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故事纯属虚构,图片均来自网络或者AI制作,故事曲折离奇,幕后黑手你觉得意向不到。

“师傅,你这计价器是不是出毛病了?明明只有五公里的路程,怎么费用飙升到200块?”周辉质疑道,初来乍到的他,显然没料到会遇到这样的状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租车司机瞪了他一眼,满不在乎地说:“你们这些外地佬,200块还嫌贵?你是故意闹事的吧!今天这钱,少一分都不行!”
周辉心头一震,明白自己碰到了黑出租车。
他试图保持冷静,但内心却波涛汹涌。
坐在他旁边的警卫员李明见状,想要上前理论,却被周辉轻轻按住。
“你这是在敲诈吗?我有权利投诉你!”周辉沉声道。

司机冷笑一声:“投诉?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走不出天远市!”

周辉被激怒了,他正要拨打投诉电话,司机却突然发难,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周辉的脸上。
李明惊呼一声,想要还手,却被周辉制止了。
周辉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倒想看看这个嚣张的司机背后究竟有什么靠山。
李明想要给市里打电话求援,但刚拿出手机,司机又一把夺过去,狠狠地砸在地上。

“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司机恶狠狠地说道。
李明怒火中烧,但看到周辉冷静的眼神,他强忍住冲动。
周辉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今天这件事,我们先记下。小李,给他钱。”
李明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司机。
本以为事情就此了结,没想到司机却得寸进尺,伸手又要钱。
“耽误我这么长时间,误工费一百块!”司机蛮横地说道。
李明再也忍不住,怒喝道:“你简直是无赖!天远市怎么会有你这种司机!不成我要投诉你!”
没等李明拨通电话,司机冷笑一声,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呼啸而至,停在周辉和李明面前。
车门打开,几个纹身大汉跳下车来,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司机刘浩天立刻满脸堆笑地跑到车前,对刚从面包车上下来的男子说道:“姐夫,这里有人坐车不给钱,还想要投诉我,你赶紧把他们抓起来!”

为首的一名光头壮汉正是当地最大的黑恶势力——“炸天帮”二把手广经纬。

可以说整个天远市的民生商业也几乎被这个“炸天帮”所垄断,特别是这些交通运输行业,而且广经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金三角某毒枭势力在天远市的代理人。

他冷眼看者周辉和李明,他感觉到这两个穿着便服的中青年组合并不像普通人,眼里出现一丝狡诈的神色,在天远市,他广经纬就是天!想杀谁就杀谁!!!

其实55岁的周辉,之前是西北某市的武警支队前副支队长,今天是他首次踏足天远市,担任新的武警支队长一职。

他是一位经历过血与火的实战英雄,这次调往边境省份的天远市,是组织对他的极大信任。

天远市位于金三角交界的不远处,常年有毒贩越境和人口绑架等违法行为发生。

周辉此次前来,便是要大力整顿这些边境违法行为,为天远市创造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

所以他和李明提前一天过来只是想先了解一下天远市的风土人情,进行工作调研。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在短短不到5公里的路程中,便遭遇了如此嚣张的黑出租车司机。
司机刘浩天一看姐夫来了,顿时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姐夫,就是他们两个外地的穷鬼,坐车不给钱,还想打电话投诉我。

广经纬一看,周辉正拿着手机想要打电话,顿时眉头一皱,上前用力推了周辉一把。
“你一个外地人挺横啊,还敢打电话投诉。”
“你干什么?我警告你别碰我!我就要看看天远市的天是不是黑的!”周辉脸色难看地说。

"哈哈哈哈,天远市的天黑不黑,我不知道,我在这里就是天!不但老子敢碰你,还敢杀你!”
广经纬说着,又连续推了周辉两把。
周辉的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他猛地推开了广经纬的手。
一旁的刘浩天见状,瞬间怒火中烧,咆哮道:“竟敢打我姐夫,你这是在找死!”

说着,他疯狂地冲向周辉,拳头和脚踢如雨点般落下。
然而,警卫员李明岂会坐视领导受辱,他迅速上前,一套军体拳精准而迅猛,瞬间将刘浩天击倒在地。
“炸天帮”的成员们见状,纷纷抄起西瓜刀等武器,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周辉向李明投去了一个眼神。

李明心领神会,没有与“炸天帮”纠缠,转身便跑。然而,这细微的动作却没能逃过广经纬的敏锐目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放声大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随后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对准了李明的背影。

只听“砰砰砰”几声枪响,李明身体颤抖了一下,便继续奋力奔逃。
周辉目瞪口呆,他无法相信这些犯罪分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杀人。
心中的后悔和愤怒如潮水般涌来,他后悔自己没有提前让李明通知市委派人支援,现在局面已经彻底失控。
人们常说,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思维会异常敏捷。

此刻,他感觉到黑出租和广经纬的出现并非巧合,而是蓄谋已久。
整件事背后似乎隐藏着某个人甚至是某些势力的阴谋,目的就是要阻止他顺利上任,甚至不惜取他性命。

还没等周辉想出结果,广经纬则得意洋洋地举着手枪,一步步逼近周辉,枪口直指他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