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美秀

赖清德第四波新“阁员”名单公布,“原委会”主委由潘孟安手下大将曾智勇担任。高金素梅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痛斥“新潮流南流”高官,说赖清德根本就是“以番制番”,毫不尊重原住民的感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久没有高金素梅的消息,现在她有四个消息。第一是上次金门“2·14”事件,她跟管碧玲吵了一架以后,又质询了陈建仁。她质询完剩下7分钟她就匆匆收摊,因为她要赶去开刀。她现在就是因为眼睛开刀,所以很久一段时间没有在立法机构活动。

第二是高金在立法机构现在已经成为文件调阅委员会的主委就,要准备查相关的案件,就是文件调阅委员会。第三,高金事实上也想在立法机构休会的期间去中国大陆参访,然后甚至于参加所谓少数民族之间的活动。

第四,她现在身体康复了,突然火力全开、战力破表。战力破表是针对“原民会”的,叫做曾智勇。曾智勇曾经是潘孟安屏东县长的 “原民会主委”。然后,长期以来都是受潘孟安的提携,他是算是“新潮流”的“南流”人物。这次经潘孟安的引荐,他担任了“原民会”的主委。

高金为什么那么火,火的原因三个。第一,历来任命“原民会”的主委,在少数民族里面毫无民意基础,没有一个是选举出身的,几乎都找学者。这些学者全部都没有民意基础。第二,他们全部几乎都是行政官僚出身,所谓行政官僚只是听长官的,他不会顾及到“原民会”原住民的权益。

第三,高金就骂“原民会”的主委非但没有民意基础,甚至于“以番制番”。所谓“以番制番”是把你当做原住民的样板,然后实施殖民经验。所谓殖民经验就是“以番制番”、“以华制华”的意思。

现在来看,高金是非常的火。历来的“原民会”的主委没有一个是经过选举出身的,非但不经过选举出身,况且从来不提原住民的法案。都是由个别的少数民族的立法机关民意代表去提法案解决原住民的一些问题,像土地问题、造林的问题,还有其他相关的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住民在台湾非常弱势,司马库斯是原住民的一个部落,笔者也曾去过司马库斯。司马库斯本来只有两线道,就是上山一条,下山一条。中间还要休息的,要等会车才能够过去。

高金帮司马库斯把马路开拓,从前车都是小车,不能大车。现在是厢型车,九人座的车已经可以上山了。这不是“原民会”主委争取的,而是高金通过中国大陆协助他们改善当地的交通、饮水以及观光旅游。

高金很气的原因第一个是没有民意基础,第二个只是行政官僚,第三个只听长官,第四个从来不提对原住民有利的法案。这是高金讲的“以番制番”的殖民经验。搞一个样板,然后告诉你,我非常尊重原住民。可是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你听的还是你的长官,你不会为这些原住民讲话。

高金素梅认为这个任命是“以番制番”的殖民思想。所谓的殖民思想就是执行汉族的政策。事实上原住民的狩猎权没有了,他的土地权、迁徙权、工作权、老人年金、伐林砍木和狩猎犬这些通通没有。用汉族的法律,汉族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所以原住民到了最后就变成了殖民官员。他们只听总督的,这个总督就是赖清德。

现在东部地区有一个巴奈,巴奈提倡还我土地,还我居民权等等。这些赖清德本来派台湾的相关单位的负责人、内政负责人徐国勇去处理。结果8年过去了,他一个人一顶帐篷在凯道搞了8年,蔡英文的承诺和赖清德的承诺通通不算数。

到了最后,大家说希望坐下来协商协调的时候,“原民会”指责这些原住民不要闹事。这就是高金讲的没有民意基础,只听你的大老板的话。

更重要的,民进党从来不提一部法案是有助于原住民的,还有一些所谓的经济共享利益也不给原住民。偏乡的教育,还有医疗资源通通都不会下放到部落。这一些都是靠高金他们个人的人脉关系一笔钱一笔钱去求来的。当然难题太多了,能够解决一件两件已经算是不错了。

所以高金是有感而发,你为什么不提拔一个真正有民意基础的。现在原住民里面提拔的都要有南岛语系的,就是换句话说,他们不承认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

南岛民族在大洋洲、在东南亚,为什么政治任命都要看血统,这是高金感觉到非常奇怪的。泰雅族也好、阿美族也好,现在都变成这两个族在轮流当官。况且这些人当年都跟国民党关系很好,只不过国民党丢掉政权,他们另投“明主”。

他们只在上面另投“明主”,对于下层的所谓原住民他们根本管都不管。在这种情况之下,高金能不打脸赖清德吗?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