我大哥了,我大哥把我派来就怎么样了。今天这事我真要向着你,按你的意思办,我代哥的名就没了,就彻底地丢了。为一点钱,连名声都不要了。于哥,今天谁也收拾不了那帮小子。你要是冲徐刚,冲我代哥,给我个面子,你把钱给人家,我丁健欠你一个人情。你下次要是有事求到我丁健了,不管在珠海还是在深圳,哪怕在珠三角,我丁健打破脑袋给你办,行不行?”

柱子说:“健哥,这个事吧......”

丁健上去就是一巴掌。老柱子后边兄弟一看,“你什么意思?”

麻子手一指,“你什么意思?”

小毛也说:“打你怎么的,你什么意思?”

丁健手一指,“柱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一会儿再跟你说。于哥,行不行?”

老于说:“那他再找我算谁的?”

“这帮人再找你,算我的,我亲手把他废了。”

老于说:“那不行。”

丁健一听,“怎么的?”

“我说那不行,你说话就能算呐?他要是再缠个小管管上我家,上我公司,给我炸没算谁的?丁健,你摆正自己位置,行不行?”

“我摆正什么位置?”

老二说:“谁把你派来的,你就是个小弟。”

“我是什么?”

“我说你是个小弟,我找徐刚,徐刚找你大哥,你大哥把你派来的。你不得听你大哥的吗?你不是小弟,你是什么呀?”

“哦,我是个小弟?”

“对呀,这事不用你管,回头我跟你大哥说,我给徐刚打个电话,我问问徐刚什么意思,我我问问他给我找的什么人。”老于一转头,“柱子。”

“哎。”

老于一摆手,“进去给我打,我给徐刚打个电话。”

“行。”柱子一点头。

丁健手一指,“我看你们哪一个敢动!麻子!”

“哎,健哥。”

丁健说:“只要他们敢往前走一步,你给我放响子打,给我照死找。”

“哎。”麻子把十一连发一端,“你试试。”

柱子懵B了。老于说:“我打电话,我问问徐刚什么意思?”

“姓于的,我丁健没跟任何人这么说过话。你没瞧得起我,我什么话不说。你什么意思?你打我脸吗?”

”我就打你脸,你还能怎么的?我看你敢不敢跟徐刚那么说话,你等我电话拨通的。”老于拨通了电话,“徐刚,你在哪呢?”

丁健手一伸,“小毛,十一连发给我。”

小毛一听,“不是,健哥......”

“给我。”丁健从小毛手里把十一连发拿了过来,指向老于,说:“把电话撂下。”

老于对着电话说:“反了,徐刚,这丁健......”

哐的一声,丁健扣响了十一连发,老于一条腿膝盖以下和手机一起飞了出去,老于一头栽倒在地,鬼哭狼嚎,“哎呀,我艹,哎呀......”

柱子一看,“哎哎哎,那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丁健一回头,“你要干什么?你要上吗?你试试,你人多怎么的,你敢打我丁健啊?麻子!”

“哥。”

丁健说:“打电话,给我们兄弟都喊来。我就不信了,等江林、左帅到了,他还敢跟我叫嚣。”

老柱子一下被吓住了,不敢动了。丁健说:“柱子,听说过我们是吧?别挑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可以。这伙人现在我保了,你要是......”

“不能不能,兄弟,你放心啊。”

“那就行,我不常在这边,你要知道我丁健就行。我要是把这事告诉左帅,告诉耀东,或者我告诉我大师兄徐远刚,能把你销户,你信不信?”

“我太信了。在你们面前,我鸡毛都不是。”

丁健一摆手,“旁边待着。”

“哎。”老柱子站一边去了。丁健转过身开始对老于放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